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骨肉
五度Yes2018-07-19 12:001,685

  王婆子定了定神,看到傻根在她面前傻笑着叫娘,内心里发一阵恨,突然一把将傻根推开,跳起来,浑身依然气得筛糠一般乱抖,结结巴巴地朝着亲家婆子叫嚣道:“好啊,……好!……你……不按媒人的婚约办,要让恁闺女回来,我这就叫俺闺女回去!”

  “随你的便!”亲家婆子寸步不让。

  还是亲家公明大事,用手碰了朵朵的婆婆一下。朵朵的婆婆闭了嘴,好像也明白了点啥,一句话不说,朝朵朵的屋里冲去。暮地,抱着贾苗走了出来,说:“要走就走,不走是无赖!反正这个孩子可是姓贾的!”

  王婆子看着亲家婆子那嚣张的劲儿,再也忍耐不住,突然拽住朵朵的手腕,说:“走,回去!”

  “娘!……”

  “走!”

  “娘!苗苗!——孩子!……”

  “走!傻瓜的种儿早晚还是个傻瓜!走吧!”

  “娘!……不!……娘!……苗苗!……”

  尽管朵朵是那么不情愿,尽管朵朵是那么舍不得自己的孩子,但最后还是被王婆子生生拽着离开了贾家。临走,朵朵看见傻根追到村头还在追,绝望之余,朵朵突然对傻根说:“孩儿他爹,看好咱们的孩子!……”

  “哎!嘿嘿!嘿嘿!”傻根一边回答,一边傻笑;旁人根本不知道他那懵懂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听懂朵朵的话。

  回到娘家,朵朵便被王婆子锁在了东屋里,直到晚上也没吃东西,但朵朵并未感觉到饿,心里只是想着自己的孩子苗苗咋样填饱肚子。离开她,苗苗会不会一直哭。她撕心裂肺地叫喊着,让娘开门。但王婆子好像已经变成了木头一样,跪在堂屋正中间的地上,面对着“七十二位全神像”的香案,默默地祷告。刘芽子失了魂魄一般,面无表情地坐在橱屋门口的地上,啥话也不说,对于妹妹撕心裂肺的叫喊充耳不闻。一下子,这个家变得地狱般惨淡。

  半夜时分,月牙当空。只听“扑通”一声,一个机灵,刘芽子被惊醒了。他发现不知道啥时候,他已经睡着了。虽然睡得很轻,但没有噩梦,这让他觉得拥有了片刻的宁静很不容易。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他似乎感觉到有点不对,刚才是啥“扑通”一声?他感觉那声音似乎是从堂屋传过来的。难道是娘……他跳起来,冲过去,推开门看到娘栽在地上……

  “娘,娘!”

  王婆子没应声。刘芽子忙把娘抱到床上,喊了几声,不见应答,伸出颤抖的手探了一下鼻息,总算还有气!但那微弱的气息,让刘芽子的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刘芽子正要跑出去请西村的罗医生,突然想起了朵朵,便从娘的手脖上摘下钥匙。刘芽子打开东屋的门,看见妹子蹲在地上,靠着北墙睡着了。

  “朵朵……醒醒……妹子……”

  “哥?”

  “快走吧!我趁娘睡着的时候,拿了钥匙……朵朵,哥对不住你,让你吃苦了!……”

  “哥……”

  “快,趁娘睡着了,你连夜回去,千万不要苦了孩子!”

  “哥!”

  大门外,朵朵回头看了一眼月光下的哥,那高高的、瘦瘦的个子似乎显得更加清瘦、高挑,像风中的麻杆,仿佛随着夜风来回摇摆。

  朵朵平时不敢走夜路,从小就胆小,啥事儿都是哥顶着。但是那天夜里,朵朵没有走大路,为了快点见到自己的孩子,她专挑最近的小路走。她穿过了刘寨村头的杨树林和“大麻脸”家的祖坟岗子,还有一片人高的玉米地,接着是村头的小石桥,只是贾家庄村头贾愣怔家的狗她不敢惹,绕了两个胡同。到家的时候都五更天了,鸡已经打鸣,显见得天要亮了。大门口她看到傻根竟然没回屋睡,而是依偎着门口的柱子,歪着脑袋,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睡去了。

  “根儿,醒醒!”朵朵推着傻根轻声叫道。

  贾根揉揉惺忪的眼睛,看到朵朵,“嘿嘿”一笑,说,“姐姐……姐姐,你去哪里了?……我在等你!……嘿嘿!……我知道你会回来……”

  “根儿,苗儿呢?”

  “啊!”贾根好像突然一惊,然后使劲想了一下,说,“苗苗……我的苗苗!……呃,跟娘在一起哩……娘不让我碰苗苗!姐姐,娘不让我碰苗苗!姐姐,你帮我把苗苗要过来!好不好,姐姐?……”说着贾根哭了起来。

  “好好,你先在这儿坐着,我去要,好不好?”

  “嗯。”贾根很听话地坐着。

  朵朵走到堂屋门前,正要敲门,抬起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她觉得心里惴惴的,很不安,那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心肝被谁掏空了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换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换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