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昙花一现的故事
宫大夫2019-10-05 10:401,124

  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宋玉《楚辞·九辩》

  又到了气温降低的时节,在这个季节迎着夕阳,才真正感受到岁月的流逝。

  近几年不知为何添了悲秋的毛病,一到秋风瑟瑟就觉得心头闷闷的,好在清凉中能让脑子冷静下来。

  大概同样是这样的时节,有两个男孩在兴隆寺的山门前,大一点的给另一位讲昙花一现的故事。

  起初是与泽晨谈论韦陀,寺庙中韦陀不似金刚,一般是独立于墙的后面。很多人不认识他。

  据说韦陀还是小沙弥的时候与昙花仙子交好,后来侍奉佛祖两人就分开了。昙花仙子为了让韦陀重新想起自己,在韦陀清晨为佛祖采摘露水的时候绽放自己,在韦陀到来的一刹那化作最美丽的花。

  昙花一现后,昙花的美丽就不再存在,而韦陀却没有任何触动。

  一般的说法是昙花仙子为了爱情,最后结局是韦陀没有想起昙花仙子。

  这固然是个悲剧,但那时的我并没遇到过爱情,也没曾想过会有爱情,这一层自然与白蛇传、天仙配啥的没什么差别。

  再就是美好的事物转瞬即逝这一层,“一切都会过去”的悲哀哪个年龄都能体会到。比如好不容易争取等到了夕阳,而夕阳却不等自己就匆匆下山。自己追求的任何东西,可悲的不是求而不得,可悲的是得到了总会失去。

  但真正另我热目的,反而是自己讲出这个故事后的一个恍然。韦陀真的不认识昙花了吗?

  我对花仙就是女人的说法不屑一顾,当然也无所谓爱情,但韦陀和昙花曾经有过真感情的这个设定我觉得是可以保留的。总有一个人你会觉得可以相伴一生,总有一个人你会对他毫无保留。

  而随着岁月的流逝,曾经的美好只幻化为一个个幼稚。

  韦陀其实什么都记得,记得过往的点滴,记得与昙花在一起的每一寸庆幸,记得与昙花在一起时对未来的每一个憧憬。

  而如今,他已经不是那个懵懂的小沙弥了。他的心中纵使昙花没有消失,但比起世上的万物,昙花也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与其他他同样知道的一草一木,无异。

  昙花在那一瞬间把最好的自己给了韦陀,而韦陀早已看遍天下,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任何一丝触动。这才是这个故事真正的悲剧所在。

  不是美好的东西不再了,而是当下的自己已经不以曾经的美好为美好了。

  小时候想长大后挣钱去买的东西,真到了能买得起的时候,却发现早已不喜欢了。

  过往的人难道不是这样吗?每个人想要的东西不同,总有分道扬镳的时候,真到那时,无论如何的海誓山盟都比不过,那似对昙花一现无动于衷的,隔阂。

  人,以群,分。

  王小波说:“我以为,见到一种差别,就以为这里有优劣之分。这是一种市侩心理。”

  说得好。很多不同本没有高下,但总有好恶,总有想要与不想要。

  若真的回去童年,再去经历那铸成如今自己的点滴,还会有那时的欣喜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辰词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辰词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