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三丰2018-08-08 09:332,736

  电脑崩溃。

  上门维修的小伙子鼓捣半天,告诉我不幸的消息,硬盘坏了。科技发展到今天,硬盘竟然会坏!都是奸商,奸商!我连哭的时间都没有,立刻让小孙带上硬盘去科技市场修复。小孙下午打来电话,硬盘修复不了,数据全部丢失。

  该死的老三,年前都跟他说要换电脑,他为了省钱,硬撑,这下撑出事情。之前的资料丢失也就算了,我一个星期的活都白干了。骂归骂,想想病床上的他,只得打钱给小孙,让他现装台新电脑拉回来。

  这一次,这没有象平时只梳理思路,具体的工作交给小张他们。我事必恭亲。我已经暗暗发誓,我必须拿到这个单子。必须。

  小时候老是跟着喊口号打倒万恶的资本家。而如今自己当上老板,才知道每个人都活得不易。只要有紧急案子,员工不加班我加,员工休周末我不休,这次五一的三天假期,老陈带小宝回老家,我索性拿上牙刷住进了办公室,白天一壶浓茶一碗泡面,夜里累了就躺沙发上眠一眠,熬成了鬼。

  关于报价,我怕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抱着电脑跑去已经出院的老三家里,两人关起门来商量了许久。我为了想中标,几乎报的是最低价,老三坚决不同意,他坚持知识和创意是无价的,报价太低显得公司没有实力。不但是报价,关于方案,老三的想法更多,这个有问题,那个侧重点不够。不论我多想发火,我仍是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想到平时,我只需做他的副手,躲在他身后打下手准备资料即可,这次我却要独自上台打主力,我就神经紧张,连唐妈特意为我包的我最爱的饺子也顾不得吃,一阵风地又回了公司。

  傅总并没有参加招标会。可能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件他不用过于关注的小事情。参于接待的小王说,这次主要参会的有两个副总,办公室的几个人,还有几个销售主管,我不知是失望还是轻松。

  我几乎是直着腿僵着脸从演示台上走下去的。

  第三天,老三打电话来:“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好的。”我几乎想都没想。

  “中标了。”

  “坏的呢。”

  “咱和另一家公司同时中标。”

  竟然会有这种戏剧性的结局。虽然业务生生被分走了一半,但我的目的达到了。我长出一口气,几乎哽咽。那头老三仍喋喋不休,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最后带着鼻音说:“我不行,没你我不行,我很累,你现在头还疼吗?你什么时候能好?你啥时候才能来上班?”

  “别沮丧啊,虽然只中了一半的标,你已经做得够好,我问了,他们办公室的人一致认为咱们的方案最好,另一家公司横插一杠,是有上面的领导打招呼,这才硬分了一半……他们已经说了,只要这次咱们做好,接下来还有项目……”

  我挂了电话,老三又打过来:“我想明天晚上请老方吃饭,看看能不能把傅总约出来,你去订个酒店,订好地址发给我。”

  “你不能喝酒,别……”

  老三打断我:“不是有你嘛。”

  “我不喝,我是淑女。”一听让我喝酒,我急了。

  老三被我的态度吓了一跳:“你得替我照应场面。”

  “我不!我要给傅总留个好印象。”

  “你——,好,好,不让淑女喝酒,我找高凡。”我听到他在电话里仍小声嘟囔,“什么时候变淑女了……”

  我突然在电脑前如坐针毡。

  一直图省事扎成个发髻的头发要不要做个发型?已经好久没有买过新装,明天穿什么?整天对着电脑的脸毛孔粗大油光闪闪,要不要买包面膜敷敷?

  我拿上包,出办公室,开车去找晓晨。

  晓晨的服装柜台在商场的三楼,接到我电话的她已经选好了几套衣服等我。我一句废话也顾不得说,上身试了试,立马说:“都包起来。”她的眼光一流,品味高尚不俗,我相信她。她卖的衣服都在四位数以上,我平时挑剔皆因钱袋,今天这钱要不花我会得心梗。

  “发财了,今天这么豪爽。”晓晨有些呆,大张着嘴,也忘了算账,她完全不适应我今天的风格。

  “走,上五楼陪我去做头发。”拉了她就走,“账单你明天发给我,我转账给你,我一会儿还要接小宝,没时间了。”

  “自从开了你那个微型公司,搞得比主席还忙,约个饭也约不成,这今天话还没正经说一句呢,就说没时间了。”她不情愿地拎起包。

  “一会做头发的时候再说,我给你八卦几个新闻。”

  一听有八卦,她穿着高跟鞋的脚一溜小跑追上我,象打了鸡血:“谁?朱修?她是不是找到男朋友了?我前两天去医院给我妈检查身体,见她和一男的,那男的好象有病,她趴在那男的胸前哭耶,我吓得没敢上去打招呼,怕坏了她的好事。”

  “有这事?”我猛地停住脚步。

  晓晨没刹住,撞在我身上,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扎地上,我眼疾手快,一把拉住。

  “我跟你说,你在我这儿买的衣服我可从没挣你钱,你这样害我?”晓晨窘得泪都出来了。

  “我知道,我知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害你,我只是太吃惊了。”

  “呸,我不信,道歉要有诚意,请我吃顿饭压惊。”

  “好,好,我给老陈打电话,让他接小宝,咱们做完头发请你吃饭。”

  又轮到晓晨嫌我走得慢:“你快点呀,旁边那家火锅店晚了就要排队的。”

  理发店的小帅哥拨拉着我的脑袋令我昏昏欲睡,迷迷糊糊间,听到晓晨在打电话:“朱修,你在哪儿……我和小梅在一起呢,晚上一起吃饭……火锅啊,来嘛……那算了……好,下次再说吧,拜拜。”

  我问晓晨:“你认识老三不?”

  “你前男友?只闻其名,未见其面,老是阴差阳错,后来你们一直在外地,总没见成,听朱修说你现在搞的这个公司是和他合伙?”

  “嗯,哦……”

  “朱修说她有事不来,不知道叶子有空没?”

  “估计不行,她晚上一般要给孩子做饭,不会出来。”

  “真怀念咱们年轻的时候,一起逛街,一起溜冰,一起泡吧……”

  我顶着一头卷毛出了理发店,和晓晨又拐进火锅店。看着一锅红汤,对面晓晨举案大嚼,我却暗暗纠结,吃火锅会胖,我吃还是不吃,胖了明天不好看,只吃一顿就会胖吗?就是胖也不会明天就看得出来吧……吃。

  吃到一半,程岚打来电话。

  “出来了,出来了,他出来了。”她在电话那头又哭又笑,我莫名其妙。

  “咋了这是?谁出来了?”

  “我的阿蓝出来了,他放出来了,我太高兴了,我明天请你吃饭喝酒庆祝。”

  “哦哦,好好,哎哎,不行,我明天有事,估计不行,后天,呀,后天也不行,下个星期,下个星期比较闲,下星期约。”

  “好,下个星期,我死等。”

  看对面的晓晨一脸八卦心地瞪着我,我咳嗽一声,问她:“有一个女人,爱了一个男人二十多年,很爱很爱那种,当年因为父母反对,她嫁给了别人,为此,她内疚了一辈子,总觉是她负了他,后来当她听说这个男人给领导背黑锅被拘捕后,四方托人,花了几十万,光苹果手机买了十几部,见人就送,在她的努力下,这个男人被判了缓刑释放,换作是你,你会这样做吗?”

  “不会!”晓晨笑眯眯地吃了个小番茄,很干脆地回答我。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