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本王征服你,轻而易举
糖糖12018-08-03 18:231,119

  叶雨矜双腿不知为何有些发颤,她抿住唇,“谁胜谁敗,还不得知。床事过多有违人常,没准殿下先阳肾阴衰。”

  齐昕笙轻扫她一眼,“在那之前,本王征服你,轻而易举。”

  “没准殿下是先成为我裙下之臣。毕竟刚才殿下失控的模样,可比我失态多了。”叶雨矜将腰带轻轻系上,将最后一字落地,她唇角微勾,打开门,抬步走了出去。

  齐昕笙望向叶雨矜离去的背影,黝黑的眼眸危险地眯成缝,对于她的身体迷恋程度他也不知为何会这般失控,就像是毒。品一般让他吸食入肺,欲罢不能。

  他紧抿了唇,沉静片刻,才从容地站起身,慢条斯理地穿好衣物,越窗而出。

  时间点点滴滴地流逝着,大厅内,清香四溢,餐桌上,足足有二十多道菜,可见其隆重。然,等了近一炷香的功夫,其中一位主人翁还未到。

  齐昕玉看着那菜冒着的腾腾热气已经开始消散,他转头朝旁边的小侍问,“还没有找到四哥的下落吗?”

  没等那下人回话,他又自顾道,“真是奇怪了!四哥从晌午到现在都不见踪影,不知到去干什么了!”

  成了梁上君子,爬上了她的床。

  叶雨矜抬手喝了杯茶,在心底补了一句。

  “四哥平日里不会无故迟到,想必被事情藏住了。”虽然与他们有着主仆的关系,但毕竟是客,若是长时间等也不太好意思。

  齐昕玉正欲对着叶言堂说先开动,一道淡漠无温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抱歉。有事耽搁了,让大家久侯了。”

  众人移眼,果然看见那一袭白衣如尘的身影终于姗姗来迟。

  叶言堂起身相迎,让开了一个座位,附和道,“没有没有,我们也只是刚刚入座而已,四殿下,您坐。”

  齐昕笙微微颔首,从容入座。轻抬眼梢,就看见对面的叶雨矜正好抬眼望他,四目相对,两人微怔了一下,瞬即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

  齐昕玉疑惑地望向齐昕笙,“四哥,你去哪里了,我怎么一下午也没有看见你啊?!”

  下人上前斟酒,齐昕笙拿起酒盏优雅地轻呷了一口,神色淡淡,“就在附近,被一只伶牙俐齿,极容易饥饿的猫给缠住了。”

  叶雨矜眉头微凝,不知为何,她觉得那极容易饥饿五个字莫名有些刺耳。

  “猫?”叶雨姣微微讶异,“我记得我们侯府没有养猫啊?!殿下是在哪里看到的?”

  “后院。”齐昕笙放下手中的酒盏,眼角余光轻扫了叶雨矜一眼,意味深长的说,“许是无意爬进来的一只野猫吧!”

  叶雨姣没在继续,她夹了一块鱼肉递到齐昕笙的碗中,“殿下,您尝尝这道西湖醋鱼,这是我们烟城有名的特色食物,爹爹特地派人请了淮江楼的大厨为您及九殿下做的。”

  齐昕笙黝黑的眸落在玉碗上盛放着的那块鱼肉上,微凝了一下,转头望向叶雨姣,俊朗的脸微微泛起一丝温和的笑意,“多谢!”,转头的那一刹那,手无意碰到盛着鱼肉的玉碗,哐当地一声,碎得四分五裂。

继续阅读:第16章 爱一个人是怎么样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狂妃:王爷太闷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