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评论一
处男刀的诗意2018-07-19 09:54972

  《今夜,我听到海的声音》

  @ 张文宝

  朋友把诗人杨力的诗集《我的海》的样稿发到我的电脑,嘱我作序,并告诉我,作者写诗近三十年,这是他的第一本诗集。

  三十年,我分明看见一个青春的黑发少年如今鬓边星星也。出乎我的意表,看到他影像并未见到太重的岁月的印记与颓唐,只是眉宇间有掩饰不去的忧郁与沧桑。杨力应该算是第三代诗人,这三十年來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同时俱来的是人的精神的浮躁与荒芜,许多在当时暴得大名的诗人都匿而无形或者灵气俱失;有的随经济大潮中的泥沙俱下,有的霸一方山头拜将封候。然而杨力就象麦田里孤独且执拗的守望者,诗歌就象他深愛的独子,开始了三十年的守望。他在组诗《守望》中这样写到

  我把自己 埋在这冬天的尽头

  隔壁的春天 在相距破土的水分里

  准备好颜色 扳开粗糙的手指

  种籽和想说的那些话 挂在笑容中 萌芽……

  在诗人寂寞诗歌式微的日子里,诗人发出一个声音,宣告着自己的坚守。

  好象飘泊注定是诗人的宿命,两千年來概莫能外,诗人杨力在这期间足迹走过大江南北长城塞外,长达十几年的精神自我流放,甚至有食粥三月煮字疗饥的经历,但是他身背诗囊虽九死犹未悔。在他的诗中忠实地记录了这一切。

  可以这样说,作者的这些历程正是一个时代的背影,在他的诗中总能听到时代的回声。

  读杨力的诗歌你会发现,他的诗歌就是与最优秀的诗人相比也不逊色。你会发现一个诗人真实的人生之旅,被放逐的游子寻找精神家园的执着与渴意。经验与超验、现实精神与理性的烛照,既有古典意味也有现代性格。如空谷足音,踏着文字而来。这些年的锲而不舍让他的诗歌呈现了多样性,恰到好处的意象以及对语言的挥洒自如的割裂、变形,让诗歌做到了有控制的抒情以及深入事物内部的品格。

  我毫不夸张的说,诗人杨力《我的海》是一座诗歌的“丰碑”,但是这丰碑却不仅仅属于诗者本人。

  诗人杨力出生在连云港黄海边的一个小渔村,少小多异病,状如痴傻。一僧人见曰,其童失魂。直到与诗结缘才与常人无异。近来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对海的表达上,他说,他不止一次在梦里听到了海的召唤,恍如招魂……

  今夜,我在他的诗歌中听到一片海声,看见鲜活的意象乘帆至窗下。陶陶然不知东方之既白。

  是为序。

  2014年1月14日

  张文宝 :江苏作家协会副主席

  连云港作家协会主席

继续阅读:著名作家评论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杨力现代诗歌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