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另一个文夏言
佑鸟2020-02-28 12:041,651

  后来顾横也没多说什么,让我好好休息,至于这文家的事,他还有许多未知的疑惑,也包括江名烌,要先去调查,半夜就跟金敛离开了医院。

  一早,我被急促的敲门声吓醒,敲门的人是顾横,开门后,顾横满头大汗的抓着我就跑,连鞋都没让我穿好。

  “怎么了?”我问。

  “出事了。”

  我试图停下,但是拧不过顾横,只能任他拽着离开了医院。

  “林烈然怎么办?”

  “我已经派人来了,别管林烈然了,我们有事要去做。”

  我疑惑的硬拽着顾横停下,他口中的出事了,总归要弄明白的。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你先跟我来。”

  顾横带我去了文家,那些杂草丛生的建筑里,文家那栋老楼里,有一股阴冷的气息,在这烈日当头的时刻,也压不住身上的寒冷。

  “这是?”我问。

  “先进去。”

  老楼的窗户上,还有许多发黑的血迹,已经浸进屋中,还参杂着几支黑色的羽毛。另一边的玻璃上,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些裂痕。

  顾横拽了我一下,带我进了屋,屋中还留着上次大火烧剩的残渣,一旁的地下通道口,还是敞开的,入口已经坍塌,但还能容下一个人下去。

  顾横带我跳下去,密道的水还是冷的刺骨,顾横打开手电,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四处查看了一下,确认了什么以后,带我一直往右边的通道走,路线与我和文夏言当时逃生的路线一模一样。

  到了一个转角后,顾横停下了,然后从上衣的口袋里摸了包烟,我看着那包烟有些出神,顾横什么时候也开始抽这种烟了。

  递了一支给我后,顾横也叼着一支,然后问我,“你最后一次看到文夏言,是什么时候?”

  我思索片刻,“那时候不是你来救我,然后把文夏言带去医院,我就没见过她了。”

  顾横点燃了烟,然后又给我点上,接着,顾横继续往前走,转了弯后,前面的路已经被堵上,上方的巨石堵住了一半的退路,还留有一些缝隙,不宽,但也容不过一个人。

  顾横用手电晃了一下对面,然后让我看,我蹲下身,几乎是贴着水面的看着对面,顾横手电一照,一张铁青色的脸正在与我四目相对,我吓得一下坐在水中,顾横立刻就移开了手电。

  “这是金敛找到的,她应该已经死了,你应该看出来了吧,那个人是谁。”

  “文夏言?”

  “对。”

  我突然想起那时跟我一起逃出去的人,如果这是文夏言,那那个人又是谁?“可是那时候她跟我逃出去了,我们后来也找到了她,不是吗?”

  顾横叹了口气,“对,所以,可能性有两个,第一,有两个文夏言,第二,你已经进了这个局。”

  “文夏言是你们救出去的。”

  “你真的敢肯定,那时候带你出去的人,真的还活着吗?你叙述的是,你们出去后,文夏言就被抓走,我们敢肯定的,是这里的其他人已经死了,那死人抓死人,是不是就能说的通了,文夏言是不是就想告诉你什么?”

  “可是文夏言是你们带走的。”

  顾横也陷入沉思,不可否认一个事实,文夏言是他们带出去的,送去火葬场,也是他们送去的。

  “这个先不说,我们现在要找到江名烌,这里有太多疑点,让他一个人在下面太危险。”

  “我们去哪里找他。”

  “不知道,这是第一次,我们被逼到这种境地,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还不知道,到底哪一方是威胁。”

  “顾横。”我突然喊了顾横一声。

  顾横先是一愣,似乎是没料到我会突然喊他的名字。

  “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非要去呢?江名烌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为什么还要去?就算他说,他带下去的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可是这样的答案,我还是不能接受。”

  “起初,我也不明白,这件事,其实脱离了也很简单。”顾横嘴边的烟,已经燃烧殆尽,随后,顾横拿起烟头,扎进了手中,又叹了口气,“他说,文家那么多人其实大部分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这也是他的工作,还有一个原因,这需要你自己去问,一切因果,可能都是因你而起。”

  顾横的话,我没有听懂,可是顾横说的很明白,这些事,跟我有着不可脱离的干系,是因为我是文家的人?还是那时脱离外枝埋下的果?这些拓词,好像都不是直接的理由,顾横的话,这理由,似乎没有其他,只有一个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