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隐患
相望2018-07-20 21:522,377

  秋县令事物繁忙,虽一夜没睡,却依然打起精神去了县衙。

  秋泽从书房走出,几个老仆围了上去。

  吴伯是秋县令钦点的看住秋泽的人,自从秋泽失踪,便以泪洗面,他是看着秋泽长大的,心中的焦急不比秋县令少,双手紧紧拉着秋泽,抽泣道:“少爷……”

  秋泽笑道:“吴伯,你不必自责,都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对了,吴伯,你昨日买的蒸花糕呢?我可是饿了一天一夜啊。”

  吴伯连忙开口:“少爷,昨日的蒸花糕早已凉了,我这就去王婆那里,再买几个回来。”

  “不了,吴伯,蒸花糕放一夜不会坏的,你帮我热一热就好,还有,以后不要给我买蒸花糕了,父亲节俭,家中没有多少银两,他准备把今年的俸禄分给乡民,今年以内,恐怕我们要喝西北风了……家里的那些银两,还是留着吧。”

  秋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望着那些已经铺了一层灰的书,无奈的捧了起来。

  秋泽的母亲在生下秋泽后便去世了,而他的哥哥秋白,也在五年前死去,秋泽是秋启天独自抚养长大的,他虽然不喜欢做个书呆子,却也不想辜负父亲的期望。

  ————

  吴县是江南的一个小县,初春时节,正是播种的时候,农夫们拿起了锄头,卖力的干活,一年之计在于春,今年的收成,就看春天的雨水了,这段时间内,雨水下了不少,农夫们自然开心,看这苗头,除去税赋,家里还能剩下不少余粮,再加上有秋县令这种清官存在,吴县的人过得十分充足,关于半个月前秋县令的独子被带走一事,已经慢慢被人淡忘。

  “威武!”

  “升堂!”

  几个衙役跺着手中的水火棍,秋县令坐上了自己的太师椅,抖了抖身上的鸿漱服,以示官威,尽管他知道打了好几个补丁的鸿漱服穿在身上着实不像是个县官。

  堂中跪着一男一女两人,男的尖嘴猴腮,颇有些流子气息,身上的衣服比起秋县令也好不了多少,虽跪在地上,却仰头四处张望,嘴角还带着几丝不屑。

  那女的倒是一副老实样,跪在地上双手紧紧攥着衣角,头深深的垂着,不时抹去脸上的泪水。

  秋县令原本想问问堂下二人有何冤屈,当看到堂下所跪之人时,不由得瞪圆了眼珠子,狠狠把惊堂木拍了下去,那女的吓了一跳,顿时哆嗦起来。

  “张八五,又是你个泼皮,快与本官说说,你又犯何法了?”

  名叫张八五的男人轻哼了一声,随即嬉皮笑脸道:“秋县令,您真是让小的受宠若惊啊,没想到您还记得小的,不过,秋县令,这回你可真的冤枉小的了,自从小的上次出去之后,再也不敢作奸犯科了,在家里侍奉我那年迈的老娘……”

  “胡说八道!”

  秋县令瞪了张八五一眼,张八五这人从小便不学好,不是偷李家的鸡,就是摸王家的狗,十里八乡的人都不待见他,年纪轻轻,不知进了多少次衙门。

  “张八五啊张八五,你当本官愚蠢不成?你老娘上个月就死了,还是我和几个乡绅凑钱安葬的,你这厮好生无情,老娘死了也不管,在外浪荡了几个月……这便罢了,你说说,才消停多久,你又犯事了!”

  秋县令怒火中烧,急忙喝了几口水,师爷见状便对几个衙役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打他几棍子!看他老不老实!”

  那几个衙役一听这话,操起水火棍便架住了张八五,其中一个衙役抡起水火棍打了下去。

  “哎哟轻点儿……疼!周老七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畜生,从小我待你不薄……你怎这般用力?哎哟!秋老太爷,您还没问案情呢怎么说打就打……还只打我一个,这个臭娘们怎么不打……”

  秋县令叹了口气:“罢了,停手吧。”

  几个衙役这才停了下来,秋县令望了一眼龇牙咧嘴的张八五,又把目光转到了女人的身上:“刘氏,说说什么回事。”

  刘氏瞄了一眼张八五,抽泣道:“还望县太爷做主,小女今早听闻鸡叫,便起身查看,谁知竟看到张八五在我家鸡圈里抱了两只老母鸡转身想走……”

  张八五一听这话,急忙辩解:“县太爷明察!今早我本想出门耕地,见刘氏家的两只老母鸡咯咯直叫,也不下蛋,我以为这两只老母鸡病了,准备带着它们去抓药呢!”

  秋县令怒极反笑:“你这厮无德无能,还会给畜生看病?简直一派胡言!刘五上个月服徭役砸伤了腿,没钱医治,就靠这两只老母鸡下蛋养活了……你好生歹毒,难道就连两只救命的老母鸡,也想偷走不成?”

  张八五自知理亏,不敢反驳,却还是嘴硬道:“哼!两只老母鸡而已,肉老如柴,味如嚼蜡,送我我还不吃呢!秋县令,就为了两只老母鸡,你便要打我板子,是不是太……”

  “太什么?”秋县令瞪着眼:“张八五啊张八五,你可知道,你那老娘临死还念着让我好好管教你,让你堂堂正正的做个人,你自己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你怎对得起你死去的老娘?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知悔改,来啊,给我接着打!”

  衙役们又开始打了起来,随着水火棍落下,张八五便哀嚎一声,打了十几棍,张八五的屁股早已被打得皮开肉绽,衙役们这才停手。

  “刘氏,你回去吧。”

  “谢青天大老爷为小女主持公道。”

  刘氏唯唯诺诺的磕了几个头,站起身来,走出了衙门。

  秋县令来到张八五身前,将他扶了起来,从怀中掏出几块碎银塞到张八五的手中。

  “你也回去吧,这点银子虽然不多,却也够你买头老牛耕地了,你且记住今日的教训,以后莫要再行不义之事,若是再犯,就不是打几板子这么简单了!”

  张八五接过银子,捂着屁股走出了衙门。

  望着手里的银子,张八五回头啐了一口,眼神渐渐阴冷下来。

  “好个秋县令,今日打我之事,你以为几块碎银就能抹去我心中的怨恨?”

  张八五把手里的碎银丢到了河里,他并未回家,沿着官道,一路走去。

  “这个张八五,从小就不学好,也怪他老娘,太过宠溺他了,我听说,他还和山上的劫匪有些交集,只怕挨了这顿打,也是改不了的。”

  师爷摇了摇头,对秋县令的行为不解。

  秋县令笑道:“既然我穿上了这身官服,就要为黎民百姓着想,我知道张八五性格顽劣,但总得给他些机会,如果他从此能改邪归正,也算是我这个县令当得称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