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三丰2018-07-20 07:492,825

  回程时,原本按老三给的建议,计划从昆明出,走贵州湖南湖北,中途夜宿凤凰,但是原本还想在昆明玩两天的朱修接到电话,小龙在学校打架,同时我也接到电话,老三生病住院。我们都心急火燎无心再玩,决定连夜出发,一路不停赶回去。

  回程只用了一天一夜。朱修把我放到小区门口就赶去学校,我把行李往车上一扔,家门也没进就去了医院。

  在走廊里碰到去取药的宁宁,她大着肚子脸色憔悴:“检查结果出来了,脑垂体瘤,需要手术。”

  “良性还是恶性?”

  “不知道,要等手术完才会做病理。”

  两人相对沉默半天,我说:“我去看看老三。”

  进了病房,老三正躺在床上看书,见我进门,一脸玩世不恭:“我还没死,表情恁沉重。”

  我勉强一笑:“我知道你不会死,你是祸害嘛。”

  “玩得怎么样?有艳遇没?”

  “有,有我也不告诉你。”

  “你没撮合摄合老张和朱修?我是有这意思,两人都是单身,势均力敌……”

  “没,朱修忙得昏天黑地,一直在现场盯了几天,回来都累瘫了,说话都没力气。”

  “唉,良辰美景,辜负了我的美意。”老三直咂么嘴。

  “医生说,你这瘤应该长了很长时间了,压迫神经,眼力下降,你难道一直都没感觉吗?”

  “我以为是看电脑看手机看的,我身体这么好,谁知道会长瘤子,放心吧,我不会死,医生还说我幸运呢,我这颗瘤长得太靠下,如果我去年发现,做手术是需要开颅的,风险极大,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偏瘫,现在发现还算及时,医院上了新设备,从鼻子里打个洞进去取出来就行了,微创,现在科学昌明啊。”

  “什么时候手术?”

  “明天。”老三重又躺倒,“公司交给你了,如果我真的下不了手术台,你想干呢就接着干,如果真的干不成就关门大吉好了,别为难自个儿。”

  “你不是不会死嘛。”

  “是哦,对了,你回来了正好,荣兴的案子还得改,小张他们还是嫩点,你回去盯着去。你走吧,我妈一会儿就来了。”

  一听唐妈要来,我连忙拎包就跑。

  路上,给朱修打电话,她一接电话就哭:“小龙的同学说他没有爸爸……他气不过才动的手,呜呜呜,我不怪小龙,我也没有骂他,孩子有什么错,孩子心里有多苦,呜呜,都是我这当妈的不好,没有给他一个好的家庭,让他受这样的欺辱,我跟他老师说了,以后谁再这样欺负他,打,打残了我赔……”

  “小龙受伤没?”

  “没,就是手指头擦伤点皮,是打人打的。”

  “小龙好样的,吁,幸亏当年我让他学跆拳道,只要咱孩没受伤,其它的都是小事,下次遇到这种情况还让他不用客气,咱拿医药费就是了,他不是有个能干有钱的老妈嘛。”

  “呸,这时候了还挤兑我。”朱修破啼为笑。

  “亲爱的,你该给小龙找个爹了。”

  “不找,找了也许更惨,我看透了,人都是自私的,我不能要求别人对自己的孩子好,我自己对他好就行了,这是他的宿命,我从小父母双全,但我不也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没什么大不了的,谁心头都有缺憾,让他长大自己修复吧……”

  一进办公室便有千头万绪的事情。小张来问我:“明天要去拍片,租的设备还没有拉回来,派谁去拉?”

  “不用拉,今天在网上找好车,定好时间,让司机明天一早直接送到地方。”

  小杨过来问我:“给客户发的几个样音客户都不满意,现又找不到好的配音的老师怎么办?”

  我在一堆名片中扒拉出一张:“本地不行去北京找,这是刘老师的电话,你问他。”

  小孙也过来找我:“给翰海做的一批宣传资料,客户反馈其中一本中的文字有错误,客户很生气,要求重做。”

  “先跟客户沟通,如果不行,就重做。你去追下是谁的责任。”

  “是,是我的责任,客户要得急了,我把稿子发过去确认,客户估计没有细审,我也没让对方签字就下单了,现在出了问题,客户都推到咱这边。”

  “你和小静下班后不要走,再把流程通一下,下次不要再出这样的错误。”

  我抱着头,沏了一杯浓茶,开始坐在电脑前改样片。等我抬头看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小孙和小静还在外面小声讨论,我关了电脑,拎着包出来:“讨论完了就下班,咱公司不提倡无限制加班,加了也没加班费。”

  小孙和小静一起红着脸说:“姐,对不起。”

  他们这帮小孩,不能吵不能打,一言不合就辞职,我就是心里再气,也得供着。

  我点点头,和他们一起下楼回家。

  开门一进门厅,便见门口有一双女人的高跟鞋,我打了个突,我回来没有通知老陈,他不会领女人回家了吧。我下意识地就想退门而出。这种难堪场面,我经历过不止一次已经无力应对。当年和老三在一起的时候,我去他公司找他,亲眼看见他和别的女孩在调情。我出差回来,被我撞破他领了女孩回我们租住的房子,虽然没有看到香艳动作片,但两人抱在一起跳舞的场面却是让我一度怀疑人生。所以,从此以后,我与任何男人交往,从不看他手机,从不刨根问底,从不提前不打招呼就上门给对方惊喜,包括老陈。只是,现在,这是我的家啊。

  听到门响的小宝跑过来扑进我怀里:“妈妈,妈妈回来了,今天有青青姐来找我玩。”

  餐厅里的人都站了起来,一个陌生女人,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老陈的手里还拿了只剥了一半的虾,脸色显得极不自然。他放下虾,抽了张餐巾纸擦着手问我:“不是后天才回来吗?回来也不打个电话。”

  “对不起,忘了给你打电话,朱修急着回,连夜赶的路。”我给老陈道歉,冲女人一笑,“你好。”

  “你好。”女人倒是落落大方,示意小姑娘,“青青,叫阿姨。”

  “阿姨好。”

  “你好青青。”我努力展露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是……我之前的同事,来家里坐坐,你没打电话,我也没做你的饭。”

  “我在办公室吃了一包饼干,不饿,你们吃,不用管我。”

  “大家的汤都还没有喝,我分出来一碗给你。”女人要起身给我拿碗。

  “不用不用,我跑了一天,太累了,就想先洗个澡,你们吃,你们吃。”

  老陈看女人的眼光令我说不出的恐惧,几乎眼冒金星。我的出现显得非常不合时宜,空气里尽是尴尬,好象我是个多余的人。我快速脱鞋,想尽快逃进卫生间去。收拾东西进卧室的间隙,眼睛的余光看到老陈剥的虾放进了女人的碗里。我的心,瞬间沉进黑洞。

  我洗完澡出来,几个人已经吃完饭。女人帮老陈收拾了碗筷,就拉着小女孩要告辞。小宝拉着青青的手依依不舍:“姐姐,下次再来找我玩。”

  还别说,小宝和青青都有一双细长的眼睛,怪不得他们那么投缘、

  寒喧半天,客人下楼而去,我关上门,几乎象溺水一般地抱住了小宝。他可爱的小脸蛋,他可爱的小酒窝,为了他,钢牙咬碎也要咽进肚子里。

  小宝在我怀里腻歪,老陈催着他洗澡上床睡觉,他迟迟不肯动身,我也不撒手。我发现,不是小宝离不开我,而是我不能没有小宝。他就是我的瑰宝啊。

  哄睡了小宝,我躺到床上,不等若有所思的老陈开口,我摆手:“别和我说话,我累,开了一天一夜的车,我的眼早已都睁不开了,我要睡觉,明天老三要做手术,公司忙得不可开交,要命……”

  说完,立刻睡死过去。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