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三丰2018-07-11 07:523,344

  我是被饭菜的香味给引逗醒的。

  我身在卧室的床上,门被关着,外面的客厅里,只听得朱修在和小龙小宝一边吃饭,一边讨论学校的事情。小龙正在变声,声音嗡嗡的,小宝一副小奶腔,朱修不停地嘎嘎笑,三人聊得好不热闹。我听得眼热,忍着头疼爬了起来。

  一见我出来,朱修和小宝一起说:“醉鬼醒了。”

  小龙放下筷子,站起来:“干妈好。”

  我走过去,象往常那样,搂着小龙的脖子,在他脑门上亲了一口:“放学了宝贝儿,哗,最近又长个儿了,快和干妈一样高了。”

  “嗯,干妈,你好大的酒味,你饿吗?我给你盛饭。”小龙无奈地往外趔。

  “不用不用,你吃你的,我自己来,我先喝杯水。”

  “水给你倒好了,放的有蜂蜜。这老陈到现在也不回来,打电话也不接。”朱修一边吃,一边给两个孩子夹菜,“吃,快点吃,吃完小龙还要写作业。”

  “甭管他,他每天不到十点进不了家门。”我抚着头,坐到椅子上喝水。

  “妈妈,刚才哥哥给我讲了个笑话,我讲给你听啊,我问你,老鼠为什么会飞?”

  “不知道。”

  “因为它吃了仙丹,那猫为什么会飞?”

  “不知道。”

  “因为它吃了老鼠。”

  “蛇为什么会飞?”

  “因为它吃了猫。”

  “老鹰为什么会飞?”

  “因为它吃了蛇。”

  “不对,因为老鹰本来就会飞。”

  “一加一等于几?”

  “二。”

  “不对,等于田。我再问你,3加3等于几?”

  “6。”

  “不对,等于8。”

  “为什么等于8?”

  “第二个3是反过来的……。妈妈真笨。”

  大家正在笑,老陈拿钥匙开门进来,小宝马上跑过去,抱着他爸的脖子向他爸告状:“爸爸,爸爸,我妈她今天又喝醉了。”

  “怎么又喝酒?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节制!”

  “你少喝了?你哪天不是喝成醉八仙回来?我喝酒耽误接孩儿啦?我喝酒耽误挣钱啦?我要你管啦?刚才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老陈恨一声,扔下钥匙进了卧室。

  “你看看你,人家只说了一句,你就象只乍毛的公鸡,一串话全是反问句。”朱修小声数落我,收拾了桌子进厨房洗碗,并高声问老陈:“老陈,你吃饭了没?”

  “你这不也是反问句?”我小声嘟囔。

  “干妈,我妈这是问句,不是反问句。”小龙笑嘻嘻地递给我一个苹果。

  “还是俺小龙最疼干妈啦,听你妈说,你最近迷上摄影,是你们学校的特约小记者,干妈送你一台相机好不好?”我习惯性地去抚他那乱草一样的头发。

  “真的?”小龙眼睛放出兴奋的光芒。

  “你别这样惯孩子好不好?”朱修从厨房里冲出来。

  “不是新的,是我之前用的,你不懂,现在电子产品更新太快,我们现在已经又买了几台更好的,再说最值钱的是镜头,这个我现在也用不上,一直放着,平时用手机里的相机就足够,但是让小龙用就物尽其用了,再好的东西让它闲着,还不如让它发挥价值。”我去柜子里把相机拿出来,交给小龙。

  小龙不敢接,朱修叹口气,说:“那好吧,小龙,谢谢干妈。”

  “谢谢干妈。”小龙拿到相机,高兴得直蹦,对着小宝咔嚓咔嚓一通乱拍,小宝很配合地摆POSS,一律剪刀手,小龙让他换个姿势,他就左手换右手。

  “小龙,我给你买了一套《少年读史记》,听你干妈说你喜欢历史,我买了半个月了,你干妈一直没时间给你送,正好你今天来。”老陈去书房给小龙拿了一套书出来。

  “谢谢干爸。”其实我当小龙干妈的时间比认识老陈还早,老陈是和我结了婚才顺位当上他这个干爸的,他对他这个干爸的身份并不排斥,在没生小宝的那两三年,小龙经常被出差的朱修发配过来,一住几天老陈也从无怨言,有了小宝之后,他对两孩子也一视同仁,没有偏颇。老陈是个厚道人。

  “哎呀,俺家小龙真幸福。”朱修搂着小龙,眼里瞬时有了泪光。

  “老陈,你今天正好在家,一会去给小龙洗洗澡,他现在长大了不让他妈给他洗澡,身上的灰能搓泥球了。”

  “我不洗,我还要写作业。”小龙羞得脸通红,拿着书包拉着小宝就跑。

  “洗,必须洗。”

  “没拿内衣怎么换?”

  “让哥哥穿我的。”小宝仰着脸,满脸崇拜地看着小龙。

  “你的太小了宝贝,让哥哥先穿爸爸的,他有新内衣。”

  “谁说没拿?”朱修哗一下从她包里拿出一袋衣服,向小龙示威。

  朱修那一脸得意,我却看得心酸。在小龙一岁时她就离了婚,前夫从此不闻不问,任她母子自生自灭。但是朱修颇为能干,误打误撞做了销售,从小业务员做起,勤恳努力,逐渐成为公司骨干,他们公司上了市,她更是叱诧风云身价非同一般了。但小龙却是她的软肋,独自一人带着孩子这么些年所吃的苦,非为外人道。象今天,她能把我们三个醉鬼送回家,接着小宝,再又回去接了放学回来的小龙,又给俩孩子做饭,还能记得这里有一个可能给小龙洗澡的老陈。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这么行云流水不动声色,也只有她朱修了。

  “让小龙先写作业,写完作业再洗。”我拉她坐沙发上,“我头疼,给我泡点茶喝。”

  “喝多了还有功了劳,你摸摸你的屁股疼不疼。”

  “疼,哎哟,疼。”经朱修一说,我突然觉得我的尾骨疼得连坐也不敢坐了。

  “你们几个直是搞笑,笑死我了,哈哈哈……”

  朱修笑得象个神经病,我却莫名其妙。敲着脑袋想了半天,终于有了一点记忆:从饭店出来下台阶时,我摔了一跤,我是从第二个台阶摔倒,保持坐姿吨吨吨吨地滑到台阶下面的。被八九个台阶硬搓下来,我的屁股能够还保持两瓣,是够结实的。程岚和林菊清是被服务员推着轮椅送到车上的,她俩坐在上面还不老实,一直打马扬鞭催人家,要快,要快。

  我被朱修笑得讪讪,只得拿小宝出气:“小宝,去,把你扔了一地的玩具收好,天,饼干渣掉了一地。”

  小宝乖乖地去收玩具,却又忍不住扭过头来冲我做鬼脸:“恁凶的酒鬼妈妈。”

  我想捂着肚子笑,手却揉的是屁股。

  朱修把茶具拿来洗了,泡上茶,招呼老陈也过来喝。平时我有朋友来,老陈都是躲到书房,只有朱修来了,他才肯出来聊上一聊。老陈和朱修有共同语言。他们都是在大公司里呆着的人,聊工作还不如说是在聊各种人事关系,什么两个领导不合受了夹板气怎么办,今年还有没有机会升职,怎么升,要不要站队……我听得头大。我要插上一嘴,两人都会一起讽刺我:太幼稚!我只能和小宝玩。

  朱修不时有电话进来,挂了电话她也显得无奈:“公司要求我们营销部门一天二十四小时开机,拿了人钱,就卖给了公司,从无休息时间。”

  也不都是工作,最后一个电话却是约她打麻将的,老陈不屑:“打麻将多浪费时间。”

  “时间不浪费它也是会溜掉,我每天卖命工作是为了什么?孩子渐渐长大,我的空余时间越来越多,一上牌桌时间过得飞快。”

  “没事多读读书……”

  老陈话没说完,就被朱修一顿抢白:“你没事教训你媳妇就行了,别来教训我,她都快成书呆子了,干嘛还要拉上我,书书书,打庥将最烦谁提输。”

  我怪叫:“我哪里象书呆子?我看书是因为没人找我玩,你们现在打麻将都不找我。”

  “她们都不欢迎你,你拿着一张牌能看半天,大家等得都瞌睡,时间最值钱。”

  “你们不陪我练,我怎么长进?再说如果我打得好,你们怎么赢钱?反正都是钱。”

  “别人输钱,我乐不得,但是你输我就受不了,比我输钱还心疼,你还是老老实实看你的书,对着你的电脑做图吧。或是喝喝酒,象今天这样,没事滑个楼梯,有益身体。”

  在伶牙利齿的朱修面前,我永远不是对手。我的痛处就象她篮子里的杮子,她想挑哪个捏捏就捏捏,手到擒来。

  哄睡了小宝,送走了朱修和小龙,我对躺在床上看书的老陈说:“谢谢你哦。”

  老陈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摆摆手说:“谢什么,为了孩子,我跟小龙说了,以后每个周末都让他过来我给他洗澡。”

  再无话说。

  我胃里翻腾,一直睡不着,听着旁边老陈的呼噜,我不禁气馁。虽然床上守着一人,却觉得自己越来越孤苦,只有孩子能够给以慰籍。老陈也算是个好人,我也并无恶迹,但为何就做不到心意相通情投意合?当年选他结合,自己老大不小,热情耗尽,刻意避开投入太多情感,只愿理智冷静克观找一个可以步入婚姻的人。我们也算相互尊重相互爱护,只是这样白开水般的日子过久了,难保不令人生厌。二十一世纪的人类寿命都长了不止一二十岁,往后的几十年不知道要怎么过!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