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她的愤恨
糖糖12018-07-07 16:131,064

  叶雨矜脚步微顿,望向坐在右侧那道欣长挺拔的熟悉身影,面色一阵恍惚。

  下个月?是啊!他与叶雨姣的婚事在下个月就要举办了。

  那熟悉淡漠的声音传出,“这是皇祖母的意思。”

  她低下头,在原地静谧了片刻,便收敛了情绪,走到了大厅中央。

  “啊矜,这些天你去哪里了?”齐昕眼尖率先发现她,从软椅上起身,迈步走到她跟前,抓住了她略有些冰凉的双手,“怎么到处找也找不到你?”

  “我……”叶雨矜正寻思找个借口应付过去,突感觉到有熟悉的视线朝她望了过来,她稍稍抬眼,就看见齐昕笙轻啜了一口茶水,黝黑的眸子漫不经心地瞥了眼她。

  四目相对,她收回了视线,淡淡出声,“前天是乞巧节,听说去寺庙祈福很灵,爹爹不允我出门,我擅自主张去了那里,因下大雨路滑,我失足掉落了山崖下,后来,一对夫妻救了我。醒来之后发现已经过去两天了。”

  齐昕笙低着眸子,把玩着手中茶杯,看着茶杯里面泛起的淡淡涟漪,唇角勾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叶雨姣想到前日叶雨矜看她的眼神还心有余悸,那凌冽的目光就恨不得将她错骨分筋,每每想到此,她仍忍不出背脊发寒。然,她面上没有流露出多余的情绪,只是很是讶异地询问道,“可是我怎么记得你进入雷锋塔之后便不曾出来过了?”

  叶雨矜淡淡应,“许是长姐不曾注意。”

  “好了。”坐在上方雍容华贵的妇人温婉开口,“人平安无事便好!”

  叶雨矜望向说话的妇人,是叶雨姣的娘亲王田芳。年约四十左右,尽管已入中年,岁月依旧没有从她姣好的容颜留下任何痕迹。

  她脸上始终保持着温婉贤惠的微笑,看起来平易近人极了。

  她母亲去世得早,她父亲叶言堂从小便把她交由她照看。起初,她也是这么以为的,毕竟从小到大,叶雨姣从来没有缺过或者是短少过她任何东西。

  也是直到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女人温婉亲切的背后,是怎样的一副蛇蝎心肠。

  为了给世人留下好印象,表面待她如同亲生女儿,实则在她身上下慢性毒药长达十年之久。最后,为了她的女儿不惜把她卖给变态的老头,供他泄欲玩乐。

  很多个夜晚,她都无法忘记,那段黑暗到令她生不如死的岁月,那双肮脏的双手在她身上如何游走,如何的践踏着她所有的尊严。

  王田芳看着她没反应,话锋一转,又道,“啊矜,还不见过四殿下?”

  十指紧攥,所有的情绪掩于袖间。即便她最后亲手结果了她,然,她内心的痛恨与愤怒还是无法得到缓解,即便重活一世,她也是想着如何让她们母女二人生不如死,把她前世所遭受过的磨难,通通都经历一遭,方能泄恨。

  她告诉自己,不急,她有大把的时间陪她们慢慢的玩,慢慢的耗。

继续阅读:第12章 这混蛋居然送她肚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狂妃:王爷太闷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