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八大山门
相望2018-07-23 21:262,737

  清晨,秋泽起得很早,推开房门后,寒气袭来,秋泽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石板路上,辛邑伯缓缓走来,朝秋泽挥了挥手。

  两人走出了翎愁谷,来到了树藤边,辛邑伯吹了声呼哨,一只金鹤从远处飞来。

  “这金鹤,是我齐云观豢养的瑞禽,只有达到了一定修习实力的弟子,才能驾驭它,你目前还未开始修习,跟我同坐吧。”

  上了金鹤,辛邑伯只是轻轻拍了拍金鹤的后背,金鹤便飞了出去。

  “今日,我会带你去望天峰,正式收你为徒,既然你已经是我齐云观的弟子了,那我便跟你说说齐云观的大致分列吧。

  齐云观共有一脉两谷五峰八个山门,除了一脉之外,全都在南寒山上,每个山门分别由一个掌门师叔镇守,而我是其中之一,五峰,指的是五座山峰,分别是南屿峰、凌寒峰、竹语峰、清泉峰和最高处的望天峰,两谷,指的是翎愁谷,和东矢谷。

  齐云观的掌门,五十年一代,由镇守八个山门的掌门师叔中选出,历代掌门,都会搬到望天峰去,不过我的师父由于实力出众,当了三百多年的掌门,十多年前,没有卸去掌门的位置便下山了,掌门由无辰子接任。

  其他山门的掌门师叔年纪都比我大,资历也比我长得多,所以从今晚后,你得称呼他们师伯。”

  秋泽点了点头:“师父,你刚才说了齐云观共有八个山门,想必第八个山门便是一脉吧,一脉是什么意思?”

  辛邑伯变得严肃起来:“一脉,指的是冰脉,它也是齐云观的八大山门之一,门下弟子只有十余人,但他们,是其余七个山门都不敢招惹的存在,冰脉,顾名思义,他们修炼和生活的地方,是在冰川之上,在这样艰苦的地方修炼,也使得冰脉的弟子们,个个实力超群,同时,他们掌握着齐云观的惩罚权!惩处那些犯错的弟子,若有弟子反叛师门,便会被他们追杀致死,不死不休!

  他们不听从掌门的号令,只为守护齐云观,自由行事,穿的衣服也和一般的齐云观弟子不同,他们总是喜欢穿着黑色的袍子,自成一派。”

  秋泽耸了耸肩:“整日在冰川上修炼?真是群怪人。”

  “的确是怪人。”辛邑伯叹了口气:“由于长期在冰川上活动,他们的的性子也是冷冰冰的,像是全天下都亏欠他们似的,以后你要是见了他们,还是躲远一些的好。”

  说话间,金鹤已经到了望天峰的山门前。

  望天峰是整个南寒山最高的一处山峰,高耸入云,峰顶还有雾气环绕,山峰的林间建了许多的屋子,而山顶的建筑巍峨硕大,上书“齐云阁”三个苍劲大字,住在这个阁楼里的,是现任的齐云观掌门无辰子。

  望天峰山顶,齐云阁的门口,有个青石铺就的石场,名曰尚武台,尚武台分做几个区域,面积颇大,能同时容纳上千名齐云观弟子,是整个南寒山上,面积最大的一块平整石场,若是以往,尚武台上除了望天峰的几个弟子切磋之外,再无他人,但此时的尚武台上,却站着大约上百名齐云观弟子,望着辛邑伯和秋泽,在低声说些什么。

  “哼,我翎愁谷多年来没收过弟子了,想必这些小子,已经知道今日我带你来拜师了吧,来看热闹么?”

  辛邑伯哼了一声,朝着齐云阁大步走去。

  齐云阁内,香气弥漫,正中的墙壁上,挂着三清图,图下的香炉里燃烧着手臂粗细的香,与香炉正对着的七把思楠木椅分作两排,而望天峰的山门、现任掌门无辰子的位置,在思楠木椅的最上首中间。

  此时的八把思楠木椅上,除了无辰子之外,还坐着四个人。

  坐在上首的无辰子见辛邑伯到来,笑着说道:“邑伯师弟,许久不见了。”

  辛邑伯拱手道:“参见掌门。”

  “诶,不必多礼,你我师兄弟之间,何必客套,坐下吧。”

  辛邑伯坐到了最下方的思楠木椅上,对无辰子说道:“掌门,今日我前来,并无他事,只是下山游历的这段时间内,收了个苦命的弟子,他名曰秋泽,所以特地带他来拜师。”

  无辰子打量了几眼秋泽,说道:“嗯,此子器宇不凡,师弟能找到这种弟子,也算福分。”

  辛邑伯闷哼了一声,望向其余四人:“今日我来,是来收徒的,却不知,各位师兄来此的目的何在?难道我翎愁谷的面子,已经大到了收个弟子,也要让你们前来祝贺的地步?”

  其余的四个人,是除了东矢谷和冰脉之外的四个掌门师叔。

  “邑伯师弟,你是上任掌门的亲传弟子,几十年来未曾收徒,今日我们前来,的确是为了祝贺你的。”

  说话的是个老者,看上去年纪比无辰子还大了不少,他虽带着笑容,话里却带着丝丝的嘲笑。

  辛邑伯淡然一笑:“师兄,你这把年纪了,不好好待在南屿峰养老,跑来凑什么热闹?难道不怕摔到山涧中摔死么?若是真想祝贺我,随便派个弟子去我翎愁谷说一声便是,自从我师父走后,你们南屿峰,可收了大部分上山的弟子,难道这么多的弟子,都是废物?胜任不了跑腿的事情么?”

  这位老者是南屿峰的掌门师叔:道尘真人,他的年纪比在座的所有人都大,同时掌管着为齐云观搜集弟子的权力,天赋好的弟子,不是进了南屿峰,就是被无辰子带走了,所以南屿峰的弟子,是七个山门中最多的,有三百多号人。

  辛邑伯明嘲暗讽,话下绝不留情,道尘真人也不气恼,只是冷冷一笑,南屿峰上的弟子中,不乏天资优秀的,但他看了几眼秋泽,也没觉得这个小子能有多少天赋,便闭上了嘴巴,窝在椅子上看好戏。

  “诸位师弟勿扰,你我情同兄弟,平日里打趣几句无妨,可现在这么多的弟子在场,让弟子们听了去,总是不好的,看着我的面上,就不要争吵了,既然邑伯师弟愿意收下秋泽为徒,那么,仪式便开始吧。”

  无辰子说了一句,他是掌门,颇有余威,辛邑伯和道尘真人互瞪一眼,不再说话。

  这时有几个弟子从三清图后走出,手捧着白色的长袍交给辛邑伯,辛邑伯塞进秋泽的手里,含糊的说着:“快穿上吧。”

  秋泽披上了白色长袍,由辛邑伯带领,跪在了三清图前。

  磕了几个头后,无辰子开口对秋泽说道:“秋泽,你且记住,修真之途,乃世间无上光荣之事!踏上了这条路,以后,不可贪图富贵,不可蓄意杀人,不可无视师长,不可判出齐云观,以上几条,若是犯了一条,便要受万鞭抽体、灵魂反噬之苦!并且逐出南寒山!”

  秋泽肃然道:“弟子知道了。”

  无辰子点点头,手在腰间一抹,抬起时多了一柄长剑,双手递给秋泽:“此剑名曰掌魂剑,你用它刺破自己的手掌。”

  长剑轻轻一抹,秋泽的手上,便多了一丝血痕,几滴血滴在了剑身上,瞬间化作几团小小的血雾,被长剑吸收干净。

  无辰子拿回了剑,举了起来,剑尖抵在秋泽的脑门上,手掌挥动,秋泽只是感觉额头上似乎有些痛感。

  只见秋泽的额头上,被无辰子画出了一个奇怪的白色图案,随着无辰子收回剑,图案便隐去了模样。

  “这剑,已经吸收了你的精血,并且在你的头上留下了我齐云观的门派印记,我会把它放入剑冢,以示你齐云观弟子的身份。”

  秋泽低头说道:“谢掌门师伯!”

  “礼成!从今往后,你便是翎愁谷掌门师叔辛邑伯的弟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