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评论三
处男刀的诗意2018-08-08 09:281,896

  【一粒尘埃的诗与海】

  -------写给密码的诗集的序

  文/朱锋(随风飞)

  有人这样评价诗歌密码(杨力),说他是一个天生的诗人,我觉得还不够贴切。我认为他是一个纯粹的,用生命书写的灵魂诗人。就他本人来说,写诗更像是一粒尘埃“在未知处/徘徊”(【一粒尘埃】)而欲尽其穷。这让他的诗歌,有别于当下众多诗人,显得卓尔不群。并因此将确立他在整个诗歌史上的位置。

  曾有人将他定位为“乡土诗人”或者“滩涂诗人”。大意是他的诗散发着浓郁的泥土与海的气息。这其实是基于文字与诗歌语言的表象化理解。如果我们能够撬开文字的浮冰,进入诗歌的深层意识区间。如果我们能在诗人生命特怔体上,像触摸植物的根系那样,触摸他的血脉与根源。像一把牛角梳子顺着诗人的童年,一路梳理过来。那么,诗歌的骨骼和内在的肌理将站向人性的高度,呈现一座小宇宙。就像他将自己比喻成“那枚贝壳 /生命在爱人的岸边睡着”。一幕幕泼向心灵的现实巨浪,让诗人咬着疼痛在那片滩涂上,一点点成长起来。他所见的“一只鸟来了/又一只鸟来了/围观/一群鱼虾/在海面纷争/落水的尸体”(【我的海】),最终用诗人独特的语言,进行内在的修复,开始“制止眼里的那只海鸥 / 在伤感的海面鸣叫”(【我的海】)。并以广度的悲悯之手将创伤一一抚平。于是“让那种痛/沉入海底/幸福就会浮出海面”。

  值得一提的是,密码的诗歌就像根植于土地的植物,已成为与万物融通的有机的整体。每一首诗,都是那样的浑然天成。意象好比根系的触须,充分地汲取了大地之魂。并就此与他的识见对峙,形成强烈的张力,从而使得每一句诗既饱满又富有活力。更因为情节的戏剧化意摹,使得诗歌情境产生可触可摸的立体宏观构筑。并搭载了时空流动唯物观。在诗人想象的鹰式翅膀上,恒常地流动。可以这样说,他的想象力是被雨露润泽的广大的彩虹,或是一个充满梦幻色彩的现实的影子。他的诗歌,已经很清晰地呈现出多维无限延伸的可能。

  密码的这本诗集,整理了他近三十年来几乎所有的优秀诗歌。 分四辑,分别为组诗精选,感悟篇,情感篇和抒情篇。其中以海为主题的诗歌就占了近一半。毫不夸张地说,密码是当下中国写海的诗人中最出色的一个。而这位海的儿子,在经历了背井离乡,于寺院里渡过八年的居士生涯,并又在江南寄居了数年。当他再次回到海边时,他确信从今年开始“2011的童话/就是诗歌”(【从今年开始】)。他每一个文字都被海浪再次拍醒了。 在那无边的咸湿的母体记忆之中,他的诗歌以海的主题,高质量地呈现。于是他“以一根早就点燃的香烟/作为断指/海浪/一页又一页的翻开/不知不觉的历史”。并打算在与海的精神交流中,将人与自然的关系作一次以小见大的呈现。瞬间的不受时空束缚,无限地接近事情的真相。他锋刃的诗句对自己的裸呈带有诗人特有的意识的自觉。从“幸福/挂在树梢成无法企及的风景//让时代来检验/这样的光荣”(【遍地狼烟】)里,作者以一粒尘埃的视角,表达某一时段对幸福的理解,赤裸裸地呈现骨子里的无力感,演变至“酒点燃的目光之后/我们的心里/还有冬季吗”(【给这个冬天拿酒来】)里,对灰色调根基的动摇。在暗夜里渗入一丝光亮。接着作者开始尝试着开始“我放下手中/不安的自己”(【迎接】),“握在裤袋里的拳头/终于/在天空挤出几丝笑容/踏灭那个/让世界讨厌的烟头”(【迎接】)。 于是作者尝试离开一段不堪的往事,将自己的身影裹进烟雨江南。他将这一次跨越称为“江南/是我的生存的开始”(【江南】)。并称之为第二故乡:“住久了江南/我就成为江南的一丘泥土”(【江南】)。由此可见,江南内在的人文气息与历史的厚重,也在很大的层面上对其诗歌产生了影响。使其诗句“空灵而高远”。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他募了三座寺院挂单七年的居士生涯,因为对佛学的深入修持,而令他的诗歌,具有一种纯正的禅味。使得他的诗歌,更像飘在尘世上的天籁之音。这也让他站在了一个新的高度“不可多说的双手/忘却/生活的左右/于一声佛号中/清醒而又迷茫”(【初处 菩提】)。

  诗集里的一首一首诗,虽然是割裂的,却又存在着内在的隐性的联系。就像钢琴曲的组乐一样。如果我们眺望它。我们会因此捕获这藏身于语言背后的韵律的美妙。以及一曲时代的及跳出时代的基于人生,哲学,道等,诸多不可言说的子球搭配而成的母体。正如他自己所讲:“站久了/海水/就漫过我的心窝/岛是一个人的背影/头顶/落满海鸟/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可以肯定那些千言万语/有人一靠近。”是啊,诗歌在靠近。而读者靠近这本诗集,相当于靠近另一颗炽热的心灵,自然的“海鸟”。

  随风飞:(朱峰)

  【江南诗社】诗歌总编

继续阅读:著名作家评论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杨力现代诗歌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