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盗墓球球Fireman2018-07-18 16:364,558

  過了小半個時辰,城西再次傳來馬蹄聲,卻是慢慢的。祗見剛才策馬揚鞭的捕快們都下了馬,牽著馬兒垂頭喪氣的踱著步回來,顯然剛才們所追捕的人已經脫網。

  捕快頭兒沉著臉,一雙濃眉緊緊皺著,似在沉思。

  街上剛再次熱鬧的氣氛又一下子走得不知去向。

  當捕快們走到怡紅院大門前的時後,長街的另一端快步走來了另一個捕快。這捕快走到那捕快頭兒身前停下來,低聲在捕快頭兒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那捕快頭兒點了點頭,準備帶領手下回府的時後,忽聽怡紅院內傳出了一陣豪邁的笑聲,叫道:「怎麼十三爺路過敝號,也不進來喝杯水酒呀!」祗見一個健身型,身穿著淺藍色的錦袍,臉上長著短髯、四十餘歲漢子,滿臉笑容的從怡紅院裡走了出來,雙手輕輕抱住了捕快頭兒的雙臂。

  這個捕快頭兒叫姚傲雲,人家卻稱他作十三爺,但姚傲雲並不排行第十三。據說姚傲雲曾經在京城當過差,那時六扇門的總捕頭兒曾經為他的手下們的技藝作過考察。公門的技藝不單衹是手底下的功夫,也還包括他們的偵查技倆和處事的方法。而姚傲雲就被總捕頭兒評於第十三位,所以從此別人都尊稱他為十三爺。

  所以他也很自豪地擁有這個稱號。

  三年前當他被派到揚州城後,亦確實辦了好幾起的大案,拉了幾個出名的江洋大盜,因此姚傲雲甚得知府老爺的器重,也深得揚州城老百姓的愛戴。

  姚傲雲乾笑了一聲,說道:「多謝夏侯老闆的盛意相邀,傲雲本應奉命與夏侯老闆喝上一兩杯,祗是在下還有緊急的公事在身,必須馬上回衙覆命,也免得宋大人在府中等候。」

  那個夏侯老闆笑道:「我就是聽崑崑兒說起,你老哥剛才匆匆忙忙的策馬飛馳往西城外馳去,但轉瞬間又即趕回,不知道府衙可有甚麼大事,知府老爺可安好吧?」崑崑兒就是那個崑崙奴。

  姚傲雲肅然道:「多謝夏侯老闆關心,宋大人他沒事……」遲疑了一下,低聲道:「宋大人府裡的記帳先生陸師爺,剛才給一個黑衣人行刺,被刺中了肚腹咽喉。」心裡卻在想:「反正宋大人明天也會跟你說的,倒不防先給你說出來。」

  夏侯老闆大驚:「陸師爺可傷得重麼?」

  姚傲雲皺眉道:「剛才小蔡回報……陸師爺已然歸天了!」

  夏侯老闆驚道:「可棣住了刺客沒有?」

  姚傲雲搖頭道:「在下剛才正在追趕那個黑衣刺客,從遠處看見他掠過這條大街,向城西方向走去,可是待得我們追趕過去的時候,那刺客早已不知所蹤了。」說罷不禁垂頭喪氣。

  那夏侯老闆關心地問道:「可有線索知到刺客是誰麼?」

  姚傲雲再次搖頭道:「不知道,但此人身手不俗,而且輕功很是了得……」

  那夏侯老闆追問:「你可猜得到,是誰跟陸師爺結怨?」

  姚傲雲臉色再沉,緩緩地道:「不知道,但我相信我很快就可查到兇手是誰的。」

  夏侯老闆猜測:「會不會是陸師爺發現了刺客,可能要對宋大人不利,所以才被殺滅口?」

  姚傲雲點了點頭道:「亦有此可能。」頓了一下,道:「好了,我要回去覆命了,告辭。」說罷向夏侯老闆拱手作別。

  別了夏侯老闆,姚傲雲帶著那些手下緩步而去,他的眉頭不禁再一次皺起。

  他的話是說得漂亮,可是這兇案棘手之極,而且有幾個疑點:其一是,陸師爺平日平易近人,不會武藝,而且面面俱到,並不是容易得罪別人的人,誰會與他結怨呢?其二是,小蔡說陸師爺的死狀似是先被人挑斷四肢,再被利劍刺中胸腹咽喉而死的,好像是曾經受過嚴刑逼供的手段,究竟刺客迫問的是甚麼事?其三是,為甚麼陸師爺受逼供的時候竟沒有呼救,卻祗在胸腹咽喉中劍時慘呼才被發現?其四是,刺客殺人後,為甚麼要在大院的木柱上插上一柄匕首,而匕首的握手卻鑲著個骷髏,這種手法像極了江湖上傳說的「劍魔」慣用的技倆,難道陸師爺的死竟與「劍魔」有關?

  再者,府衙之地,雖說非守衛森嚴,但卻非可以容易自由進出的地方,刺客怎能輕易潛入,莫非「劍魔」真的到了揚州城?他來這裡究竟為了甚麼?

  想著走著,便回到了揚州府衙。知府宋大人已經返回寢室休息,祗留下一句說話:「要姚捕頭明天給我稟報詳情。」

  姚傲雲苦笑,但還是進了大院察看陸師爺的屍首。

  屍首仍然躺在前院。屍首是仰臥的,陸師爺的雙眼仍瞪著向天,像是死不瞑目。血已漸乾……咽喉的那一劍刺得很深,手法很是利落,可見刺客的劍很鋒利,動作很準很快,刺客的心也狠極。

  姚傲雲忽然發現陸師爺的一雙手……一雙強而有力的手,骨節嶙峋,卻絕非一雙文人之手,而且應該是練過外家武功的會家子的手,而且功力頗為不弱。由於姚傲雲練的是刀,所以並未很早發現這點,這時有了這點線索,事情便有了個頭緒了,也有了一個可調查的開始,姚傲雲便以這一點作為他的調查要點。

  而陸師爺被刺殺的消息很快便傳遍整個揚州城,但官府並沒有公佈他被殺的詳情,揚州城的百姓就祗好胡亂猜測。揚州城就因此而震撼了好幾天,傳說亦多得很,有些甚至稀奇古怪!可是這個煙花城市裡的老百姓,在過不了幾天後,便將這件事逐漸淡忘了,繼續他們夜夜笙歌的生活。

  姚傲雲是例外,他這幾天為了這件案忙昏了頭,卻毫無頭絮。這天,他就坐在「太白居」喝了半天悶酒,至今已近黃昏,他獨坐著二樓憑窗的一張檯,俯視長街上熙來攘往的行人。

  酒是這兒上好的竹葉青,但喝在口裡像是喝著苦水一樣,苦得有點受不了,所以他坐了老半天才喝了半斤不到。想起知府大人的臉,姚傲雲不禁長長的嘆了口氣,舉起已在手中很長時間的酒杯,一仰頭喝了個乾。

  酒味還是苦澀得很!

  姚傲雲再長長的嘆了口氣。

  這時,樓梯傳來了一陣急速的腳步聲,那個公差小蔡走了上來。小蔡走到姚傲雲身旁坐下,道:「姚大人,今早湖南府衙傳來的消息,『三英鏢局』上個月帶的一批鏢銀,被一個臉帶白色骷髏面具的黑衣人劫去了。」

  姚傲雲動容,說道:「可有傷到人命?」

  小蔡說:「沒有,祗有幾個鏢師反抗時受了點輕傷。」

  姚傲雲問道:「黑衣人的武功是那一門派的?」

  小蔡說:「鏢師們都沒看出,那人是用劍的,劍招很快。」

  姚傲雲問道:「損失了多少?」

  小蔡說:「黃金三百兩。」

  姚傲雲想了想,問小蔡道:「奇怪!從沒聽聞『劍魔』會劫鏢!誰託的鏢銀?」

  小蔡說:「據說是長沙府的一個退官,準備回鄉養老,也沒甚麼可疑的地方。」

  姚傲雲再問道:「那麼鏢局是要賠款的了……那是陸師爺被殺前的事吧?」

  小蔡說:「是的,是陸師爺被殺前十天,剛好是快馬回來揚州的路程。」

  姚傲雲忽然問:「怎麼沒聽『三英鏢局』的人說過此事?」

  小蔡說:「想是面子上的問題吧!何況損失也不算大。」

  姚傲雲問道:「會不會這兩件事情有關連的呢?」

  小蔡說:「不知道,但是聽『三英鏢局』的人說,從黑衣人說話的聲音聽來,年紀似乎並不很大。」

  姚傲雲喃喃說道:「很年青……」頓了一下再問小蔡:「小蔡,你來了揚州多久?」

  小蔡感到奇怪:「三年多了。」

  姚傲雲忽然問道:「你可聽過『長風鏢局』?」

  小蔡說:「據說在五年前,『長風鏢局』自總鏢頭司馬長風以下,一局上下七十多口全被下毒殺光,不留下一個活口,家當亦被搶劫一空,大屋被火燒成一片白地,至今仍是個懸案。」

  姚傲雲道:「唔……據說死屍中缺了幾個人……」

  小蔡說:「那是少鏢頭司馬宏,鏢頭列天雄、江嘯天、江嘯海兄弟、洪文泰,還有一個記帳的,好像是……姓陸的……」

  姚傲雲點頭道:「對,是陸柏陸師爺!」

  小蔡吃了一驚:「陸師爺?」

  姚傲雲說道:「據說陸師爺是五年前才為宋大人辦事的。」

  小蔡說:「姚大人是懷疑陸師爺被殺和這失蹤的人有關?」

  姚傲雲道:「我祗是猜想而已,還得再查探清楚。」

  小蔡祗有問道:「那您是說……」

  姚傲雲說道:「我與你都是到揚州城不足四年,因此都沒跟過這案,但老金為宋大人當差已近十年,當年他亦查過此案。」小蔡的眼發光,姚傲雲沉聲接著說道:「據說『長風鏢局』被滅門之前三個月,少鏢頭司馬宏與鏢師江嘯天、江嘯海兄弟及洪文泰曾經帶了一次鏢,卻在山西黃河渡上失了手,人和鏢都被翻倒在黃河中,屍骨無存!」

  小蔡興奮的道:「這不是個線索嗎?知道鏢主是誰?」

  姚傲雲搖了搖頭,緩緩道:「自從『長風鏢局』滅門之後已沒有人知到了。」

  小蔡感到奇怪:「那老金怎麼會知這些事?」

  姚傲雲道:「是那個列鏢頭列天洪說的。」

  小蔡問:「但他不也都失蹤了嗎?」

  姚傲雲道:「老金說當年『長風鏢局』被烈火焚毀後,剛好列鏢師和陸師爺在城外辦事,逃過這劫。過了一個月,列鏢師突然失蹤了,陸師爺卻在第二天被兩個刺客行刺,剛好府衙的公差路過見到便擊退刺客救了陸師爺,從此陸師爺便在宋大人身邊辦事。」

  小蔡說:「那就是說列鏢師亦難逃一死了。」

  姚傲雲點頭道:「嗯!」

  小蔡忽然想起:「那『長風鏢局』為何被滅門呢?陸師爺的命案和這事有沒有甚麼關係呢?」

  這亦正是姚傲雲坐在這兒想了半天的問題,當然,「劍魔」突然在揚州出現也是令他極擔心的。還有,陸師爺究竟是誰?他怎麼會有一雙孔武有力的手?

  姚傲雲向街外望去,並不回答小蔡,眉頭卻皺得更緊了。

  小蔡就祇好靜靜地坐著。

  天色已漸灰暗,日落夕陽下的揚州城卻開始熱鬧起來。

  長街的盡頭正是揚州城最最熱鬧的怡紅院了,這時,一個身材高壯,步履輕捷的大漢從街角處轉出,身後數條精壯的漢子跟隨,向長街的另一端走過去。姚傲雲認得他正是「三英鏢局」的三鏢頭,人稱「神拳」的鐵鷹樂斌。

  當鐵鷹樂斌走過「太白居」的時侯,姚傲雲忽然發覺在他們身後不遠處,有個年輕人在跟蹤著。那是一個普通書生裝扮的年青人,他高瘦身型、劍眉星目、相貌英俊、臉色很蒼白,但那雙眼睛看來明亮得很。

  明亮的目光中卻充滿恨意。

  本來別人很難發覺到這書生在跟蹤樂斌的,但姚傲雲剛巧居高臨下,這年輕書生在樂斌停步時,立即站在一個小攤子後面,卻被姚傲雲留意到。當樂斌一行人轉過街角時,那年輕書生馬上快步跟上,並藏在街角偷看。

  姚傲雲幾乎可以肯定他在跟蹤樂斌。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對小蔡說道:「我有事要辦,你先回府衙等我。」

  姚傲雲說完便匆匆走下樓去,悄悄跟在那年輕書生身後,向西城門方向走去。城西盡頭的一條大街街頭,正是「三英鏢局」的總舵。祇見那年青書生一直跟著樂斌,直至看著樂斌走進鏢局,仍在遠處站了好一會兒,才轉身向城外走去。

  姚傲雲當然跟了去。

  但他卻沒看到,城外路旁也有兩個黑衣人早已在守侯著,並悄悄跟在他們的身後。黑色的夜行衣,白色的骷髏面具,背上斜插長劍,面具的額上眉心赫然也漆著一個血紅色的火燄標記!

  那年青書生出了城門,向城外山坡走去,竟然深入山中密林。姚傲雲猶疑了一會,看一看幾已全黑的天色,便跟著走進了樹林,沿小路向裡面走去。他很久以前曾來過這裡一次,知道樹林後面是一座破廟,好像是甚麼山神廟,廟裡供奉的是一尊已經很破落的金剛神像,卻沒有廟祝或和尚住在那裡。

  這廟因為荒蕪,正好作為藏身之所。

  姚傲雲是這樣想著。

  他在黑暗中輕步走向破廟,走得很小心、很慢。走出樹林的邊緣,姚傲雲已看見了面前的破廟。廟裡正有點點的火光,從微弱的火光中,可看見斜斜掛在破廟門上的牌扁,扁上的金漆字已難以辨認,廟裡的金剛神像亦似已倒了下來。

  這廟竟比從前更破敗荒蕪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剑侠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剑侠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