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三丰2018-07-21 11:193,550

  我到了医院,进病房扑了个空,问护士站的护士,说是病人已经去做手术。

  我跑去手术室,门口或坐或站一堆人。唐妈唐爸,宁宁,还有高凡他们几个狐朋狗友。

  我冲高凡点点头,硬着头皮一步一挪地走去唐妈唐爸跟前:“你们,要不要喝水,我去买水。”多年不见,面对面前这两个老人,我曾经喊过的爸妈如今再难张口,有些认生了。

  “不用不用。”唐妈的亲呢一如往昔,她搂住我的肩,“梅梅,你最近好吗?”

  “好,挺好的。”

  “这几年没见你倒是没变呢。”

  “妈妈,你别取笑我了,老三说我早衰,比你还老呢。”

  “这小子。”唐妈笑着,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手术室,喃喃地说,“已经进去两个多小时了,还不出来。”

  我也望向手术室。手术室的门紧闭着,宁宁站在门口,抚着肚子一脸的沉重和彷徨。

  唐妈死死盯着手术室慢慢红了眼:“我这后半生,就没安安生生过过几年平静日子,总有这样那样的事,眼看着孙子就要出生了,儿子却躺进医院……”

  “没事的妈妈,我问过医生了,这个瘤取出来就没事了,现在医学发达,这都不是什么大病,你忘了那次,老三犯阑尾炎,疼得哭爹喊娘的,说是活不成了,割掉一段肠子,马上就活蹦乱跳着下床了……”

  “老伴啊,我刚才卜了一卦,卦相显示,小过,无咎。放心吧,没事,没事。”

  “爸爸,你啥时候开始学周易了?”

  “在里面的时候。”唐爸冲我眨眨眼。唐爸比当年瘦了许多,却并无颓唐之态。一双眼睛愈加充满了睿智和洞悉世事的平和。

  “那你没给宁宁看看,看她这次能生个男孩还是女孩?”我也调皮地冲他眨眨眼。

  “女孩,卦相显示……”

  “呸,别听你爸乱说,明明去做过B超,说是男孩,他就是个半仙儿,不准。”

  “明明是个坤卦,周易是门科学懂不懂。”

  “B超不科学,你算卦科学……”

  高凡也来凑热闹:“叔叔,你也给我算一卦呗,你看看我这次能提干不能。”

  “你说个字。”

  “安。”

  “这个字……这个时辰……还好,还好,你的贵人是个女的……”唐爸掐着指头,眯着眼,皱着眉,嘴里念念有词。

  手术室的门开了,有医生出来问:“谁是病人唐永道家属?”

  一群人围上来,宁宁说:“我是。”

  “手术很成功,等病人回病房,不要留这么多人,病人需要安静。”

  医生说完,身后护士推着老三出来,高凡他们一涌而上,争着帮护士推车子,竟把护士挤到了一边,护士气极而笑:“人太多了,不需要这么多人来照顾。”

  “要的,要的,我们给他精神力量。”高凡无论何时都不忘耍贫嘴。

  我一手扶着宁宁,一手扶着唐妈走在后面,在人缝里看了一眼闭着眼苍白着脸躺在那里的老三,眼泪猝不及防地流了下来。我抹一把脸:“这天真热。”

  “是啊,真热。”唐妈也轻轻地擦了擦眼睛。

  宁宁抓着我的胳膊:“姐,我这腿都是软的,孩子在肚子里乱动呢。”

  回到病房,把老三抬到病床上,乱哄哄地折腾半天,高凡他们告辞,我也跟着随他们一起走。

  出了电梯,高凡揽着我走到一边:“姐,听老三说,你很关心王墨的案子?”

  “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下个月要上庭了。”

  “会判多少年?”

  “估计三五年吧。”

  “没有什么斡旋的余地了?”

  “有,他认罪,然后找人,弄个缓刑,就可以出来。”

  “那,万一他认罪,不能缓刑……”

  高凡用看弱智的眼光看我一眼:“找对人,用对力,哪有办不成的?不过,出来公职肯定是没有了。”

  “看来从政也不是那么好干的啊,一不小心就有牢狱之灾。”

  “是啊,我们现在属于高危人群,弱势群体,难啊。”

  我嗤一声笑了:“你们拿着纳税人的钱,作威作福也够了。”

  “那是以前,现在逢年过节连个苹果都不发,不象你们,自由自在……”

  “我们自由?我们没有固定工资,不努力挣钱就要饿肚子,为了五斗米折腰,见谁都要装孙子,哪里来的自由。”

  高凡的手机响了,他一接听,正色说:“我马上到。”挂了电话,对我说,“我得赶紧走,省厅领导来视察,开会,有事再联系,走了。”

  他匆匆离去。

  我不想去办公室。我一想起只要进了办公室就要枯坐在电脑前,我就想吐。今天办公室的人都出去拍片,按理,我应该去现场看看,但我就是挪不动腿。看来,是丽江的阳光有毒,人一旦松懈就很难提升状态。也许是老三的这次生病,让我乱了方寸,我想静静。

  我坐在住院楼后面的小花园里打了一通电话,决定回家。高凡说的自由,可能也就是这点自由,不用打卡上班,不用侍候领导,想回家就回家。

  回到家想泡杯茶喝,进了厨房却又被厨房的脏乱堵了心。灶台上都是油污,洗水池里一池脏垢。也不知道这十天老陈是怎么过的。我叹口气,围了围裙打扫厨房,打扫完厨房,索性又收拾卧室,换床单,洗衣服拖地……终于能喝上一杯热茶,喘口气,又到了接小宝放学的时间。肚子咕咕叫,想想连午饭都忘了吃。

  接了小宝出来,小宝问我:“妈妈妈妈,石头和亮亮都有哥哥姐姐,为什么我没有?你给我生一个。”

  我笑:“妈妈再生,也只能给你生弟弟妹妹,你要当哥哥,再说,甜心不就是你姐姐?还有小龙哥哥,你有两个那么爱你的哥哥姐姐呢。”

  小宝歪着头想了想,高兴地跳了起来:“是哦,我比他们还多一个呢,我去找石头玩。”

  “为什么不找亮亮?”

  “他老打人,他今天打了我好几下,他说我没有哥哥。”

  小宝去找石头两人拉着手去沙坑里玩沙子,亮亮咬着手在旁边眼巴巴地看,他家的保姆拉着他走:“走,回家看电视。”

  保姆带孩子,要吃给吃,一味满足,只要不哭不闹,哄孩子利器就是电视了。程岚这次为了王墨也真是什么都不顾了。我不禁扪心自问了下,我能为了一个男人如此抛开一切吗?答案是能,那个男人只能是小宝。

  林菊清蹲下从中调和:“孩子们,大家一起玩才开心呢,我给大家一人一块巧克力好不好?”

  一听有好吃的,小宝和石头立刻与亮亮冰释前嫌,叽叽喳喳玩在了一起。

  “刚才小宝问我他为什么没有哥哥姐姐,让我给他生一个。”我和林菊清坐到了沙坑边的长椅上。

  “石头的哥哥……是个特殊儿童……”林菊清语气生涩。

  “怎么会这样,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关系,这又不是你的错,不过,如果不是老大有问题,他爸和我都是公职,也不可能生下老二,也不会认识你。”

  “是哦,这真是缘份,不过,石头他哥哥这样,上学怎么办?”

  “他上的特殊学校,他别的都没问题,生活也能自理,就是认知还象三岁的孩子,不会处理自己的情绪,有些自闭,他已经十五岁了,比我还高,这些年,为了大儿子,我和他爸没少吵架,有了石头,关系才有所缓和……我这两年看施坦纳的书,收获不小。”

  “看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恼。以前,我还羡慕你,羡慕程岚,羡慕你们生活无忧,不用象我,天天为钱发愁。”

  “我们还羡慕你呢,想去哪去哪,无牵无挂,自由自在……象你这次去云南,说走就走,一去十天,我便不行,上有公婆,下有两个孩子,老公总会拿这些原因来阻拦,他当领导当惯了,控制过程控制结果,把我也当他下属,天经地仪地认为,即使我要出去玩,也一定是要跟他一起出去才行。”

  我不禁苦笑,是啊,自由,老陈是给了我自由,没有爱才会没有控制与要求吧,爱与自由根本就是对立的。不知道是不是我要得太多。

  “最近不但不见林岚,也经常不见你来接孩子,我问了你家保姆好几回,都说你忙,我好寂寞,你忙啥呢?”

  “我辞职了。”

  “为什么要辞职?”

  “我办了一所学校。当年得知老大有问题的时候,只是一味地抱怨愤懑不知所措,后来,我认识了几个象我这种情况的妈妈后,我们就下决心要办一所学校,办一所不同以传统,以德国施坦纳的人智学为教育理念的学校,这样,象老大这样的特需儿童,都能有学可上。你看过柴静对卢安克的采访吗?其实,我也有卢安克的困惑,中国的孩子通过教育却被泯灭了一些能力,我在大学教书的这些年,总有冲动,想从幼儿教育开始做些改变,我们从去年就已经开始筹备了,光是选校址,就跑了好久,还有装修,招老师,教师培训……”

  “那石头呢?”

  “石头也可以呀,他当然是跟着我,学校收正常孩子,也收特需儿童,还有幼儿园,今年已经开始招生了。”

  “你真能干。如果老陈给小宝找的学校上不成,我就让小宝去你那上学去。”

  “欢迎是欢迎,不过,你要先认同学校的教育理念才行。”

  “你上次给我开的书单,我已经买了,还没来得及看,我今天晚上回去就看。”

  我的肚子咕咕响得更大声,林菊清扔给我一包饼干:“天天看你饿肚子,象个难民。”

  “有这么白白胖胖的难民?”我没心没肺地笑。打开包装还没等吃,孩子们哇哇叫着就跑了过来,这个也要,那个也要,分到最后,只给我剩了一点渣渣。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