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
今舱海2018-07-02 12:332,050

  荆州,中国长江流域的古老城镇,位于江汉平原腹地,东接武汉,西连三峡,北临汉水。在这里曾诞生大溪文化等原始文化,更是楚文化的发祥地。

  暮色降临,初冬的寒气越发浓重地侵袭着荆州。何家大院内,一名看似十一二岁模样,长相英俊的白衣少年,静静的站立在白雪铺成的青石板上,抬头怔怔的望着天空中飘落下来的雪花,轻轻的甩了下长发上的雪花,少年俊俏的脸庞上露出了些许淡淡的忧愁,雪渐渐大了起来,他却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少年姓何名铭,是荆州何家的二公子。何铭从出生到现在一直体弱多病,常年卧病在床,他的父亲何洪遍访了各地的名医,可始终无人能够治他好的病,其母整天以泪洗面,郁郁寡欢,何洪因此更是不惜余力的寻找高人以治儿病。

  不时,从大堂里面走出来一个三十上下的妇人,妇人生得一张精巧的鹅蛋脸,乌黑澄澈的眼睛明亮若辰,体态风韵端庄,一袭绿衣将她衬托的淡然出尘,恍若空谷幽兰,只是她美丽的容颜上却带有几丝的忧伤和憔悴。

  看着院子中好像失魂的少年,妇人的心里顿时涌出一股酸意,强忍着眼中悲伤地泪水,轻轻地走到了少年背后,温柔的说道:“铭儿,站在这里干什么,你的身体不好,赶快回房休息吧,外面天冷……”

  闻言,何铭回过神来,转身看着面前一脸担忧色的妇人,心中无比的痛苦,自从出生以来,他就一直体弱多病,有的时候连站都站不稳,整天只能卧在床上度日。幼时每当看见别的孩子在外边玩耍,何铭的心中就有股愤恨,为什么自己不能和别的孩子一样,为什么自己总是躺在孤寂冰冷的床上,只能看着其他人的欢笑在耳旁划过。

  跺了跺脚上的积雪,何铭微微的笑了笑,道:“娘,我想在这儿多待会儿,今天好不容易能站起来,我想静静的看看雪花飘落的美景……”

  妇人是何铭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天天消沉下去,她也曾无数次的躲在角落偷偷的哭泣。十二个年头已过,何铭的病却一直不见好转,无数名医高贤都无法治疗。但就在三个月前,何洪告诉她,二十年前他曾救得一位高人,据说此人是一名神医,如果找到了他那铭儿的病或许可以治好。

  何洪出外寻找那位高人已经三个月有余了,可是仍然没有返回,不会是出了是什么事了吧?妇人心里想着,随手拉起何玉的手,摩挲着那张英俊的小脸,慈祥道:“陪娘到那边坐坐好吗”

  何铭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和娘亲一起来到了一座凉亭下,“铭儿,这块玉是当年娘无意中拾得,你爹说它是一块宝物,让我随身佩戴,现在娘把它送给你,希望可以为你带来好运”

  说着,妇人取下了挂在脖子上的紫玉佩,给何铭戴在了脖子上,何铭什么话也没有说,因为他不想让母亲看出自己不开心,他宁愿自己去承受,也不愿意自己的家人再跟着受累了。

  因为何家的垄升堂,是荆州生意做的最大的一家,所以何家在荆州无疑是数一数二的。何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何云断文识字,武功精湛,四年前,何云毅然决定出外历练,二儿子何铭出生到现在就一直体弱多病,十二个念头过去了,依然没有被治好。

  七天后,荆州下起了鹅毛大雪,寒冷的气温肆意的侵袭着荆州,街道两旁已经显得格外冷清,每个人都龟缩在自己的小窝里不愿意出门。

  宽阔的城道上,不远处缓缓的走来了两名中年人,一名灰色长发披肩,深邃的双眼仿佛能看穿一切,灰蓝色的道袍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站到那就像和天地融到了一起,不分彼此。

  另一名中年人英俊的脸上布满了憔悴色,一身厚厚的黑衣,倒是和何铭有七分的相象,两人走在道上,给人的感觉却好像一步千里似地,一个呼吸就能穿越千里似地。

  原来黑衣中年人就是何洪,为了儿子何铭之病,何洪不远万里请高人出山,“告诉夫人,就说有可人来了,让她快快准备酒席,为客人接风!”何洪朝一名护卫说道。

  “是,老爷!”再次给二人躬身行了一礼,护卫转身向府内跑去。

  “何兄,一切皆是有缘,当年你救我一命,如今你有难,我来报你之恩,便是遵从了因果循环。

  何洪听到灰衣中年人的话,竟没有任何的不快,反而深深的向灰衣人鞠了一躬,谦虚的说道“谢谢前辈教诲,晚辈感激不尽!”

  满意的点了点头,灰衣人便先一步跨入何家大院,瞬间功夫已经来到了庭院里,何洪忙随后跟上来到院中。

  何铭和妇人早已等候,看到自己的丈夫和一名中年人走在一起,她多半猜到那人一定就是当年丈夫所救之人,一名厉害的神医。

  拉起何铭,赶忙上前朝着灰衣人躬身行礼道:“敏君见过前辈,这是小儿何铭。”

  “何铭见过前辈~~”何铭只是微微的躬身行了一礼,随后便起身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中年人。

  灰衣人看了看妇人,只是微微的点了下头,便算是回过礼了,随后把目光移向了少年。灰衣人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何铭,看了看何洪,又看看了何铭,灰衣人叹了口气沉声道:“公子体虚并无大碍,但要想改变现状就必须找到龙凤戒,否则公子将无法救治,对了还要让公子去习武,增强体质有了好底子才好治病”

  何洪对灰衣人说:“习武这好办我就是咏春弟子,但这龙凤戒要怎样得到,还请高人明示”灰衣人沉思了许久后说道:“长沙老九门那里说不定有线索”说完便昂首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朝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朝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