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三丰2018-07-21 11:203,114

  晚上临睡前,我看着《童年的王国》,随口问老陈:“孩子上学的事情怎么样了?最近接孩子,妈妈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孩子们上小学的事情,大家都是八仙过河各显神通,有几个已经在外国语小学报过名了。”

  “呃……现在有点困难,原本拍胸口答应帮忙的那个朋友,现在口风也不肯定了,谁也没想今年孩子这么多,报名这么难。”

  “塞钱啊,光说不行,得给钱啊。”

  “你以为我没给,我光请吃饭都已花了好几千了,我也急呀。”

  我闭上嘴不再说话。这个时候,给他施加压力于事无补,那就静等好了。对于我们这种无权无势的平民,逆来顺受才是安身之道。

  早上先到办公室转一圈,又去医院。

  老三苍白着脸斜躺在床上,唐妈正坐在床边给他削苹果。平时总染得乌黑的头发长出了灰白的发脚,一下子苍老十岁。

  “梅,来来,吃苹果。”唐妈招呼我,把削好的苹果硬塞到我手里。

  “嗯嗯,好,妈妈,你累不累?累了你回去休息,我看着。”

  “就是,妈,你走吧,你先回去,我爸自己在家我不放心,宁宁说她下午就过来了。”老三在病床嗡嗡地说。

  “也行,这家里一个病号,一个孕妇,宁宁说她腿肿得走不成路,你让她这次就搬到我们那边吧,你出了院也过去,也好我照顾。”

  唐妈收拾了东西,交待我半天,匆匆出门。我送了唐妈回来,坐到床边,啃着苹果问老三:“你吃苹果不吃。”

  “不吃。”

  “你喝水不喝。”

  “不喝。”

  “那你……”

  “我什么都不想吃,头涨涨地疼,你陪我坐着就行,柜子里有酸奶,有蛋糕,有香蕉,你去拿来吃。”

  我听话,把东西一样拿来一点,就坐在他面前吃,他看着。

  这样的日子以前也有过,但那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了。久到我们已经将感情沉淀,沉淀成波澜不兴又默契十足的亲情。没有相互伤害与指责,只有象今日这样的需要就在身边的陪伴。

  “梅梅。”

  “嗯。”

  “说实话,这次我挺怕的,我第一次感到害怕,怕死……父母老了,父亲一身病,孩子还没出生……如果这次我真的有事情,你要帮我照顾父母、宁宁,还有孩子。”

  “你放心吧,你要真死了,我会照顾他们的。”

  “嗨,你真的盼我死啊。”

  我笑出了眼泪:“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死啊,我已经查了资料,你这种瘤绝大多数都是良性的,所以,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还说领着我致富呢,但是你看,我比以前更累,却比以前更穷。”

  “是我不好,是我没有能力,我不能给你好的生活,我哥说让我照顾你,可是你看,都是你在照顾我,以前是,现在也是。”

  “你别那么肉麻好不好,四十多的人了。”

  “临做手术那天晚上一夜都没睡,我可想给你打个电话。”

  “干嘛,托孤?”

  “不是,我是想说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以前有心结,总觉得你不爱我,总想找点事情刺激刺激你,是我太幼稚,伤了你的心,我是最近几年才想明白……”

  “算了算了,你是干嘛呀,现在我们各有各的家,各有各的孩子,挺好,咱俩就当亲人最好。”

  “你知道么,这辈子除了父母,你就是我最信任的人了,只有在你身边,我才觉得安全,你觉得可笑吧,我一个大男人……”

  “我知道,我知道,看来脑子真的坏掉了,竟然换风格改文艺路线了,我吃苹果都没倒牙,你几句话让我酸倒牙了。”

  “你呀,就是这德性,一说正经的就认怂,你是不是就习惯我挤兑你?”

  “是的么,我是受虐狂行了吧。”

  “以前一直不想要孩子,总觉得孩子是个累赘,但是你看,自听说宁宁怀孕,老爸和老妈都有了盼头,精神头也比以前好了呢。”

  “当然,有孩子才有希望。”

  “孩子出生,你当他干妈,我已经跟宁宁说过了,她同意了,我妈也同意。”

  “喂,你们同意了,问过我意见没?”

  “这不是跟你说的嘛,我不管,你必须同意,孩子满月,我会抱着孩子备上四色礼上门认亲的。”

  “哗,这一下,我就有三个儿子了,小龙、小宝,小小宝。“

  “小龙……”老三若有所思,“梅梅,小龙快过生日了吧。”

  “嗯,是哦,你不说我差一点忘了,这生日礼物我还没想好买什么呢。”

  “给他买个赛车吧,我出钱,你送。”

  “是个好主意,你说的哦,一辆差不多的车子要两千左右。”

  “嗯,一定要买头盔,护肘,要买全套,孩子不晓得轻重,你一定要给孩子说安全的重要性。”

  订的病号餐送了过来,我给他盛好,他却不动,象孩子一样撒娇:“我头疼,你喂我。”

  我给他下巴上垫了张餐巾纸,拿起勺子,一勺一勺地喂他,吃了几口他就摇头。我只得把床放平,让他睡觉。他睡着了也皱着眉,看来他是真的不好受。

  看着他略显浮肿的脸,我叹息一声,拿起本书,没看两眼就趴在他床边很快也眯着。直到宁宁来,把我拍醒。

  我一醒就一机灵:“呀,我怎么睡着了,该换药了。”

  “我已经叫过护士了。”宁宁轻轻地笑,“他这会儿倒是睡得香,他早上还嚷嚷着头疼,睡不着。”

  老三抱着头呻吟,我和宁宁吓得赶紧闭嘴。我拎起包,指指门外,她点头,我掂着脚轻轻开门离开。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老三的电话追了过来:“看微信,我给你发了个地址和电话,你现在就过去,老方介绍的,你找傅总。”

  “好的,你安心养病。”

  我停车,看了老三发的地址,调转车头。

  在等电梯的功夫,我上网搜了下所要去的公司信息,是个集团公司,集团下属好几家分公司,涵盖房地产、医院、学校……这只是他们的一个分公司。一出电梯,就是公司气派的前台,办公区占了整整一层楼。

  前台的小姑娘一脸职业的微笑,把我领进会客室。

  傅总进门的一瞬间,我突然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西斜的阳光将他晕出一个模糊的光影,看不清表情的脸只有一口森森白牙微笑着说声你好冲我出伸手来。他太象一个人,身形象,姿势象,甚至连他略带沉郁的眼神。我掩饰着慌乱坐下,打翻了茶杯,茶水流了一地,我前所未有地失态。

  他坐下与我寒喧:“方总向我推荐你们公司,说是你们很专业,这些年一直合作得很好。”

  他的笑象阳光一样温暖,目光睿智温和,鬓角的白发不但不令他显得苍老,反而更令他有一种成熟智慧的魅力。我看着他,目不转睛,只顾点头。

  他略显诧异地看了我一秒钟,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很傻很变态,红了脸,他手上震动的手机打破了尴尬。他波澜不兴地冲我点点头,转头叫来他的秘书过来:“我还有事,剩下的你和小王谈。”说着接通了电话出了会客室。

  “是这样,我们新收购了两家医院,需要你们为我们服务的项目都在这里,你看下。”小王把资料交给我,拉回我了我的视线,细细地给我介绍了半天,“你回去准备方案,招标会在下个月五号,我们这次招标的有五家单位。”

  “好的,好的。”我微笑点头,把资料大略翻了翻,又问了他几个问题,站起身,“那就这样说吧。”

  “好的,好的,您辛苦了。”

  我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用很熟捻的语气问小王:“傅总在哪个办公室,我去和他道个别。”

  “他马上有个会……”他说了一半,看到我故作复杂的微笑,有些搞不清况,连忙指了指:“这边。”

  我走进半开的总经理办公室,敲敲门:“傅总。”

  “你好你好,小王和你交待过了吧。”挂了电话的傅总站起身。

  “是的,我就和您说一声,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走了。”

  “好的,有什么问题咱们再联系。”

  “傅总,方便给我一张您的名片吗?”

  他一边说好的,一边从桌上拿了一张名片递给我,我郑重地接过,告辞出门。

  在电梯里我把手里汗湿的名片展开,我记下名字:傅书仁。

  西下的夕阳,暮光云集。我仰起脸,时间和空间交错如旋涡。

  楼侧一株樱花开得正艳,在微风中花瓣如落雨般飘落。迟钝如我,春天已经悄无声息地来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