第7章 能不能有点女人该有的羞耻心?
糖糖12018-07-05 09:001,099

  话出口,声音软软的夹带了辨不出情绪的娇喘,她说话本就比常人娇媚一些,如今更勾魂了,叶雨矜耳根发烫,又难堪的闭上眼。

  女人身下已经开始有了明显变化,男人答非所问,“前戏足了吗?”

  叶雨矜微僵,睁开眼睛,搂住他脖颈的双手紧了一分,犹豫了片刻,她轻轻点了点头,应了声,“嗯”。

  男人进入,俯身在她耳边,“那现在可以给我专心一点?”

  “好!”叶雨矜又重新闭上了眼。

  雷锋塔下的暗河没有通往烟城水,反而是附近山脉的一处湖泊。

  两个小时后,叶雨矜游上岸时已经彻底累倒,衣裳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异常难受,直到那熟悉的身影钻出水面手中还抓了两条鱼之后,她才松下心弦。

  又把衣服从身上剥了下来,只留下一件红色肚兜及亵裤,她惬意地躺在草坪上,闭着眼晒起了初升起的太阳。

  齐昕笙将手中的鱼丢在草地上,看着地上女子娇嫩白皙吹弹可破的肌肤,他眼眸晦暗,喉结滚动,“你在我面前倒是一点也不避讳。”

  上辈子所有的事难堪的不难堪的事都已经同他做完了,况且这里也没有别人,叶雨矜觉得自己没什么可避讳的。

  事已至此,她也不想想这么多。从昨晚到现在,她是真的累了,她翻转了身,没理会他的话,只是呢喃了一句,“弄好鱼之后,便叫我。”

  齐昕笙微眯了眼睛,从小到大没有人敢这么使唤过他,这个女人从开始到现在就让他意外。

  他定定地凝了她一瞬,走上前,伸脚踢了踢她,“起来,你来弄。”

  叶雨矜没理他。

  齐昕笙眼眸沉了几分,又伸脚踹了踹她,“叶雨矜,听到本王的话没有?给我起来。”

  “你刚才把我弄疼了。从昨晚到现在,你以为我是铁打的不成?”叶雨矜将臂弯遮住了那刺目的太阳,直接了断的告诉他,“我起不来。”

  齐昕笙太阳穴突了一下,“你能不能有点女人该有的羞耻心?”

  叶雨矜没有丝毫犹豫的开口,“你跟我上床的时候,我也没有见你要我找回羞耻心。”

  齐昕笙:“……”

  他黝黑的眸子复杂地望向她,“那是你自愿的。”

  “所以我没叫你负责任。”他的床技实在是烂,典型的器大活差,与前世有着云泥之别,叶雨矜只觉得身下疼得厉害,她眉头皱了一下,眼睛却未睁开,“毕竟我还没有出阁,清白还给了你,吃你一条鱼,也不过分吧!”

  齐昕笙蹙了眉,“这件事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放心。”叶雨矜翻转了个身,“我也没有打算让任何人知道,出去后,你依旧是四殿下,而我还是那个深居后院的叶二小姐。”

  虽然还是没能逃脱让他发现她的身份,但是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她就不信她重活一世还不能逆天改命。

  齐昕笙默默地看了她几眼,又转过身,“之前在洞穴里面你问我的话,我现在可以回答你,叶雨姣我必娶。”

继续阅读:第8章 只容许自己这一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狂妃:王爷太闷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