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又不见了
相望2018-07-24 22:222,392

  秋县令的二公子秋泽又不见了!

  这件事很快便在吴县的大街小巷传开。

  “这是第几次了?”

  路边,穿着棉袄的老者坐在门口,望着奔走相告的人们,伸出手指数了数,最终摇了摇头。

  ————

  秋县令年逾不惑,轮廓方正的脸上,胡须有些花白了,他名叫秋启天,是吴县的七品县令,此时的他,正在书院里为即将进京赶考的书生们讲述自己前些年考中进士的经历和经验。

  就在这时,书院外来了一个人,这人是个古稀老者,他匆忙跑了进来,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汗珠,一边跑一边大喊:“又不见了!又不见了!”

  秋县令“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他心中大惊,明白了七八分,却还是抱着侥幸问道:“吴伯,你慢些说,谁不见了?”

  一旁的师爷端了一杯茶递给吴伯,吴伯一口喝光,呛了几口,师爷连忙拍了拍他的后背,吴伯这才抹了抹汗……“还……还能是谁啊!少爷又不见了!”

  五雷轰顶!

  秋县令瘫坐在了太师椅上,片刻后,又站了起来,大声道:“快!快带我去找!!”

  顾不得疲劳,吴伯转身领着秋县令快步走出了书院,师爷叹了口气,对着书生们大声道:“大家跟我走,一定要把公子找回来!”

  书院内嘈杂起来,书生们放下四书五经,冲出了书院,四散而去,师爷急忙跟上了吴伯的脚步。

  秋县令边走边骂:“我们秋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这帮烦人的老道,我一定要把他们全都抓起来狠狠的打一顿板子!”

  师爷接口道:“前几次公子被他们带走,我已经派人去警告过了,这段时间他们已经收敛了许多,不过,虽然他们没有明目张胆的到家里来,却还是不停写信给公子。”

  说着,师爷责问吴伯:“吴伯,你也是的,老爷不是叫你好生看管公子的么?”

  “师爷,我跟着老爷几十年了,怎会是那不知轻重的人?这些日子,我和少爷寸步不离,除了上茅厕,我都跟着他……”

  吴伯抹去眼角的泪,自责道:“唉,也怪我老了,今早少爷说想吃王婆家的蒸花糕,我想着王婆家离县衙不远,而且少爷已经几个月没吃蒸花糕了,所以……老爷,都怪我……”

  “这事不怪你,吴伯,你老了,防不住他们的。”秋县令摇了摇头,随即大骂道:“要怪就怪秋泽,这个混小子,四书五经不好好念,也不知从哪个游方的术士那里学来了掌心火,这便罢了,非要去道观炫耀,说什么他们炼的丹药都是假的,只有用掌心火炼出来的丹药才是正宗的丹药,惹得整个吴县的道士都想收他为徒……这次把他抓回来,一个月,不!会试之前不准他出去闲逛,不准吃蒸花糕!不准去赏花!还有,抄两百遍论语!”

  ————

  这件事像长了翅膀,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吴县,其实秋泽失踪,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自从他学会了掌心火之后,整个吴县的道观都被他闯了个遍,那些道士炼丹几十年,也只是用柴火来炼,根本不会掌心火这种传说中的仙术。

  秋泽会掌心火,很快,吴县的道士们都知道了这件惊为天人的大事,甚至邻县的道士们也有所耳闻,几十年来,吴县从未出过这等奇才,道士们沸腾了,纷纷跑到了秋泽的家里,想收他为徒,把他带回道观去。

  秋县令从小寒窗苦读,考了二十余年,终于在几年前中了进士,当了吴县的县令,在他的心目中,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只有苦读四书五经,走他的老路,为国为民才是正道,其余的都是歧途。

  因此,只要道士们上门,便会被他轰出去,但有的道士偏偏有点本事,坑蒙拐骗之下,竟然数次带走了秋泽。

  这件轶事也传遍了吴县,秋县令是个好官,乡民对他很是敬仰,只要听说秋泽失踪,就会自发的组织人手去帮忙寻找。

  疯了,所有人都疯了。

  农夫们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工匠们放下了手里的榔头,书生们放下了手中的书,就连沿途乞讨的乞丐,也丢掉了手里的破碗,加入到了寻找秋泽的队伍里。

  不到两个时辰,吴县的男女老少纷纷出动,声势浩大,秋县令的身后,人越来越多,甚至有的人拿着锄头农具,跑到了道观去要人。

  这时的人们在路上只要遇到人,开口询问的不是“吃了没?”这种寻常打招呼的话,而是“找到了吗?”

  几个时辰过去,所有人都一无所获,就连半点消息也没有,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秋县令的心忐忑不安,七上八下,若是秋泽还在吴县境内,那倒还好,若是他出了吴县,秋县令就无力回天了,毕竟他只是吴县的县令,没有权利要求邻县的人帮他找秋泽,而且几个邻县的县官和他的关系并不和睦,他们不落井下石,秋县令就已经很满意了。

  那么,秋泽到底去哪儿了?

  ————

  “喂,死胖子,哪有你这种收徒的方式?把我绑了就算了,我这肚子,一天没有进食了,饿得咕咕直叫,你是要当我师父的人,怎么连徒弟的肚子都不管?”

  夕阳西下,官道旁的一条小路上,一个胖子牵着一匹老马,慢悠悠的向前走着,那胖子满脸得意,一路走来,他不知躲过了多少寻找秋泽的人,每每想到马背上那个被自己五花大绑的少年,将要成为自己的徒弟,他就忍不住想要狂笑一番。

  望着满脸无奈的秋泽,胖子哈哈一笑:“别急,我的乖徒儿,等出了吴县,老子自然会带你去最好的酒楼请你吃最好的饭菜,喝最好的酒!不过嘛……嘿嘿,在吴县你就别想了,我知道你老头子的厉害,整个吴县的人都帮着他找你……不得不说,他还真有几分本事,唉,就算我对不起他了,他失去了一个状元儿子,老子还给他一个成仙的儿子!”

  秋泽翻了个白眼:“我从小就对四书五经不感兴趣,要不是老头子逼着我读,我才不读呢。”

  胖子一听这话,不由得两眼放光:“这么说,你不喜欢读书?那太好了!你这么一说,我心里的愧疚又少了几分。”

  “但我也不想当个道士。”秋泽望了一眼衣着破烂的道士,努努嘴:“尤其是个没钱的胖子道士。”

  胖子哈哈笑着:“小子,我不是个道士,老子是修真者!修习仙术的仙知道么?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那种神仙。”

  “那你飞一个给我看看?”

  胖子老脸一红:“飞……这个嘛……唉,年轻的时候我到是经常飞来飞去,胖了以后就不怎么飞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