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今晚陪你
暖晨2018-07-20 16:532,819

  这笑话真冷!艾妮奇怪地看着他,这人到底是什么人?<p>  故意说这样的话,明明是在拆刘朗的台!而且还拆得砰砰响的!<p>  但无论怎样,刚才受了那么多嘲讽,如果回应这男人的话,无疑是在明晃晃地打刘朗的耳光。这也算报一箭之仇了。<p>  她要让刘朗尝尝苦果的滋味!<p>  她便有意浮起一丝昙花般美丽的笑意,“既然你这么心疼我会把手打疼,那我就不打了。不过刚才我烧相片烧疼手了,你陪我去医院,好不好?”<p>  于昊宸淡然一笑,“好,跟我走。”<p>  由始至终,他的视线都凛然地落在艾妮的身上,完全忽略所有的宾客的目光,更直接屏蔽了愤怒得连眼珠都差点瞪出来的刘朗。<p>  “谢谢。”她故意笑得很甜,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隐隐觉得“跟我走”这话带着特殊含义,毕竟孤男孤女一起离开,很容易发生某种事情。不过,先离开这里再说吧。<p>  于昊宸虽然外表清冷,但是却很绅士,做了个请的姿势。<p>  艾妮淡笑着,跟他一起迈步离开,心里既充满了恨意又觉得痛快。<p>  刘朗,如果以前一切都是演戏,那么现在就让你好好看戏!<p>  此时,站在原地的刘朗面容扭曲了!<p>  靠!<p>  自己瞬间成了大笑柄。这女人胆子真大,竟然联合别人扫他的脸!但无论如何,他都要把她给哄住,保住男人尊严。<p>  刘朗还想追上去,不过却发现宾客中传来慌乱的声音。原来父亲捂着胸口,样子很痛苦,估计心脏不舒服。<p>  他只得停住了脚步,现在父亲要紧。<p>  平时他装好男人装得很好,到时候悔恨交加一番,相信她会识时务的。<p>  再且她也不能说解除婚约就解除,因为筹码在他刘家手上。<p>  想着他的心底浮起不以为然,勾起一丝得意。<p>  只是这两人还真刺眼!因为那男人只是一个背影而已,也帅得一塌糊涂!<p>  此刻现场已经乱成一片,议论声像炸开的锅一样蔓延开来。<p>  这间酒店有史以来第一次上演了一部爆炸性的大片。<p>  …<p>  酒吧的包厢里。<p>  艾妮把酒当成是开水一样喝,幽蒙的灯光折射着她眼眶的泪水,一如她心头上的血……<p>  所谓真爱不过如此,脆弱如泡影。只存在一阵子,而不是一辈子……<p>  一会,门开了,进来一位身影颀长的男人。<p>  艾妮抬头一看,惊讶地发现是于昊宸。<p>  她奇怪,刚才在酒店门口她就谢过他了,他怎么跟来了?<p>  于昊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在不在乎你的男人眼里,一切的难过、委屈、眼泪、都是无理取闹和无聊,所以不值得。”<p>  看着他带点熟悉的英俊面容,她忽地想起一个问题,“先生,我们是不是见过?”<p>  他在旁边坐了下来,“就在这里见过。”<p>  艾妮眼睛动了一下,蓦地想了起来。的确,那次朋友生日,在这里碰到过他。<p>  不过,不对……<p>  他好像是位“牛郎”吧?<p>  因为那时,他正扶着一位中年女人,而且很关心她。<p>  那时女人喝醉了,刚好撞到自己了,还吐了自己一身。而这男人代替那女人跟她道歉,所以她对他有印象。<p>  一位长得帅过世界先生的男人,而且又是在那种地方,还对一位老女人这么关切,她意识里觉得他肯定是做‘特殊职业’的。<p>  这男人果然是在这里当牛郎的!长得要样有样,要范有范,肯定是头牌吧!<p>  想到这,她略微坐开了一下,挥了挥手,“我只想一个人静静,不需人陪。”<p>  “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p>  她心里暗笑了一下,恐怕这就是特殊职业的手段吧——专门找失意的女人下手。<p>  她又帮自己倒了一杯酒,“我最喜欢做没意思的事了。”<p>  “我也最喜欢管最没意思的事了。”他伸出美感十足的手按住了她的酒瓶,“这个时候你喝酒最没价值了。”<p>  她侧头对上他明润的眼睛,心里腹诽,他大概觉得她这个时候找个牛郎去报复刘朗才是最有价值的吧,因为他有生意做了!<p>  她拨开他的手,“关你什么事。”<p>  他唇边荡起一丝细不可见的笑意,“错的是别人,气得要死的却是你自己!而别人却依然在那里开心地笑着,你觉得值吗?”<p>  艾妮蓦然楞住了。<p>  这话绝对是万年真理!<p>  凭什么错的是那混蛋,而气得要爆炸的却是她?说不定那对狗男女又风流快活在一起了,而她还要花钱买难受!<p>  她另眼相看地看了他一下,这社会进步真是越来越快了,竟然连牛郎都有这么高的职业水平!<p>  于昊宸抽出一支烟来,点燃了,然后递给了她,“不喝酒了,借烟消愁吧。允许你放纵一下。”<p>  艾妮有些没好气的,这男人还真霸道,凭什么就让他允许了!<p>  但她还是接过了,男人烦恼的时候都喜欢吸烟,也许吸烟真能暂时麻痹思想吧。<p>  她放到唇边牵强地吸了一口,顿时觉得强烈的呛味涌上咽喉,“咳……咳……”<p>  她马上把烟放下,很难受,“真不明白明明香烟又呛又辣,为什么你们男人就是喜欢吸?”<p>  于昊宸笑了,浅得几乎看不见,带着不可捉摸,“这是一种无法控制的坏习惯,就像你未婚夫明明知道出轨会有很严重后果,却依然出轨一样。”。<p>  他让她吸烟就是想她明白,人性是很丑陋的,当改变不了时,要像对待香烟一样,学着放下。<p>  她不禁瞄了他一下,“无法控制?那么你也是在等待着以后出轨了?”<p>  “不。”他视线忽然转了过来,透过淼淼的烟雾紧紧地琐视着她,语气很缓慢却听不出情绪,“我在等一个能让我把烟戒掉的女人。”。<p>  “……”她楞了一下,突然觉得话语转变的角度好大。<p>  她又忍不住笑了,笑得美若琼花却有点古怪,“你怎么不说在等一个能让你把‘色’戒掉的女人?”<p>  他依然笑得细不可见,却十分俊美,“这话反了,我在等一个能让我的‘色’调动起来的女人。”<p>  “呵……”她干笑了,“你真是一个能说会道的男人,怪不得做这份……”<p>  后面“牛郎的工作”这几字她没有说出口,毕竟要尊重别人。<p>  他看她只说了一半,只悠悠望她,没有言语。<p>  艾妮看他望着自己,所以也识趣起来,把戒指脱了下来,放到了他的面前,“看你也是位特别的男人。今晚你只需好好陪我坐坐,不做别的。我身上没带钱,这戒指当报酬吧。”。<p>  刚来坐车的车费也是她用耳环付的,她发现脱离了手机,简直像回到了原始社会一样。<p>  所以呀,这个社会的人都很应该感谢两位姓马的先生,让生活变得如此便捷。<p>  于昊宸看着那个戒指,魅力的唇角动了动,“陪你好好‘做做”?<p>  艾妮没听懂他话里有含义,看他没有要拿的意思,“怎么?嫌少?这可是钻石戒指,值不少钱。”<p>  他静默不语,让人猜不出在想什么。<p>  艾妮皱眉,干脆不理会他了,瘫靠在沙发背上发呆。因为她在想为什么今天会发生那样的事?她的手机怎么会不见了,明明下车时好像放包包里了,怎么又突然不见了……?她越想越不解。<p>  于昊宸透过迷幻的灯影勾视住她玫丽的背影,眼底的情绪如墨般浓稠而悠长……<p>  过了不知多久,她脑袋有些昏沉,因为于昊宸来之前她已经喝了不少酒。所以不知不觉睡了过去。<p>  模糊中,她的身体被抱了起来。<p>  又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感觉到自己到了什么地方。<p>  片刻,她听到有东西摔破的声音,“哐……”<p>  又过了一会,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触碰着……

继续阅读:第3章 被吃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套路男神好幸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