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他下个月要成亲了
糖糖12018-07-07 09:001,160

  末了她又补了一句,“做为离别之吻,毕竟我们可是睡过好几次的人。”

  “……”齐昕笙眼含兴味,似乎对她坦白有些惊讶,“你倒也坦荡!”

  叶雨矜转头望向他,“那四殿下让亲吗?”

  齐昕笙眼眸逐渐变得深邃,“二小姐,我说过我对你不感兴趣。”

  对于不喜欢的人,齐昕笙从来不会让人碰他的唇。

  叶雨矜没再说话,她收回视线,闭上眼,在轻轻地嗅了下他身上散发的龙涎香,静谧小会,睁开眼,瞬即起身,施施然地拂了拂衣摆,淡淡道,“时辰已经不早了,我想叶府及九殿下也该带人过来了!四殿下大抵也不希望有人看见我们两人在一起,我便先行一步了。”

  齐昕笙翻身坐起,黝黑的眸望向她的脸,意味深长道,“荒郊野岭,叶二小姐确定能独身走出去?”

  晚间危险重重,且不说那毒蛇猛兽,就拿眼前这崇山峻岭来说,若没有熟悉山路的人领路,也无法走出去。普通人家的官宦小姐面对这恐怕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唯有她格外镇定。

  他想从她恬静的脸庞看出些什么,可惜什么也没有,她神色平静到似乎所有的东西再她面前也掀不起一丝涟漪。这个女人总让他意外到惊喜。

  “应该是死不了的。”叶雨矜挥了挥手转身,未在回头,单薄纤细的身姿很快就消失在夜色尽头。

  齐昕笙望向她从容离去的背影,眼底复杂难辨的神色一闪而过,他重新躺在草坪上望着那皎洁的月光,脑海中又浮现女子嫣然般的笑颜。

  “叶雨矜?”他轻声呢喃,唇角微微勾勒出一抹弧度,又重新闭上了眼。

  很快,嘈杂絮乱的脚步声响起,有人一声大喊,“四哥。”

  他睁开眼,就看见齐昕玉匆忙地走到他跟前,神色焦虑道,“四哥你没事吧?”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转头望了眼空荡的四周,讶异道,“啊矜呢?听说她也跟来了,她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齐昕笙目光幽邃地望了眼叶雨矜离去的方向,从容地站起身,轻轻应了一声,“嗯。”末了,他补了一句,“我没有看到过她。”

  “奇怪!”齐昕玉担忧地皱了眉头,“那她到底去了哪里了?”

  回答他的除了偶尔呼啸的冷风,再无任何声音。

  —

  这片林子叶雨矜曾经走过无数次,能走出去并不奇怪。

  衣服已经被齐昕笙撕得衣不附体,她在农家院偷拿了一套衣服换上,回到叶府之时,已是天亮。

  叶府因为丢失了她,忙得焦头烂额,当她出现在众人眼中时,除了错愕便是惊慌了。想想也是,一个千金大小姐消失了两天两夜未归,回来之后还换上了其它的衣服,怎么可能不引起骚动?

  叶雨矜恍然未觉,她回到厢房,换了套衣服过后,很快,便听到下人进来传话,“二小姐,老爷请您过去一趟。”

  该来的始终要来。叶雨矜淡声回复,“我知道了。”,瞬即,打开门,往大厅走去。

  大厅与她的厢房隔着不是很远,转眼便走到,叶雨矜还未曾踏进大厅,便听到他父亲叶言堂开口,“四殿下,您的意思是下个月便与姣儿成亲吗?”

继续阅读:第11章 她的愤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狂妃:王爷太闷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