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碰瓷儿
长生歌2018-07-18 21:432,953

  浅黄色的蝴蝶在花草间穿梭着,从这一朵花到那一朵花,无忧无虑,没有拘束,似乎从不思考,也无需思考它将要去往哪里,兴之所至,随遇即安。

  与蝴蝶一般无忧无愁的是杨无敌大老爷,他的背上幻化出一对黑色的蝶翼,与一只浅黄色的蝴蝶追逐嬉闹。

  少年紧跟在小人后面,一路负重跑来,仿佛背了满满一篓分量不轻的石头。他的额头上蹭蹭冒汗,但比一开始要好多了,那会儿连腰都直不起来。

  少年一路跑了不知道多少里,脚下片刻也没歇着,停不下来。他觉得自己应该很累了,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越跑越精神,身体里有股气力源源不断生出来。可这无休无止地跑着,也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无疑,这就是小人的惩罚。

  少年身后是一条白毛大狗,一双耳朵耷拉下来,双目无神。

  夜主早有预料,小人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易身处之,如果有谁敢撺掇别人来害它,它保证一口吃了他,连根骨头都不吐。它并不觉得自己错了,这种事本就无所谓对错。这些时日接触下来,它也感觉到,小人有意要降服自己,不会轻易要它的命,最多只是惩罚于它。故而,夜主心中虽然有些忐忑,但也没有过于担忧。

  然而,小人的心思手段总是出乎意外,人小心眼更小的小人趁夜主不备,给它添了一道邪恶的封镇,不但将它的力量彻底封印,更是把堂堂夜主变成一只汪汪乱叫的大狗。

  堂堂的夜主,怎么能当摇尾乞怜的狗!

  抱着可杀不可辱的念头,夜主当即张牙舞爪就冲上去,宁愿战死,不愿苟活,然后就被结结实实揍了一顿、两顿、三顿,当场就被打哭了鼻子!

  原本还想摆脱小人的掌控,现在夜主彻底没了盼头。

  “呼!”

  像是一阵狂风呼啸而过,一个巨大的白色影子闪过。只看见,一只黑色的蝴蝶被那白影撞上,在空中提溜打了几个转,翩翩落下。

  “大老爷!”

  蒲惊得呆住了,竟没发觉自己停下来了。

  少年冲过去,扒开草丛,找到了奄奄一息、满脸血污的小人。

  蒲不敢置信。神通广大的杨大老爷会如此脆弱?

  大白狗夜主跟着走过来,在一旁坐下,狗模人样,嘴角冷冷翘起。

  小人眼睛半阖着,仿佛只剩半口气。

  “仆从,待会儿有人过来,你照着我说的做。”

  脑袋里响起小人的声音,少年一怔,随即紧张的神色有所缓和。

  “大老爷,违心的话,我说不来的。”少年是个直肠子。

  “实在说不来的话就别说,沉默就好。”小人说道。

  蒲点点头,犹豫了一下,问道:“大老爷,你是不是故意撞上去的?是碰瓷吧?”

  “胡说!”

  小人的额头流出一道血痕。

  “看见没,真的血,本老爷受了重伤,快不行了。”

  白影跑过了几里,又掉过头来。

  “呼!”

  又是一阵风,吹起花草满天飞。

  一条数十丈长的白色巨蛇伏在荒原上,有头无尾,通身长着巨大的鳞片,怪模怪样,却有一种钢铁般的美感。

  蒲认得这怪物,但也就见过三两次,更多还是从原来的主人家的老仆人那里听说过一些。

  开灵时代,与元初时代最大的不同,便是灵气体系的创建。灵气不是什么特殊的物质,而是万物生来具有的。

  有人认为,在元初时代,人族以及其他生命族群遭到不明力量的蒙蔽,只有极少数天赋异禀的个体能感知得到灵气的存在,灵气如同宝珠蒙尘,不显于世。而在开灵时代,那股蒙蔽生命体感知灵气的力量消失,灵气才为人所知,为人所用。这是就当下比较著名的灵气蒙尘论。

  还有一种灵气复苏论也很有名,受到许多人的支持。此观点认为,灵气如潮水,如同火山,在某个时期会衰减枯竭,而到另一个时期,灵气又会复苏。万物虽然天生具备灵气,但在灵气衰竭的时期,万物体内的灵气也会干涸,而到了灵气复苏时代,万物会不自觉地吸收灵气,从而发生各种未知的变化。

  类似的关于开灵时代根源的假说林林总总,暂且不谈,眼下的时代确实无疑是灵气的时代。从元初时代末年的五十年,到开灵时代的第四十九年,灵气已与人族的生活与生存密不可分。

  眼前这条半截的怪蛇,就是灵气体系下颇有名气的产物,名为“灵御”,是一种陆行的灵器。别看它现在那么大个儿,本体却是一颗拳头大小的宝珠。只需掐个手印,灵气一催,宝珠便能变化成一件可载人载物至少数万斤的庞然大物,且宝珠变化而来的载具坚硬而牢固,能撞穿一座小山丘,也不怕磨损,只要灵气足够,便可自行修复。至于,这变化的道理,那就不是蒲可以只晓的了。

  灵御的速度极快,有“灵御千里,眨眼之间”的美名。灵御是有许多不同的型号,依据性能和外观的不同而命名。蒲依稀记得,眼前这条怪蛇,全称应该是“灵御·蝰蛇”。

  “咔!”

  怪蛇颈部上一片鳞甲慢慢挪动,打开一道门。

  一个身形高挑的中年男子从门里出来。

  他衣着朴素,但却十分整洁,扎着头发,胡须修得整整齐齐,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感觉。然而,当你的目光触及他的那一双眼睛时,你会忘记之前对他的一切印象,只会感受到一道锋芒,刺痛你的眼睛,刺入你的骨头。

  他笔直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杆长枪,直指天际,不掩锋芒。

  在男子之后,一个红衣裳的少女在另一个少女搀扶下走了出来。

  红衣裳少女长发飘飘,脸色有些泛白,有些病态,气质柔美,却又不像是一朵经不起风吹雨打的娇嫩花朵。她眉头微微皱起,眼中有种异样的光彩。这个看着就让人觉着心疼的少女,似乎有着某种的坚持。

  而她身旁,身着浅白色衣裳的少女又是另一种风采。她扎着丸子头,容貌俏丽,目光灵动,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生气活泼。

  中年男子看着红衣裳少女,轻叹一声,似是无可奈何。

  “岳叔,放心,只是几步路,无大碍的。”红衣裳的少女说道。

  红衣裳的少女被人搀扶着慢慢走到蒲的身边蹲下来,怀着歉意说道:“对不起,能让我看看他吗?”

  “你要干什么?”蒲护在小人身前道。

  “我是个病人,也是半个医者,兴许我能治好这个小家伙。”

  蒲沉默了片刻,慢慢让开。

  红衣少女抱起小人,十分歉疚。

  小人咳出几滴血,神色痛苦,眼看就要活不下去了。

  红衣裳的少女忙道:“明玉,把那药拿来。”

  那个名叫明玉的少女有些犹豫,却还是听了吩咐,从腰间的小布袋子里取出一个小木盒子。盒子打开,一股清新的药香散开来,里面有三枚还没指甲盖大的丹丸。明玉小心拿起一枚,放到红衣少女的掌心。

  丹药很小,小人却只能勉强塞进去。

  那枚丹药一入小人口中,便化开成一道极为精纯的药液,流入喉咙里。

  小人咳嗽了一声,差点没吐出来。

  难吃!

  小人尝了尝药液,熟悉了药性,拟造出这丹药的疗效。

  氤氲的灵气,肉眼可见,流入小人的体内。

  小人的眉头紧皱,脸色却好了许多,呼吸也开始趋于稳定。

  红衣少女舒了一口气,说道:“小兄弟,此事是我们不对,误伤了你的灵宠,我已经给你的灵宠喂了丹药,相信很快就会好的。”

  蒲不作声,却是在等小人的话。

  明玉见蒲不言不语,以为是少年信不过那丹药,急忙道:“那可是救命的灵药,人只要有一口气,都能救回来。”

  红衣少女扭头看向那中年男子,眼神示意,中年男子点头默许。

  红衣少女说道:“不如这样,你随我们一起走吧,我们一定会把你的灵宠治好。你若是有什么其他要求,我们也会尽量满足。”

  蒲面无表情,微微一点头。

  大白狗夜主在一旁翻了个大白眼。

  两个肚子里冒黑水的坏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河问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河问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