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只容许自己这一次
糖糖12018-07-17 21:341,092

  叶雨矜无声息地睁开眼睛,附而又闭上,只是简单地落下两个字,“随你。”

  便再未多言。

  叶雨矜这一觉睡得格外的沉。当她再度醒来之后,天色已接近黄昏。

  她望着那红绯绯的夕阳,不禁在想,丢失了皇帝最为器重的四殿下,恐怕叶府已经天翻地覆了吧?

  从地上爬起身,火堆上仍热着烤好的鱼,叶雨矜望了眼坐在树下闭目小睡的男人,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走到火堆旁拿起烤好的鱼便自顾地吃了起来。

  鱼肉鲜美,齐昕笙烤的东西从来不会令人失望。未重生之前,即便是他最落魄最无助的时刻,还是会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她。

  竭北三二年,皇朝与敌国西周打仗,她将他布下的军事图交给了敌人,从未吃过败仗的齐昕笙生平第一次败仗,五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为了躲避敌军,他带着她躲进荒山,纵然他三天三夜未曾进一粒米,他还是会保证她三餐温饱。

  她享受得心安理得,还把他的行踪告知对方,使他在回京途中遭遇到了无数次暗杀,因为救她,他好几次九死一生。

  叶雨矜心细密的刺疼了一下,突然吃着的鱼食之无味,她将手中咬了几口的鱼重新放回在火堆里,起身迈步走到他身旁。

  其实在她拿鱼的时候,她便知道他已经醒了。她不知道他为何装睡,她也不想理会。她解开系在腰间的丝带,将衣服及里面的肚兜褪去,白皙娇嫩的肌肤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紧盯着他的脸,“齐昕笙,趁还有段时间,我们做吧!”

  她的话从来不加掩饰,重生之后,她以为她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当他出现在她身旁的那一刻,她才发现她根本就克制不了,她控制不住的想要靠近他。

  似乎只有在这件事上,她才能真真正正的与他挨得很近,与他彻底的融为一体。

  只一次,她跟自己说,只容许这么一次。过后,他与她桥归桥,路归路。

  齐昕笙无声息地睁开眼睛,看着她衣服没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精致的容颜也大大方方地让他看,似乎对面前这一切丝毫没有别扭与不自在。

  他眼眸幽暗,唇角挑起一抹略含兴味的笑,“看来你今后的丈夫若是没有一定的能耐很难满足你。”

  不就是暗讽她?比起她对他做过的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叶雨矜迎向他的目光,直接了断问,“你做不做?”

  齐昕笙黝黑的眸子定定地望着她,没出声。

  叶雨矜也不是那么非得把脸凑过去让人家践踏不可。见齐昕笙没出声,她微微俯身,准备把直接的衣物捡起重新穿上,一只冰凉修长的手径直攥住了她的手腕,一拉,把她拥揽入怀,男人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地上。

  后背搁在地面上的小石子有些生疼,她眉头微蹙。

  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身着她,黯黑的眸深邃如潭,“怎么?刚才不是说想跟我做?就叫你站这么一小段时间都忍不住了?”

继续阅读:第9章 或许是被征服了也不一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狂妃:王爷太闷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