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佟麟阁破格收参军
郑东方2018-08-30 15:045,184

  【郑东方作品系列】之网络小说连载版:

  《国医传奇》

  公元1908年十六岁时,佟麟阁经友人介绍到高阳县公署当缮写。

  公元1911年11月,冯玉祥、王金铭、施从云等举行滦州起义,佟麟阁慕冯玉祥爱国之名,毅然投笔从戎,为左哨哨兵,旋为哨长。

  公元1913年,冯玉祥任备补军左翼第一旅旅长兼第一团团长时,把基督教引入军中,作为练兵的补助方法。此时佟麟阁在第一团当排长,他深受耶稣力救世人而受苦致死的精神所感召,笃信耶稣,抱定要象耶稣那样为久受苦难的中国人而牺牲的信念,克尽军人保国卫民的天职。

  公元1914年,佟麟阁任第十六混成旅第一团第三营第二连连长,驻防陕西。赵登禹在该连入伍。佟麟阁见赵登禹

  骁勇过人,遂结生死之交,后来赵当了冯玉祥的随从卫兵。

  公元1917年,驻防廊坊,参加冯玉祥领导的“廊坊起义”。张勋被击败后,佟麟阁任第一团第一营副营长;1920年,任第四团的营长,驻防湖北;不久又调驻信阳。在驻信阳时,冯玉祥部因不属直系,又未参加直皖战争,而得不到吴佩孚的薪饷供应。官兵以盐水和杂粮勉强度日。佟麟阁常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和“真爱民,不扰民”的道理,勉励该营官兵,严守军纪,同甘共苦,共度难关。他还带领全营兵为信阳城区,翻修街道,两旁植树,造福于民。

  公元1921年,冯玉祥入陕打败陕西督军陈树藩后,第十六混成旅扩编为陆军第十一师,佟麟阁在该师第二十二混成旅第一团任营长。

  公元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起,冯玉祥打败河南督军赵倜,自任河南督军后,即扩充和整顿军队,编练了两个补充团,每团两千人,佟麟阁升为团长,隶属宋哲元的第二十五混成旅。不久,冯玉祥任陆军检阅使,部队开驻北京南苑。佟麟阁任第二十五混成旅第一团团长,在冯部的“陆军检阅使署高级教导团”带职受训一年。他勤奋学习,名列前茅。每日课毕,仍然不顾疲劳地处理团务,受到好评。

  公元1924年,佟麟阁升任陆军第二十五混成旅旅长。

  冯玉祥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发动北京政变,佟麟阁前往增援。孙岳部攻取保定,一战而击溃曹部,使得徐永昌、庞炳勋两部合围保定,迫使曹世杰开城投降。冯玉祥抵京,决定组织国民军。佟麟阁任该军第十一师二十一混成旅旅长。

  公元1925年苏联顾问来到国民军,扩大编制,把步兵编为十二个师。佟麟阁升任第四师师长。奉军郭松龄因不满张作霖勾结日本,率部起义,密约冯玉祥联合反张。冯玉祥命令佟麟阁第四师与宋哲元进攻热河。佟麟阁在占领滦河后。冯玉祥任命他为滦河防守副司令(司令为郑金声)。

  12月,佟麟阁又参加天津战役,消灭奉系军阀李景林。

  公元1926年,段祺瑞等借口国民军“赤化”,组织讨赤联军,纠集五十余万之众分五路向国民军进攻。国民军被迫撤出北京,主力退守南口附近。此时冯玉祥已赴苏联考察。由张之江任国民军总司令。佟麟阁任国民军第十一师师长。该师辖第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旅。佟麟阁与刘汝明的第十师防守南口,青龙桥、延庆一带阵地,张作霖、吴佩孚联合山西阎锡山等集中优势兵力,配备坦克、钢甲车新式武器,向第十一师与第十师发起猛攻,战事持续半年之久。

  佟麟阁在接受防守南口、延庆方面的任务后,即召集有关人员研究作战方案。他对形势的分析是:第一,吴佩孚等倒行逆施,早巳引起国人公愤。这一次时赤,师出无名,得不到老百姓的拥护。第二、吴佩乎、张作霖、阎锡山三家是合股公司,各有各的打算。打了胜仗,他们能够暂时凑合在一起,一旦打了败仗,就会出现矛盾,甚至于各奔前程。第三,南口一带形势险要,我们居高临下,以逸待劳,有制敌取胜的把握。据此只要选好阵地,巧妙地构筑工事,善于捕捉战机,用各种办法消耗敌人,打击敌人,完全可以少胜多,坚守阵地。

  8月,国民军终因力量不支,导致南口兵败。张之江总司令命令佟麟阁和刘汝明两师西撤。佟鳞阁的第十一师至五原,后进甘肃。

  公元1926年8月,冯玉祥从苏联回国,举行“五原誓师”响应北伐,宣布全军官兵加入国民党。当时,国民军的杨虎城等部被吴佩孚的刘镇华部包围在西安已达八个多月之久,危在旦夕。冯玉祥派出主力,星夜驰援。国民军第一军十一师佟麟阁部及吉鸿昌第五军为先头部队,由五原经宁夏至平凉,经那州到乾州,急赴咸阳。先解赵登禹部之围,尔后进军西安,击败刘镇华部,解除了西安之围。

  公元1927年,佟麟阁驻军天水,兼任甘肃省陇南镇守使。致力于刷新政治,兴办地区福利,厉行禁烟禁毒,提倡妇女放足,创建学校和孤儿院等慈善事业,深得民心。他为官清廉,常微服出访,体察民情。有一次他到某县视察时。该县不法县长一向为非作歹,畏惧丢官,竞行贿赂,受到严词斥责,即被撤职。他离任之时,绅民送者万余家。

  宁汉分裂后,武汉国民政府将国民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任冯玉祥为总司令。冯玉祥在西安就职,随后把所部分为五路向河南进军,第十一师师长佟麟阁为第五路副总司令(司令为石友三)。石、佟率领十一师等部于5月东出潼关,攻占洛阳、孟津。8日,过偃师时,奉军援军至,企图阻其前进。佟麟阁部凭黑石关之险与奉军激战,奉军不支,向孝义退却。佟麟阁即与第三路军汇合追击之。

  公元1927年5月30日,占领孝义、郑州。6月1日,占领开封,与北伐军唐生智部会师郑州。尔后在豫、鲁两省与奉、直军继续作战,战无不胜。就在这次北伐战争中,佟麟阁将军在前线受困,佟夫人彭静智曾经跨上战马,背着未满三岁的二儿子佟兵穿越战场,将军饷送至军前。

  公元1928年1月,国民党南京政府再次北伐。佟麟阁任第二集团军第三十五军军长兼第十一师师长。转战于豫、鲁、冀各省,屡立战功。同年,佟麟阁率第十一师进驻甘肃河州,被马仲英包围。马仲英系回族,凭借宗教的有利条件,处处与他为难。他再三考虑,认为动用武力,必然酿成民族争端,于大局不利,因而处处退让,致使第十一师蒙受损失。事后,他为自己姑息马仲英,处置失当,遂引咎辞职。10月,佟麟阁先赴兰州休息,一度解甲归田,回原籍高阳县边家坞村居住,侍奉双亲。

  公元1929年1月,南京国民政府召开整编会议,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为第二编遣区辖十二师。佟麟阁重被启用,任整编以后的第十一师师长。

  公元1930年,佟麟阁奉了冯玉祥之命,在西安建立新一军,任军长兼第二十七师师长,负责召集西北军旧部,招募新兵,积极训练,巩固后方。大将军佟麟阁不敢怠慢,这才风尘仆仆,不远千里从西安赶到张家口,积极配合警备司令部长官柯庆施的工作,主持察哈尔的招募新兵,后方增援事宜,积极配合冯玉祥的反蒋大计!要说起这位佟麟阁在治军和练兵方面,的确有他自己独到的一面!冯玉祥曾称赞“佟善练兵心极细”。 佟麟阁善于练兵,他常讲述历代民族英雄的事迹,以培养官兵爱国爱民的精神。在训练和作战时,佟麟阁做到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他对于犯错误的官兵,打破西北军的惯例,一向不准肉体惩罚。官兵的问题严重,但没有触及刑律,便责令他们在适当的场合检讨,并提出个人改进措施;凡能认识错误并决心改正的,就不追究;对于官兵的一般错误,主张私下规劝,不再公开批评。

  闲言少叙,书归正文!再说大将军佟麟阁抬起头来,见妻子彭静智从外面回来,还带回来一个黄衣老道,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就放下手中的报纸,不解其意地问:“回来了!静智,这位是……”

  “捷三(捷三是佟麟阁的字),我回来了!”彭静智一边把买来的菜放在一旁,一边兴高采烈,微微一笑,开门见山地给丈夫介绍,“这回出去买菜可算是没有白白出去,大有收获啊!捷三,你看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这位是黄长海黄先生,黄先生可是个语破天惊,神机妙算的旷世奇才!今天我是刚刚领教过了的,不信的话,你也可以让黄先生给你算算,简直都神了!”说着,回头冲着黄长海一笑,并且往里相让:“黄先生,这位就是我的丈夫佟麟阁!”

  黄长海看罢多时,不敢怠慢,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抱腕当胸,躬身一礼:“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佟麟阁大将军,冯玉祥将军手下的十三太保!贫道黄长海,久闻佟将军英勇神武,治军有方,今日一见,果然相貌非凡,名不虚传!失敬失敬!”

  佟麟阁也站起身来,拱手相让,礼节性地微微一笑:“啊,过奖过奖了,我佟麟阁只是一个士兵,普普通通的军人而已,哪有大家说的那么神奇?承蒙大家的抬爱,可以穿着这身军装,驰骋沙场,为国效力,为百姓谋福,这是一个军人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今天见到了,这不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肉人吗?哈哈哈!……”

  这时,夫人彭静智已经沏好茶水;佟麟阁邀请黄长海落座!黄长海也不客气,就在侧坐的沙发上落座:“佟将军,咱们今日有幸相见,实属荣幸!还多亏了夫人的引荐啊,贫道感激不尽!”

  “捷三,说心里话,我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位黄先生,别看黄先生现在是个道家身份,但是他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博学多才,神机妙算的当代奇才!……”接着,彭静智就把大街上算卦的事情毫不隐晦,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最后还说:“捷三,其实,当时我也只是出于好奇之心而已,谁知道,黄先生竟能一语道破天机,把我算的是心服口服!正好,冯玉祥冯大帅也正在招兵买马,扩充新军,现在军中也正是用人之际,更何况是像黄先生这样奇人智囊啊,就这样,我才故意说卦钱不够,邀请黄先生和你相见!”

  “啊,原来是这样!”佟麟阁微微点头,“还是夫人心细,想得周全!但不知黄先生是哪里人士?为何能有这样的旷世奇才,捷三倒想领教一二!”

  黄长海也不便隐瞒,就把自己的身世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佟麟阁,说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现在虽然是道家身份,但是却是带发修行,只是记名的道教弟子,只因为自幼酷爱玄门道学,所以才在这方面有所见解!只可惜适逢乱世,空有学问,虽怀有报国之志,可惜并没有用武之地,故而只能游走江湖,算命为生!今日巧遇夫人,承蒙厚爱,才能有幸得见将军,也算是今生有缘,三生有幸啊!”

  “恩!黄先生谈吐不俗,胸怀锦绣,捷三也能感觉出来啊!来,先生喝茶!“佟麟阁连连点头,微微含笑,“既然这样,捷三出于好奇,倒是也想请先生给我算上一卦,看看我的家庭命运,前程如何?还请先生不吝赐教啊!哈哈哈!”

  “可以,佟将军,那我黄长海就在你的面前,当场献丑,实话实说了!如果有什么言语不妥,冲撞之处,还望你多多见谅!”

  佟麟阁连连点头,哈哈一笑:“那是自然,黄先生请便!”

  就见黄长海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打量一番佟麟阁的五官貌相,然后沉默不语,思虑片刻之后,微微一笑:“将军,可不可以让贫道看看你的手相!”

  佟麟阁伸出左手,放在茶几上,给黄长海看,只见黄长海翻来覆去地查看着他的手相,最后手捻胡须,摇首叹息道:“佟将军,贫道那就有啥说啥了,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黄先生不必拘礼,直言不讳!捷三绝不介意!”

  黄长海看了看夫人彭静智,然后回过头来看着佟麟阁:“佟将军,今日给夫人算命时,贫道曾留给她四句话!现在也留给你四句话,你们是夫妻,命运相连,息息相关!”

  黄先生,你就请说吧!“彭静智关切地看着佟麟阁,在一旁插言!

  “将军生来志气豪,子女满堂乐逍遥;戎马一生本短命,北平南苑归阴曹!”黄长海摇头晃脑地说完,一本正经看着夫妻二人!

  一时之间,屋里的气氛十分僵硬,佟麟阁沉默不语,彭静智呆坐一旁,黄长海擦言观色!就这样僵持了大约四五分钟的时间,就见佟麟阁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黄先生,神机妙算,果真厉害!捷三佩服!佩服啊!短短四句话,说出了我的一生!像我们做军人的,脑袋就别在裤腰带上,谁也说不准那一天生,哪一天死!说得好,说得好啊!黄先生既然这样厉害,那么就目前咱们国内的局势,不知道能不能给分析一下啊?”

  “佟将军,目前,冯李阎蒋貌合神离,即将发生冲突!虽然冯玉祥将军坐镇西北军,实力雄厚,但是依我看来,胜算不大!”

  “何以见得!”

  “你别看冯玉祥大帅联合了阎锡山和李宗仁,但是,阎锡山老奸巨猾,两面三刀;现在的李宗仁是碌碌之辈,不堪一击;冯玉祥将军的西北七零八落,一盘散沙,至于东北军的张学良嘛,去年的东北易帜,就表明他拥护南京政府,忠心护蒋!然而,蒋介石虽然不得民心,但是有庞大的南京政府做后盾,自己又拥兵百万,手段奇特!因此看来,如果冯玉祥将军非要这次战争,我看胜算不大,不容乐观!”

  佟麟阁闻听此言,只是半信半疑:“黄先生见解独特,实在厉害!不过富贵在天,成事在人!我看凡事都是事在人为吧?”

  “话虽如此,不过冯玉祥大帅福大命大,起落跌宕也属正常!依贫道看来,既是这次失败,日后还会有东山再起之日!”

  “可以看得出,黄先生的确拥有真才实学!难怪我夫人这样极力推荐你!你就留在我身边吧,破格给你少将军衔,做个随军的参军!”

  黄长海一听,心中暗喜!后事如何,下回再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医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医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