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附体重生
月雾笙歌2019-11-08 14:134,913

  天有不测风云,我在一场事故中离开了人世,按理说生命的灵魂应该升天,清除所有的记忆重新并开始新的生命轮回。

  但我的灵魂却没有升天,而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作为灵魂在空中飘荡,想找一个刚因某种原因死去的富家公子,然后拥有一大堆财富,坐拥美女进行平庸快乐的生活,这不管是男是女都可能会选择的吧。

  人死后记忆随着灵魂重新转世而消失,我的好像只消失了一大半。

  关于我上辈子的事情,主观记忆已经清除的也差不多了,不知道上辈子住在哪,叫什么,父母是谁,做的什么工作,梦想是什么,甚是性别也模糊不清了。

  好在客观记忆还算有一写保存,我还算知道文字和一些数理化知识,知道一些地方的名字,知道一些历史故事,因此我猜测我上辈子是一位高材生,在某个城市里学习过,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工作,有没有孩子,有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对于我自己来说似乎已经是一个陌生人,并且这种前世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淡化并不再重要。

  已经在这里游荡十几天了,我越过山脉,飘过河流,走过城镇,穿过森林,可是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身体,那些有生命的的身体我一触碰就会穿过他们,我感觉不到疼痛,饥饿,感受不到风吹,触摸不到云彩,抚摸不到河流,我受够了这种空荡。

  我想,不如就找个普通人的身体吧,我拥有一些现代知识或许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家致富,说不定发明个什么东西还能够名垂青史。

  一个傍晚,我来到了一个中型城市,宽厚高大城墙的大门上写着三个红色的大字,从右向左念:“洛尔城。”

  我进入了城中,进去了也无事可干,当然,也可是说什么事都可以干。我街上飞着,这里的姑娘要比城镇里的会打扮,有的头发上戴着金钗,脸上有着白粉,像是有钱人家,透露着这个世界姑娘们的爱美之心。

  若是想进入某个房间,身体会穿过去而且一点感觉也没有,你如果问我的眼睛的部位停留在墙里会怎么办,现在我告诉你因为没有光什么也看不见。

  铛铛铛~

  那个侠士在练剑?我过去看看,我或许有过一段时间的大侠梦。

  那剑尖挥动划过的痕迹,留下的空中的看不见的力量,让我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向往,那坚毅的眼神,让我觉得那是上辈子看不到的景象。

  “师傅,一千下……我练完了。”少年擦了擦汗,看向正在看书的中年大叔,他身穿浅灰色长衫,面部消瘦,砍死不经风吹,但眼神坚毅,让你觉的他是一个高手。

  我就在这街边走着,飘着,游着,不知不觉已日落千山,繁星显现,街的两边都点起了灯火,让这个集市显得更加通明与繁华,忽然间,我听见一个低涣的寂寥的笛声,像是从天边传来。

  “你听见没,这是月家三小姐的曲子“杨春白雪”。”我旁边那家小店的一位布衣客人对他的同伴说道。

  “早听见了,这个是个洛尔城的人都知道。”他的同伴说。

  “只可惜啊,这等女子咱是享受不起的。”

  我没听他俩继续说下去,向上飘去,到了高空中府览这条街,这街中央的那个最高的楼上是哪个笛声的来源地,我怀着激动的心情飘了过去。

  灯火星星,人声杳杳,乐不尽乱世烽火,灯火之间,乐声婉转,诉说千年之念。

  与想象中的一样,这是一位有着古典气质的美女,她有着黑云似的长发,锐利神秘带着忧愁的双眸,身穿一袭红色薄纱血色裙,手里是一个由翡翠制成的清风笛,她望着前方的明月,好像在思念着什么,想念着谁。

  在这七层的高楼上,集市上的熙攘之声变得微小了,这这里能够听见风声,虫鸣声,还有她的笛声。在这三十五米的高楼上,能看到的东西变多了,下面集市,远处城墙,更远处是山脉,更更远处便是那繁星和月亮。

  能让我知道风起的,是她飘起来的头发,往上跃动的红纱。

  我听了她的又一首曲子。她转身在房檐上越过,消失在黑夜中,我看见她落下一个发着微光的东西,那是一滴泪。

  “掂一掂饱蘸千年的润泽,悲欢到底谁更多策白马啸西风,若我醉,就醉死在梦中。”

  前音未落,后音又起,前面乐曲生,我随音寻去。

  我去了那个叫“天上人间”的青楼,在最高层的那个房间里看某个女子弹她的古琴与琵琶,她的四周有十几个富人。但我并没有专心听她的曲子,虽说她应该是这个青楼最有名的之一,但我觉得她的演奏只是为了赚钱,并没有那种感情。

  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神情凝固,唯有两眼清光,一个星辰,一个大海。

  与高楼上吹笛少女容貌相比,一个锐利一个柔情。

  我最为喜欢古风柔情歌曲,飘在众人中央,看着艺伎青葱玉指波动,听古琴弦声悠扬,她停下了指尖,乐声却未随之停止。

  接下来的歌声似乎是从天边传来,缠绕着楼房又旋梭飞去,与遥远的北星呼应。

  若说之前乐调没有感情,那真是我孤陋寡闻,不懂乐曲,细细听来,竟沉醉其中。

  就如同美酒,有人觉得只是加了酒精等东西的水,甚至入喉辛辣,多饮则扰人心智,但有人却觉的是人间美味,珍贵如良辰。

  这或许就是天上人间最顶层艺人的最为让人叹为观止的乐曲了,只有某个夜晚她才会弹奏这曲子,所有来过天上人间的人都希望能有幸听闻此曲,只是她只随心随欲弹奏,有时孤夜一人她会弹,坐无缺席人情高涨她也可能不弹。

  “那年恰似一席梦,梦里花开为谁人。风卷残忆念流年,刹那恍惚又回昨。似梦祭忧片刻情,烟花燃尽岁月忧。今朝似梦愿回昨,陌路孤客思华年。”

  我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场场春秋风景,像是坠入艺人回忆,感受艺人爱恨情仇,无法自拔,沉醉其中,难以清醒。

  众人沉醉,在这场绝世美妙乐曲中,清醒时令人嘲笑的。

  细挽三千青发, 妍倾了繁华,一曲终散,艺伎站起,轻身作揖,揭下了银色半面红纱,下面竟是被烈火毁去的容颜。

  我醒来之后已经到了第二天中午。

  阳光照进了这个六边形的房间,照着空中漂浮的颗粒,屋子里没有其他人,晌午青楼也不会有太多的人。

  我踩了一下那被红色的漆覆盖的地板,我多想它能够发出声音,想拥有一个身体,回头看了看,飘出了屋子继续到街上游荡。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我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身体,这期间也遇见了一两个快要死去的人,但都是骨瘦如柴的老者,病痛微弱的老母,至于意外死亡的富家少年,活的都没见过几个。

  那天上午,下着蒙蒙细雨,我伸着手去接,但雨水穿过我的手心,继续往下落,我听见有个男人对女人说:“下雨了,多穿点衣服,小心着凉。”

  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身体,就连寒冷都感受不到,你可能会问那我为什么能看得见,也能听得见。

  事实上我并不是用眼睛和耳朵,而是灵魂的某种电波刺激,能感受到声波光芒,阳光照耀或阴暗的地方,我身体颜色深浅不完全一样。

  我飘向洛尔城北方的山地森林,来山水之间欣赏美景。

  有着天生的对大自然的向往。在这从林中,我能够听到,看到,便能感受到大自然的魅力,我继续向山脉深处飘去。

  山林之中,花虫鸟兽,小溪流水声,风吹树叶声,鸟儿鸣叫声,我能听到一切,只是皮肤并不能感受到那些风儿,触摸到树叶,感受冰凉的山涧之水。

  我想着,若是我转世成了人,会不会忘记这一段的经历?我会不会忽然死去出现在某个人家里变成婴儿?

  这十几天的记忆,我不想失去。

  在空中飘着,看着地面的风景,独自一人,总要想些什么,但又不知道具体要想什么,思绪随着风飘动着。

  我看着,看着螳螂抓住了那只鸣蝉,看到了威风吹动树叶,看到了雨后湿润的土地,小草上的雨水。

  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哭泣,应该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女,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飘去。

  果然,在哪个只有两米宽但很深的小溪旁一个穿着淡粉色布衣的姑娘正在抱着一个红衣长纱姑娘哭泣。红衣姑娘胸口已经被鲜血染红,和衣服融为一色。

  唉,咋设么惨。我飘近看,我认出了那个红衣姑娘,有些眼熟,仔细想想,她就是几天前我在那个高楼上遇见的吹笛的姑娘。

  她的胸口应该是被某个尖利的东西穿透,伤口长大约十厘米,但已经穿透了胸膛。

  我听那个布衣女子泣不成声,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向上飘去,准备离开,多么惨的姐妹,我无能为力。

  正当我刚飞过三四步的距离时,我听到了东西落入水中的声音,我转头一看,那个布衣女子落入了水中——她要自杀。

  不是吧,她朋友死了,她因为这要自杀吗?本来她背对着我,现在看清她的面孔,年龄定不超过十五岁,应该是那个死去姑娘的妹妹。

  她落入水中,出于本能,她在水中挣扎,可是在半分钟后她便沉了下去。

  我连忙冲过去,我将手伸过去,想要抓住她的手,可是并没有用,作为灵魂体我无法感受一切实体物质。

  但这可怎么办,这个姑娘就要淹死了,我不能见死不救啊。

  我没有上那么多,我钻入了岸上那个已经死去的红衣女子的身体。

  突然间,我感到胸口剧痛无比,我睁开了眼睛,仿佛看到了空中的金色光芒,像是幻觉,身体很凉,动一下手指都很困难,但是我顾不得那么多,努力站起来,血液开始重新流动,体温渐渐恢复。

  我跳入了水中,在河底寻找那个落水的姑娘,大约三分钟后我找到了她,将她拖上了岸。

  把她报到一个大石头上,我摸了摸她的胸口,心脏似乎已经停止了跳动,平静的让人可怕。

  我流出了两滴泪,悔恨道:“难道我没能救活她吗?这可是我唯一的转生成人的机会。”

  我握着她的手,感到她的体内有一股力量从她的心脏向四周蔓延。半分钟后,她的手指动了一下,心跳慢慢加快,体温渐渐回升,脉搏跳动。

  她睁开了眼镜,抱住了我:“大小姐,呜呜呜,你没事,太好了。”

  这时候我应该说点什么呢,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嘿嘿。

  我看了她说道:“你是谁。”

  “我是你的丫鬟三宝啊,大小姐,你你不记得我了?”她看了看我,眼神中有些惊慌,但不是为了自己,好像更担心我。

  “三宝?不记得了,那我是谁?”三宝这个名字,难道我是某个家族的三大小姐?

  “大小姐,你是月家三小姐啊。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了……”

  “不过,大小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她看了看我的胸口:“大小姐,你的伤口呢?”

  “什么伤口?”

  “没……没什么,我们快回去吧,天快黑了。”她说话的时候,笑容里带着天真,像是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生,就像是没有受到山间冷水的侵蚀,没有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圈。

  她的眼睛里,好像只有我。

  在回去的路上,三宝告诉我,我叫月梦璃,我本来的丫鬟是一个比我大十岁的阿姨,她嫁了人离开了月家大院,十年前我在森林救了三宝,她的名字也是也是根据我在家里的排行起的。我的爷爷是月家的族长。月家是洛尔城大家族之一,主要是制作药物,医疗灵术。月家一共有50多人,带上丫鬟和男丁一共有100多人,族长的实力不凡,是洛尔城能排到前五的强者。

  我们在日落之前回到了有两个金鹿的红色大门前,这里便是月家大院,看了看天空中如血的雨后夕阳。

  我的灵魂进入月梦璃身体后,也终于有了触觉,嗅觉和味觉,这感觉真好,我的人生要重新开始了,不管以前我是什么人,做了什么事,甚至不管是男是女。

  但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一个未知繁华的冷兵器世界,一个由灵力支撑,权利覆盖的冰冷世界,也是一个充满着温暖信任希望的美好世界。

  我摸了摸红色木漆们上的门环,嘴角却不知为何上扬,敲了下去。

  已经是傍晚时分,敲门后三宝推开了门,迎面来了哦哦欧欧一个年龄大约五十岁的男人,三宝悄悄告诉我这是我二伯。

  “二伯好!”我笑了笑。

  二伯以惊异的目光看了看我:“梦璃啊,你去哪了,你父亲正找你呐。”

  “哦,那我现在就过去,再见,二伯。”我说过便拉着三宝走了。

  我当时不知道月梦璃是一个很高冷谁也不放在眼里的女生,即使是三宝也是,可能我告诉她我告诉她我失忆了她才不呢么奇怪。

  在那个高楼上看她吹笛子的那一天就能看出来,月梦璃本是一个天资秉异,好强,一心只为修行的姑娘,对于生活琐事,洗衣做饭,甚至人际关系都不太熟练。

  我问我父亲长什么样在哪,三宝拉着我到了父亲的家里。

  我走到父亲的房间门前,堂屋是父亲家里的仆人和正在绣花的母亲,看他们的穿着,衣服上印的纹饰,就知道我家比较有钱,也比较注重外表修养。

  父亲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四十岁中年男士,性格提前三十年进入慈祥,甚至不在争取功名利禄,最想要的就是家人平安,子女有好的归宿。

  父亲实力不凡,更是传承了了月家对药草的知识,月家人十个中八个会医术,虽然有些夸张,但也有其道理。

  (因为本人文采不够,第一章改了好多次,可能看到不一样版本,请见谅。)

  我醒来之后已经到了第二天中午。

  阳光照进了这个六边形的房间,照着空中漂浮的颗粒,屋子里没有其他人,晌午青楼也不会有太多的人。

  我踩了一下那被红色的漆覆盖的地板,我多想它能够发出声音,想拥有一个身体,回头看了看,飘出了屋子继续到街上游荡。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我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身体,这期间也遇见了一两个快要死去的人,但都是骨瘦如柴的老者,病痛微弱的老母,至于意外死亡的富家少年,活的都没见过几个。

  那天上午,下着蒙蒙细雨,我伸着手去接,但雨水穿过我的手心,继续往下落,我听见有个男人对女人说:“下雨了,多穿点衣服,小心着凉。”

  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身体,就连寒冷都感受不到,你可能会问那我为什么能看得见,也能听得见。

  事实上我并不是用眼睛和耳朵,而是灵魂的某种电波刺激,能感受到声波光芒,阳光照耀或阴暗的地方,我身体颜色深浅不完全一样。

  我飘向洛尔城北方的山地森林,来山水之间欣赏美景。

  有着天生的对大自然的向往。在这从林中,我能够听到,看到,便能感受到大自然的魅力,我继续向山脉深处飘去。

  山林之中,花虫鸟兽,小溪流水声,风吹树叶声,鸟儿鸣叫声,我能听到一切,只是皮肤并不能感受到那些风儿,触摸到树叶,感受冰凉的山涧之水。

  我想着,若是我转世成了人,会不会忘记这一段的经历?我会不会忽然死去出现在某个人家里变成婴儿?

  这十几天的记忆,我不想失去。

  在空中飘着,看着地面的风景,独自一人,总要想些什么,但又不知道具体要想什么,思绪随着风飘动着。

  我看着,看着螳螂抓住了那只鸣蝉,看到了威风吹动树叶,看到了雨后湿润的土地,小草上的雨水。

  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哭泣,应该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女,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飘去。

  果然,在哪个只有两米宽但很深的小溪旁一个穿着淡粉色布衣的姑娘正在抱着一个红衣长纱姑娘哭泣。红衣姑娘胸口已经被鲜血染红,和衣服融为一色。

  唉,咋设么惨。我飘近看,我认出了那个红衣姑娘,有些眼熟,仔细想想,她就是几天前我在那个高楼上遇见的吹笛的姑娘。

  她的胸口应该是被某个尖利的东西穿透,伤口长大约十厘米,但已经穿透了胸膛。

  我听那个布衣女子泣不成声,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向上飘去,准备离开,多么惨的姐妹,我无能为力。

  正当我刚飞过三四步的距离时,我听到了东西落入水中的声音,我转头一看,那个布衣女子落入了水中——她要自杀。

  不是吧,她朋友死了,她因为这要自杀吗?本来她背对着我,现在看清她的面孔,年龄定不超过十五岁,应该是那个死去姑娘的妹妹。

  她落入水中,出于本能,她在水中挣扎,可是在半分钟后她便沉了下去。

  我连忙冲过去,我将手伸过去,想要抓住她的手,可是并没有用,作为灵魂体我无法感受一切实体物质。

  但这可怎么办,这个姑娘就要淹死了,我不能见死不救啊。

  我没有上那么多,我钻入了岸上那个已经死去的红衣女子的身体。

  突然间,我感到胸口剧痛无比,我睁开了眼睛,仿佛看到了空中的金色光芒,像是幻觉,身体很凉,动一下手指都很困难,但是我顾不得那么多,努力站起来,血液开始重新流动,体温渐渐恢复。

  我跳入了水中,在河底寻找那个落水的姑娘,大约三分钟后我找到了她,将她拖上了岸。

  把她报到一个大石头上,我摸了摸她的胸口,心脏似乎已经停止了跳动,平静的让人可怕。

  我流出了两滴泪,悔恨道:“难道我没能救活她吗?这可是我唯一的转生成人的机会。”

  我握着她的手,感到她的体内有一股力量从她的心脏向四周蔓延。半分钟后,她的手指动了一下,心跳慢慢加快,体温渐渐回升,脉搏跳动。

  她睁开了眼镜,抱住了我:“大小姐,呜呜呜,你没事,太好了。”

  这时候我应该说点什么呢,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嘿嘿。

  我看了她说道:“你是谁。”

  “我是你的丫鬟三宝啊,大小姐,你你不记得我了?”她看了看我,眼神中有些惊慌,但不是为了自己,好像更担心我。

  “三宝?不记得了,那我是谁?”三宝这个名字,难道我是某个家族的三大小姐?

  “大小姐,你是月家三小姐啊。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了……”

  “不过,大小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她看了看我的胸口:“大小姐,你的伤口呢?”

  “什么伤口?”

  “没……没什么,我们快回去吧,天快黑了。”她说话的时候,笑容里带着天真,像是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生,就像是没有受到山间冷水的侵蚀,没有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圈。

  她的眼睛里,好像只有我。

  在回去的路上,三宝告诉我,我叫月梦璃,我本来的丫鬟是一个比我大十岁的阿姨,她嫁了人离开了月家大院,十年前我在森林救了三宝,她的名字也是也是根据我在家里的排行起的。我的爷爷是月家的族长。月家是洛尔城大家族之一,主要是制作药物,医疗灵术。月家一共有50多人,带上丫鬟和男丁一共有100多人,族长的实力不凡,是洛尔城能排到前五的强者。

  我们在日落之前回到了有两个金鹿的红色大门前,这里便是月家大院,看了看天空中如血的雨后夕阳。

  我的灵魂进入月梦璃身体后,也终于有了触觉,嗅觉和味觉,这感觉真好,我的人生要重新开始了,不管以前我是什么人,做了什么事,甚至不管是男是女。

  但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一个未知繁华的冷兵器世界,一个由灵力支撑,权利覆盖的冰冷世界,也是一个充满着温暖信任希望的美好世界。

  我摸了摸红色木漆们上的门环,嘴角却不知为何上扬,敲了下去。

  已经是傍晚时分,敲门后三宝推开了门,迎面来了哦哦欧欧一个年龄大约五十岁的男人,三宝悄悄告诉我这是我二伯。

  “二伯好!”我笑了笑。

  二伯以惊异的目光看了看我:“梦璃啊,你去哪了,你父亲正找你呐。”

  “哦,那我现在就过去,再见,二伯。”我说过便拉着三宝走了。

  我当时不知道月梦璃是一个很高冷谁也不放在眼里的女生,即使是三宝也是,可能我告诉她我告诉她我失忆了她才不呢么奇怪。

  在那个高楼上看她吹笛子的那一天就能看出来,月梦璃本是一个天资秉异,好强,一心只为修行的姑娘,对于生活琐事,洗衣做饭,甚至人际关系都不太熟练。

  我问我父亲长什么样在哪,三宝拉着我到了父亲的家里。

  我走到父亲的房间门前,堂屋是父亲家里的仆人和正在绣花的母亲,看他们的穿着,衣服上印的纹饰,就知道我家比较有钱,也比较注重外表修养。

  父亲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四十岁中年男士,性格提前三十年进入慈祥,甚至不在争取功名利禄,最想要的就是家人平安,子女有好的归宿。

  父亲实力不凡,更是传承了了月家对药草的知识,月家人十个中八个会医术,虽然有些夸张,但也有其道理。

继续阅读: 主要人物介绍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神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