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杀戮
相望2018-08-08 09:332,111

  辛邑伯回到了山坳。

  这些天来,他连日等待,却毫无结果,渐渐失去了信心,如果不是因为秋泽的资质实在太好,他早就走了,不过此时,他的内心又燃起了希望。

  辛邑伯从兜里掏出一块令牌,递给老马:“你就在此地等待,不要走动,若是秋泽上山找你,你就把令牌交给他,把他带回南寒山,如果一个半月后他还没来,你就自己回去吧,我还有些事,就不管你了,你且记住,不管怎样,不能露出原型!”

  老马一口把令牌吞了进去,点了点头,辛邑伯转身,一跃而起,朝着苏府的方向,快速离去。

  ————

  苏府是江南的经济中枢,下辖长洲县、吴县、太仓州等郡县,也是南来北往的交通枢纽,肥得流油,所以苏府知府这个职位极为重要,是各个派系文官都想争抢的位置。

  可现任的苏府知府唐从文,却十分苦恼。

  ————

  是夜,醉仙楼灯火通明,笙歌不断。

  醉仙楼是苏府内最为豪华的青楼,若非达官贵人,绝无可能走进醉仙楼半步。

  醉仙楼顶层的一个包厢内,唐从文搂着两个妙龄少女,笑得极为开心,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一旁还有几位乐师正在为他弹奏曲乐。

  包厢门被一人缓缓推开,这人身穿官服,抱着几本卷宗,快步来到唐从文的面前。

  “知府大人,这些是上个月各个州县的财政公文。”

  说完,这人拍了拍手,又从门外进来两人,这两人抬着一个硕大的箩筐,放在地上后退出了包厢。

  “知府大人,这些是下面的县令给您送来的小礼物。”

  说完,他一把掀开了箩筐盖,里面全是白花花的银锭。

  此举吓坏了那些乐师和两个青楼女子,唐从文哈哈一笑:“那些知县倒是上路。”说着,唐从文轻轻捏了一把身旁女子的腰:“想要吗?”

  那女子娇慎一声:“谢知府大人。”

  “王典吏,这些公文内的银两赋税,你截取五分之一,然后重新写一份公文,令人一齐火速送到南直隶去。”

  王典吏沉吟片刻,拱手道:“知府大人,各个州县的银两赋税,截取五分之一不易被人察觉,只是吴县的……”

  提到吴县,唐从文哼了一声:“吴县又怎么了?”

  王典吏快速道:“吴县交上来的税赋,只有其余州县的十之五六,而且秋县令这次也没有给您送礼,如果再截取五分之一,恐怕南直隶的那些大人们会不悦的。”

  “岂有此理!”唐从文一把掀翻了桌上的酒菜,王典吏给了乐师们一个眼神,乐师们急忙叩头,退出了包厢。

  “这个秋启天,欺人太甚!胆敢欺君罔上,太过嚣张!”

  王典吏叹了口气:“自从两年前秋县令到任之后,取消了淋尖踢斛,还把收上来的银两粮食分出一部分分发到各个村庄……”

  唐从文大怒,道:“秋启天疯了吗?千里做官只为钱,他倒好,不但不收钱,还把老子的钱分给那些泥腿子!老子已经忍了他两年,今年是最后一任,下月我去见圣上,狠狠参他一本!让他滚蛋!”

  王典吏沉吟片刻,说道:“知府大人息怒,不光您对他不满,据说南直隶的那些大人们,也不太待见他,与其等到任期满,不如现在就……”

  唐从文苦笑一声,摇头道:“如果能赶他走,我何必等到现在?这人赶走了我的小舅子,还软硬不吃,既不贪污,也不好女色,实在是个缩头乌龟,想咬他,无从下口啊!”

  “你们先出去,我和知府大人有些要事相商。”王典吏沉声说了一句,两个女子躬身离开,关上了门,王典吏走到唐从文身边,低声道:“大人,他也不是毫无破绽,我以前在李县令手下做过牢头,半月以前……”

  ————

  知府别院内,唐从文望着跪在身前的九个山贼,冷笑连连。

  “据你们说,你们是吴县以前的衙役,被秋启天赶了出去,张八五还因为偷了两只鸡被他打了板子?”

  张八五跪在地上,颤声道:“还望知府大人为草民们伸冤!”

  “秋启天为官不仁,本官自然会为你们几人伸冤,不过嘛……”唐从文阴险的笑了笑:“仅凭他执法无度,多打了你几板子,恐怕是赶不走他的,王典吏,你有何办法?”

  王典吏望着唐从文,心中明白了七八分,拱手道:“大人,我知道该怎么做。”

  唐从文哈哈一笑,转身走出了别院。

  “王典吏,此事交给你去办,明日把公文交给我,今夜的事情……”

  望着唐从文远处的背影,王典吏大声道:“大人慢走,今夜之事,是下官所为,与知府无关!”

  等到唐从文走出别院,王典吏大喝道:“来人!”

  几十个身穿黑衣提着大刀的人走了进来,围住了堂中跪着的张八五等人。

  王典吏拍了拍身边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说道:“我说,你写!”

  “吴县县令秋启天欺君罔上,贪污税赋,通倭结党,占据王气之所兴建民房,罪不可赦!半月前因行事败露,恼怒之下,竟杀光吴县前衙役王福生等九人!此事证据确凿,臣,苏府户房王南泉殊死上奏!”

  跪着的张八五等人一听这话,吓得体如筛糠,他们怎么不知王典吏话里的意思?望着身旁那些手拿大刀的人,就欲起身搏斗,这才想起进来时,马刀被门口的守卫拿走了。

  王典吏眼神冷了下来:“给我杀!”

  几十把刀劈向了跪着的几个人,很快便横死当场,血流一地!

  “知府有令,恐秋启天逃之夭夭,命户房典吏王南泉领兵两百,连夜出发前往吴县捉人!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王典吏说完,拿出一个旗牌交给手下:“你们速去城外领两百骑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