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丰2018-07-14 09:583,491

  小时候,最爱过年,因为有新衣穿,有肉吃。工作后,也最爱过年,有年终奖发,还能放个大假。此时,一提过年,我就结巴,怕怕怕过年。

  老三问我公司账上有钱没,我直翻白眼,明知故问嘛。

  有两个案子已经完工,客户一直拖着没有回款,其中一个明确回复,年底没钱,年后打款。另一个我打了几个电话催,不是领导在开会,就是领导出差了。

  我在办公室正气得骂娘,见办完事回来的老三,眼睛一亮。和他说清原委,拉着他出门。

  对方的财务总监是个女的。上次交稿他们公司专门搞了个审稿会,除了市场部,办公室主任、营销总监,连财务总监都来了。我最怕这种场面。因为大家审美不同,提出来的修改意见千奇百怪我三张纸都记不完,而且,财务总监的意见最多,令我头大。我熬了几个通宵改方案,最后公司老大李总都点头了,她还在一直挑毛病要改改改。她提的意见明显外行,但我面对她的非难一直好脾气地点头,是是是,改改改。其实方案按她说的改,到最后仍旧是又改回来了的,白白浪费人力耽误工期。但不按她说的折腾也不行,好象如果不让她折腾我们几回她付的钱就亏大了。从她看我的眼神,我明白,在她眼里,只要掀开尾巴一看是个母,就都是她的假想敌。听下面的人说她最近刚离婚,正处于变态期。

  我要带着老三杀上门去施展他的美男计。

  反正我和老三有个默契,一旦有什么搞不定的麻烦事,如果客户是个男的,我去,如果客户是女性,他上。不知道他献没献过身,反正我已经把发痴撒娇傻笑耍蛮的各种手段用了个遍,哪管这些招数与我年龄符不符。只要开了公司,声色艺要俱全。要想清高,只能关门大吉。

  一进财务室的门,我努起笑脸:“姐,下午好。”

  “谁是你姐?!来要钱的吧,跟你们说了,现在领导不在,你来也没有用,这到年底了,我一天忙得很,不会专为你们一个公司服务的。”

  一进门就被一串连珠炮噎得直想打跌,我的脚卡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身后的老三一把把我甩出去,自己挤上前去:“美女姐姐,我们来给你添乱了哈,再忙也要喝杯茶喘口气不是,来来来,吃块巧克力。”老三从包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递过去,并回头冲我使了个眼色。老三有低血糖的毛病,所以,他的包里常年放有糖果巧克力。但我一直怀疑他带巧克力的动机。

  我会意,退出财务室,去洗手间。我走得慢,从门缝里传来一句“如果人家吃胖了,就怪你咯。”语气已如巧克力,甜得发腻。我下意识地抖抖,看看地上有没有鸡皮疙瘩。

  在洗手间的门口,碰到从里面出来的李总。我叫声李总,他点点头,我本无尿意,连忙追上他,随他去他办公室:“李总,王总说您出差了。”

  “嗯,刚回来。”

  “我这次来是想问问,年底了,我们的尾款什么时候会打?”

  “我上个星期已经批了,应该这两天就会打的,怎么,不放心?害怕我们赖账不打款?”李总笑着去给我泡茶。

  “怎么会?我是想着要过年了,知道你爱喝茶,想给你送盒好茶喝,怕打电话冒昧,总要亲自来才显得有诚意。”我把声音压得尽量低,尽量让脸笑成一朵烂菊花,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我把茶放到你们大厦的门卫处了,你下了班别忘了去拿。”

  “客气,客气。”也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我东拉西扯半天,最后实在无话可聊,只得告辞:“那我去财务室问一下,您忙,您忙李总。”

  “好的,有问题咱们再联系。”李总也不留我,翻着面前的一堆文件,只抬了抬屁股。

  出了李总办公室,我给老三发了个微信,告诉他情况,下楼等他。等了他老半天,他才出来,一见我,就打了个OK的姿势。我嘻皮笑脸问他有没有牺牲,他使劲瞪我一眼:“去,给我再买两块黑巧克力,一瓶水,一包烟。”这人讨厌,他开我玩笑从无底限,但我要开他玩笑,经常碰一鼻子灰。

  第二天款就打了过来。我来不及高兴,老三接了几个团拜会,但是外拍的两个人一个请假回家结婚,一个得了肺炎进了医院。我只得和小张跟着老三扛着相机要么跑得象陈风,要么一站几个小时站成木桩子。累得腰都快断了。

  终于把员工的工资年终奖按时发放,等所有人都走了,我和老三在他办公室里象缷了重担的驴,只喝茶,不聊天。

  我把薄薄的一沓票子数了好几遍,平均分成两份,推给他。说实话,这一沓钱,比公司的每个员工所得都要少许多。

  宁宁悄无声息地摸进来,见两个人对着面前的两沓钱呆坐,捂着嘴笑:“你们是因为分钱不均,正闹决裂呢?”

  “你咋来了?”

  “怕你们打起来,来劝架呗。”

  “才不会,谈总一惯大公无私,她知道我要养老婆,恨不得把钱都给我呢。”

  “哪有,我有儿子要养,正想把钱都装我包里。”

  “看看看看,还说没打,已经急红眼了。”

  “要不要打一架,谁赢谁把钱拿走。”我作势起来向老三挥舞拳头。

  “不用打,你一个狮吼功,我就败了,再说,这点钱,不值当,你都拿走。”老三仍旧懒洋洋。我知道外号股神的他,股票又挣了钱。其实他凭自己的本事,不用开公司也能挣钱养家,还落得逍遥自在。开公司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隐隐觉得他是为了我,但我又从心里不愿意承认。

  我讨个无趣,拿起其中的一沓钱,塞进衣兜:“你们聊,我走了。”

  “梅姐,别走啊,辛苦了一年,晚上我请你吃饭。”宁宁拉着我死活不让走。

  我看老三一眼,叹口气,只得又坐下。老三根本不看我要瞪出来的眼珠子,撒娇一般对宁宁说:“吃涮羊肉,我想吃涮羊肉。”

  “好,就涮羊肉。”

  两人一唱一和,完全不把我放眼里,这哪是请我吃饭,这摆明就是让我当电灯泡。而且,我还是一只旧电灯泡,万一瓦丝老化爆掉,伤人伤己呐。

  一顿饭吃得真正心塞。面对曾经的男友和现在的小娇妻秀恩爱,吃龙肉也不香。两人都不喝酒,我就要了两罐青岛,自斟自饮。一罐下去,神经才松驰下来,

  “过了年得再买两台电脑,电脑不够用,上次我做华信的案子系统差点崩溃。”

  “吃饭!吃饭不谈工作,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说。”

  我只得接着喝我的酒。

  “梅姐,你当年怀小宝的时候都有什么反应?”

  “你……”我指着她的肚子,恍然大悟。今天见她第一眼只觉得她以前灵动的身姿变得迟钝,象一只收拢了翅膀的鸟,失却往日的光芒,原来她是有了宝宝。

  “已经快五个月了。”宁宁自问自答,抚着肚子,一脸笑。

  “恭喜。”

  “老三早就嚷着要我给他生儿子,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给他生个儿子呢。我前几个月反应也不大,听老三说你怀你家小宝的时候也没什么反应,能吃能睡,还照常上班……”

  我臊了个大红脸,在老三嘴里,我就是头猪嘛。我摆摆手:“我是劳碌命,哪比得了你,你可别学我,孕期把自己吃成个胖子,以后恢复起来很难。”

  “你不是有朋友在医院嘛,能不能帮我查查是男是女……”

  “嗨,是男是女没那么重要,难道查出来是女孩,你还要打掉不成?”

  “也不是啦,我只是想让老三有心理准备,他不是重男轻女嘛。”

  “什么年代了,恁封建,我想女孩想得发疯。”

  “我也是,我喜欢女孩 ,我最想买花裙子了。”

  “我什么时候重男轻女了?净胡扯!我无所谓,男女都一样,我只是觉得生个男孩我能带他疯,主要因为我妈嘛,她生了仨小子,现在却只剩我一个男丁,想让生个男孩延续香火,她有这想法也不为过。”

  “还说不是,这一大堆理由,梅姐,你听听……”

  “好了,老婆,我妈是我妈,我是我,你放心吧,你生个女儿,你俩就是女王,我给你们当仆人,你就是生个小狗儿,我也养。”

  宁宁扑哧笑出声。老三是我见过最会哄女人开心的男人了,和他在一起,不是不快乐。

  我抹抹嘴:“我吃饱了,咱们走吧?我还要去给老金送酒呢,不能太晚了。”这是老三交给我的任务。有老金的帮忙,我们的标中得毫无悬念,虽是朋友,表示还是要有。

  出得饭店,一股冷风吹得我直打哆嗦。我快步去找我的小车子,老三从后面追上来,抢过钥匙,坐进了驾驶室。我惊讶:“你不跟宁宁一起走?”

  “她要去她妈家拿点东西,我想起来还有事找老金商量,你今天也喝酒了,不适合开车,我和你一起去,到老金家你打车先走,我明天把车给你送去。”

  走到路上,老三自言自语:“刚才宁宁告诉我,老金他丈母娘生病住院了,老金媳妇儿在医院侍候病人,孩子去参加冬令营,只有老金自己在家。”

  我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开车的老三,将大衣再裹紧一点,老三立刻开大了暖风。

  老三给高凡打电话,七拼八凑,几个人约好去老金家斗地主。我帮他把两箱酒搬到楼下,老三嘱咐我:“如果宁宁打电话,一定告诉她,我在跟老金谈工作。”

  “嗯,知道了,家里有个孕妇,也别玩太晚。”

  老三呲牙点头。在黑暗中,老三的笑,一点也不玩世不恭,说不出的温柔。

继续阅读:第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