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头很疼你能不能抱抱我
长安微暖2018-07-21 22:482,144

  “叶菁你现在是哪个组的?打卡的时间已经过了,你真想被辞退啊?”骆霞抱着双臂,满脸嘲讽地看着叶菁。

  叶菁深吸了一口气,一巴掌狠狠拍在桌子上,“我忍了!”

  切……骆霞撇了撇嘴角,扭腰进了录音室。

  “没事,忍到周一的时候。”陆沉星摇了摇叶菁的手,给她递了个眼色,让她先去自己的组里。

  叶菁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沉星,下周要是你的新栏目不能过关,我就会正式提出辞呈。现在工资又低,还要受气,我不想干了。”

  陆沉星微笑着点头,“好,我知道的。你相信我。”

  “我去了。”叶菁也挤了个笑容给她,撒腿往门外跑。

  陆沉星昨晚忙到大半夜,早上五点起床赶来台里工作,一共就睡了两个小时而已。而她面前又堆积了大量琐碎的杂事,全是跑腿的。

  办公室的这些花招手段她看得太多了,如今她被海格儿打压得喘不过气来,若能撑过去,她还有赢的机会。若就此低头,她以后在这个行业也很难混下去。

  咬着牙撑吧。

  她握了握胸口的项链,抱起一大撂材料去各部门分发。这是台庆时海格儿策划的节目,需要好几个部门配合。

  海格儿最近得势,气焰嚣张,被要求配合的部门对策划书里的安排很不满,于是把气撒到了跑腿打杂的陆沉星身上。

  “陆沉星你们也为我们考虑考虑,年庆的时候我们也很忙的。我们台也不是你们一个栏目组的,要不要全围着你们转?”新闻部的人拦住她,劈头盖脑地一顿痛诉。

  “知道了,我会回去反应给海组长。”陆沉星抱着还没送完的文件,无奈地解释。

  “陆沉星你也太窝囊了。”那些人见她一脸倦容,也没过多为难她,叨叨了几句,各自散开。

  陆沉星的脑子越来越晕,她连着熬了好几夜,现在有些撑不住。

  可是不应该啊,她不是铁打的吗?她正年轻力壮,熬几夜算什么呀?她出了电梯,靠着墙慢地走到楼道口,贴着墙往下蹲。

  休息一会儿应该就可以了。

  先叫个外卖吧,也有可能是饿了,血糖低。

  摸出手机在外卖平台上随便点了一份饭,脑袋越来越痛。

  她今晚绝对不熬夜了!

  她把文件放到一边,拿出随身带的糖,放进嘴里含着。

  手机开始不停地响,是骆霞打来的。

  “你人呢?赶紧回来开会。”一接通,骆霞急促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

  “马上来。”她吸了口气,抱起文件往上站。

  好家伙,差点没一头栽到楼下去!

  陆沉星吓到了。

  这两年她过得像个装满了齿轮的机器,一天都不敢休息,为了就是某一天能过天天可以休息的日子。现在还一天都没享受到,绝对不可以生病!

  她扶着墙往下走了几步,双腿一软,拼命用力撑着身体才不至于化身轱辘子滚下去。她又坐回去,拿着手机准备给叶菁打个电话,让她来扶一下自己。

  刚摁下第一个号码,她突然冒出一股冲动,如果现在马上要死了呢?那太亏了呀!

  陆沉星瞪着屏幕看了会儿,横下心飞快地摁下了那串熟悉的数字。

  薄非霆十年如一日,这个号码没有变过!就算出国了,号码也一直保留着。

  响了五六声,终于接通了!

  她抿紧唇,握着手机的掌心疯狂地冒冷汗。然后呢,她要怎么说?

  “陆沉星?”他低低的声音传了过来。

  还有风声!

  还在试车吗?

  她吞了吞口气,战战兢兢地说道:“我头疼,你……能不能……能不能……”

  她好想你能不能来看看我啊,我怕我走不下这个楼梯、我会死在这里,我怕还没能认认真真地说我从小时候就喜欢你我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她的额头、背上也开始冒汗。

  若是以前的陆沉星,若是她爸爸还在,她肯定语气坚定地说出那句喜欢你了。

  可是现在不行啊!现在的陆沉星怕说出那句话后,薄非霆再也不会多看她一眼了。

  那边的呼吸声很清晰,一句一句地往她耳朵里灌。

  她又吞口气,苦笑着准备挂掉电话。

  “陆沉星你到底在干什么?让你送文件你跑这里坐着偷懒!你别以为认识关砚就无法无天了。不想干早点放辞职信!”海格儿气势汹汹的声音从她身后响了起来。

  陆沉星迅速挂断了电话,扭过头看海格儿。

  或者是她脸色苍白得过份了,海格儿的气焰居然一下低了下来。

  “你怎么了?”海格儿盯着她的脸看着,大声问道。

  “不舒服。”陆沉星抱着文件勉强往上站,“我请一天假。”

  “娇里娇气的!”海格儿拧着眉,一把夺过了文件,上下打量她,“那你赶紧回去吧。”

  陆沉星看了她一眼,慢吞吞地往电梯前走。她的腿现在软得像棉花一样,真怕下一秒就整个人融化掉。

  “你没事吧?”海格儿盯着她的背影,追问了一句。

  “还好,谢谢。”陆沉星终于走进了电梯,用力摁下了电梯键。

  先回办公室拿包,再叫车来台里门口接她。她自己的车一直没开,没钱加油了。正准备出发的时候,先前叫的外卖正好到了。

  家里备有感冒药和藿香正气水,这样她可以直接回家躺着了。

  明明很饿,但是捧着饭她却一点胃口也没有,捧着饭到家后,她赶紧先找出藿香正气水喝下去,再量了量体温。有点儿烧,但应该不是感冒。

  生活是雕刻家,能把你雕刻成各种角色,摸爬滚打浑身汗与泪之后,农林工商医,啥都会了一点。比如给自己看小病,这就是根据经验来的。穷困的人没钱也没时间去医院耗着。

  她在床上趴着,脑子里越来越晕,那盒饭就摆在床头柜上,白米饭上盖着几片冷掉的肉,一些玉米粒滚到了盒子外。

继续阅读:第20章 五分钟他能办这么多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薄先生,小心恋爱伤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