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三丰2018-07-23 09:242,538

  那年的除夕夜,我是在车上和大唐一起度过的。

  漫天的雪,零落的鞭炮声,寒冷却又温暖。我有如在天堂。

  第二天醒来的大唐抱愧而去。他对我说对不起,我说没关系。没有了黑夜的遮掩,我无法再勇敢地说爱他。我微笑着看着他象做错事的孩子逃跑一样的背影,我黯然转身,走向一片苍茫。

  昨夜是一场梦,美梦。是梦,总要醒来。

  我愈发不愿出门,死宅在家。

  初五老三从云南回来。他一回来就来找我,我们去看电影。在黑暗的影院,他把我的手拉过去,摊开。我只觉手指一凉,一枚细细的戒指戴在了手指上。

  他趴在我耳边笑嘻嘻地说:“我在云南的一个小镇上买的,我没有钱,只能给你买个银的,等我有了钱,给你买黄金三件。”

  我慌乱地抽出手,把戒指摘下来,塞给他:“我不要。”

  老三的脸变了,声音冷硬如铁:“嫌小?”

  “不是。”

  “你在你们学校找男朋友了?”

  “没有。”

  “你不喜欢我?”

  我无法回答他,我只有沉默。屏幕上,张国荣扮演的虞姬戏服凌乱,空洞哀伤的眼神在放大,我流下泪来。

  捂着脸哭了许久,抬头,身边已空无一人。

  我以为,从此老三再不会理我。谁知道他第二天一早就又来找我,怀里捂着一个烤红薯,一见我就塞给我:“你吃,你吃。”

  姐姐姐夫也在家,看到我俩的样子,姐姐就笑我:“你俩小时候在一起玩,三儿就总是会拿些好吃的来找你,也是这样说‘你吃,你吃’。梅梅,小心三儿老这样喂你,以后吃成个大胖子。”

  一提前事,我又恼了,把红薯往桌上一扔,扭身进了卧室。老三追进来,站在门口说:“昨天是我态度不好,对不起。”

  “没关系,我又不是认识你一天了。”不让别人提,我自己又提。我是跟他撕扯不开了。

  “高凡今天休班,约着去打牌,咱们一起去吧。”看我低头不语,过来扯我衣服,“去嘛,咱俩一伙,高凡和小超一伙,输了让他们请咱吃夜市。”

  我重又高兴了。我和老三从开始会玩这个游戏就入了迷。以前过年,我们最喜欢的就是找几个人打双升,我们曾有不眠不休玩过一天一夜的纪录。今年他不在家,我过得冷清。

  出了门,老三跨上他的自行车,潇洒地一甩头:“走,我带你。”

  我跳上车,犹豫了一下,扶住了他的腰。他故意把车骑得歪歪扭扭,一边卖力地蹬,一边开心地放开他的破锣嗓唱:“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噢噢噢,你何时跟我走,噢噢噢,你何时跟我走……”

  到高凡家,他妈给我们开了门便出去了,他还仍在被窝里酣睡。老三把他弄醒,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嘟囔:“我连值了三天班了,一早就打电话,说要打牌,唉,你们这些当学生的,哪知道我们上班的累……”

  “拉倒吧你,别磨叽。”小超带着他女朋友平平也进了门。

  “你们都有女朋友了,就我还孤家寡人啊,大过年的,来家给我添堵,唉。”高凡一边叹气,一边去刷牙。

  “你别乱说啊,我和三儿和你都只是朋友。”我拿东西扔高凡,让他闭嘴。

  老三瞬间脸黑如墨,从兜里摸出烟来。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你管。”老三拧着眉毛点上了烟,放肆地喷出一口烟雾,呛得我直咳。

  我心虚,没有象往常那样接着和他斗嘴。幸亏有小超帮我解围,他把桌椅拉开,一边坐下洗牌,一边招呼大家快入座。

  我和老三的默契好象与生俱来,他手里有啥没啥,该出什么牌,我一猜便知。是的,我纯属瞎猜。我不聪明不会算牌,又不会看对伙的暗号,和别人搭伙总是输得多赢得少,但和老三一伙,便战无不胜,所向披靡。

  我和老三只打不说话,高凡和小超你来我往唇枪舌战互相拆台,不停地听见他俩怪叫。

  “你会不会打,你没看到我手里有黑桃,还出黑桃。”

  “小梅出方片,你该杀掉,你怎么不杀,留着主牌生仔儿?”

  “你应该一直调主,你出副牌打乱我的战术懂不懂。”

  “你能双扣你为啥先出对儿?能升级升不了,猪啊。”

  当着女朋友的面,小超脸上挂不住,输急了眼摔了牌:“不行,你俩不能一伙,重新分班。要不就不打了。”

  “不打就不打了。”老三意兴阑珊地把手里的牌也扔了。

  “你们怎么回事,你们把我从被窝里拽起来,我来劲了,你们说不打了。”

  “我饿了,梅梅,你去做饭。”老三不敢指挥平平,只会指挥我,我乖乖听话进了厨房。他今天心情阴晴不定,和他对着干肯定吃瘪。

  只听外面老三的声音有所缓和:“咱仨斗地主,来钱的,一张牌一块。”

  “好好,我把你俩内裤都赢过来。”

  因为过年,冰箱里塞满东西,我拿出肉和白菜豆腐,做了个大烩菜,几个人一人一碗猪一样吃。一边吃,小超不忘夸我:“小梅这手艺真不错,味道够香,还不油腻,平平,你也跟着学学。”

  “我不学,要学你学,我要你做饭给我吃。”

  老三却不领情:“也不放点粉条,白菜太少了。”

  “你们几个够了啊,吃我的喝我的赢我的钱,这就算了,还不停地秀恩爱……”高凡嘴里含着饭,因为激动,饭渣乱喷。

  吃完饭平平洗碗,我们四个接着打。直打到灯火初上,我们一行人才打闹着出门去吃夜市。

  在夜市摊上遇到大唐,我一点也不奇怪。我有预感,我们会在人多的时候见上一面,用我们不在意的态度为那一夜做一个了断。我知道他爱姐姐,他知道我和老三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非同一般,他爱谁都不可能爱我。

  大唐和姐姐比我和老三大十岁,除了在家平时在外面很少有交集,老三和高凡只过去叫了声哥,便回来继续喝酒。我坐着没动,装作和平平聊天没心没肺地笑。明明胸口很疼,却心如止水。那个人不爱我,他不爱我。

  我们从此可能比路人更象路人。

  我觉得老三是故意喝醉的。喝醉酒的他不顾阻拦,一定要把我送到家,高凡一副心很累随便你们的态度。把我送到楼洞口,他就吐了。我无奈,架着他又把他送到他家巷子口。风很大,吹得我们东倒西歪,我出了一身的汗。他把全身的力量都放到我身上了,叫他进去他不进,借着酒意,用力揽着我,不容我推开,大着舌头反复说:“梅梅,你不能喜欢别人,你只能喜欢我,你今天伤着我心了,我不开心,我向你保证,等我工作挣钱,咱们就结婚,不是说好的嘛,从出生就说好的,大家都知道你是我媳妇儿,我不会变,到死都不会变,你也不能变……”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