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捉奸在床
糖糖12018-07-12 15:072,586

  自齐昕笙与齐昕玉离开,已有七日,斗转星移,气候渐渐地入了秋,但还未显出万物肃杀的气氛来。

  叶雨矜那日招来王四的混混儿子询问,他先是只装糊涂不说,叶雨矜只捏住了他的小指,就将人逼得竹筒倒豆子般,将叶雨姣怎么交代他的,何时何地,一一招了出来。

  算着日子,叶雨矜心中估计叶雨姣定然备全了万事,只等着她上钩,便存心要卖个破绽予她,诱她上钩。

  午间,她推脱着身上不适,不想用饭,吩咐小厨房过了晌午给她弄些茶点送到她那儿去,吃一点便罢了。

  果不其然,叶雨姣闻言眼神一亮,与王田芳交换了神色,末了又特地关心她道:“阿矜,不吃点怎么成呢?还是坐下来先喝碗汤垫一垫,等饿了再用点心也不迟。”

  叶雨矜乐得做戏,她之前就是因为太蠢,太相信姐妹情谊,才被这母女二人蒙在鼓中,这一次,就让她陪着她们好好演戏,看究竟是谁演得更真。

  她果真坐下陪着喝了一碗芙蓉汤,这才退了席,见叶雨姣的丫鬟自作聪明地远远跟着,时不时还一惊一乍地躲到屋角树后,她便一路径直向后院的百花园中去了,到了最隐蔽的临水阁,方才停下。

  红玉面上带着笑,扯过伸进亭阁内的一朵花儿,扭头与叶雨矜说话,在远处看来,活脱脱一幅主仆二人其乐融融赏花谈天的好情景。

  “小姐,果然有人跟来了。”

  “嗯,”叶雨矜也笑着点头,笑容比那朵开得正盛的花儿还要动人三分,“过来坐吧,别折腾那可怜的花了。”

  不出叶雨矜所料,日头刚过了正午,便见叶雨姣亲自提着食盒向小阁而来。

  叶雨矜心中冷笑,起身迎接:“姐姐,你怎么来了?”

  将手里的食盒一提,叶雨姣落落大方笑道:“你中饭用得那样少,岂有不饿的道理?我怕小厨房的人送的迟饿着你,就催她们赶紧做了送来给你。”

  红玉上前端出了一叠一叠糕点。

  叶雨矜还未动,叶雨姣已夹起一块儿蛋黄桂花糕来递到她嘴边,热情劝道:“这个就要趁热吃才好,妹妹,你快用吧。”

  水葱般的手指捏过那递到唇边的糕点,叶雨矜淡然一笑,抬眸望着叶雨姣,竟是将那糕点掰做两瓣,反递了一半回去。

  “姐姐,你也别光顾着我,咱们一块儿吃。”

  叶雨姣接过糕点,对着露出一半的蛋黄咬了下去,点头称赞:“爹爹新请来的厨娘手艺果真不错,她同我说的,这是她最拿手的点心,妹妹,你快尝尝。”

  未用午饭,叶雨矜自然是饿的,这一盘点心的香味早勾得她食指大动,两人便围着石桌你一块我一块地将点心吃了大半。

  吃完点心,两人又用了茶水,叶雨姣望着她笑道:“妹妹,如何,可饱了?”

  “了”字还未落下,只见叶雨姣忽地抬手,像是想扶一下额头,可还未触到,整个人就已趴倒在石桌前。

  叶雨矜端起瓷碗,款款走到窗边,淋水将指甲里叶雨姣原先预备用在她身上的催情药粉残沫冲洗干净,对外拍了两下手,躲在角落已久的王四儿子便窜了进来。

  待叶雨矜同红玉离去后,那王四儿子摩拳擦掌,脸上挂着淫笑,抱起叶雨姣搁在桌上,便脱了她的衣物。

  通往临风阁的小径只够一人通行,叶言堂气愤难当,大步流星直向建在高处的临风阁赶,也不顾身后提着长裙,紧赶慢赶的王田芳。

  上次叶雨矜在外失踪,他就准备好好责备一下女儿的规矩问题,不想因四殿下在场作罢。后头又有下人说他这个女儿的闺房里夜间总会传出响动,他也选择了信任。若非王田芳今日告知他,他还不知道要被这个不孝女践踏门风到何种境地!

  一脚踹开临水阁的雕花木门,叶言堂当即差点背过气去:映入眼中的,竟是两具在石桌上便行苟且之事的白花花的身体!

  叶言堂捂着胸口,任由王田芳搀扶着,气得头晕眼花,他还未开口斥责,只听王田芳一声尖叫,竟是先他一步晕了过去。

  定睛一看,叶言堂这才看清那女子的面容,这哪是自己的小女儿叶雨矜,这分明是他的嫡出长女叶雨姣!

  女人的指甲里能藏多少粉末?叶雨姣昏昏沉沉的头和被快感迷乱的感官随着王田芳的尖叫清醒过来,她着急慌忙,顾不得下体的钝痛,对着还在身上拱动起伏的男性身体推搡不定,抬起的双腿却被那男人握住强迫地绕在不停顶弄着她的跨上。

  急切,羞耻,惊慌,恼怒,各种情绪一波一波折磨冲击着叶雨姣的精神,在挣扎了几下后,她也两眼一翻,就这么晕了过去。

  混混紧紧搂着身下女人的臀部发泄完毕,这才慌里慌张地抱着衣服遮掩着自己跪下,任由叶雨姣赤条条地昏在石桌上。

  叶言堂无颜再看,捂着额头对身后的人道:“去,把大小姐带下去穿戴整齐,把这混账捆好了扔到马圈里去!”

  入夜,叶府灯火通明,叶雨矜待在门外,听着屋内哭叫声,求饶声和父亲的怒声斥骂越来越响,这才越过一众下人的阻拦,推门而入。

  叶雨姣头发还散乱着,此刻看见叶雨矜进来,撒开抓着母亲衣摆的手,扑过去就给了叶雨矜一个响亮的巴掌,声音如同厉鬼:“是你!父亲!是她故意陷害的,我是无辜的!”

  叶雨矜挨了一巴掌,怜悯地看了眼叶雨姣,任由下人将她拉到一边,自己端庄地行到叶言堂跟前跪下,求情道:“父亲,自古就有梁祝化蝶,红娘传情的故事,姐姐与此人真心相待,这是人情,还请父亲看在这份上,轻罚长姐。”

  王田芳在一旁气红了一双眼,却不能说什么,这出是着了叶雨矜的阴招,没想到这个小小女儿能有这般能量,这次她真是只能打掉了牙往肚里咽。

  叶言堂深深叹了口气,就听得外头传道:“四殿下到——”

  叶雨矜心中“咯噔”一声,甜蜜与苦涩交织着弥漫开来,随着叶言堂一同前去大厅迎接齐昕笙。

  她想问问他,她那一对儿的鸳鸯梳,是否被他拿走了一半。

  一步一步,脸上挨的那巴掌虽然不重,却也是疼的,然而在自己剧烈的心跳间,她自己也闹不明白脸上是因巴掌而红,还是因为期待和羞涩而红。

  那人的身影又出现在她面前,脸上还挂着他独有的笑容,叶雨矜只感谢灯笼照得人看不清脸色,她落落大方地行了礼,笑道:“恭迎四殿下。”

  齐昕笙伸手免礼,同叶言堂寒暄了几句,说明来意:“上次事出突然,不辞而别实在愧疚。正巧今日路过附近,便来府上探望叶老,略表心意,怎么不见叶夫人与雨姣?”

  “哦,小女今日与夫人去香山踏秋,有些疲乏,就先睡下了。”叶言堂尴尬解释道。

  齐昕笙“哦”了一声,叶雨矜瞧他的那抹玩味笑容便知他不信,帮着父亲转移话题道:“四殿下一路过来可还安好?”

  “一路顺风,”齐昕笙望着她,眼里映着星光,“不过方才一路过来瞧见不少野猫出没,夜间行路,叶小姐和侯爷该小心野猫伤人。”

继续阅读:第 21 章 一人的新婚之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狂妃:王爷太闷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