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前去若寒山
月雾笙歌2018-07-19 09:392,501

  我小声说道:“杨州,你怀孕了!”

  “是。”

  “孩子是谁的?”

  “我,也不知道。”

  “那你打算生下他吗?”

  “但,现在已经半年了,还能挽回吗?”

  “那你来我家静养一段时间等到出生吧,月家一般不会进外人的。”

  “不,我要去找我哥。”

  “可是,你现在身体行吗?而且连你哥在哪都不知道。”

  “不管怎样,我得先去趟若寒山,他十年前跟一人去的就是那里学习灵术。”

  “若寒山在哪?”

  “洛尔城,向北四百里。”

  “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吧。”

  她同意了,我们吃过午饭,和杨州回了月家,虽然我结了婚但我还是自由的,最起码白天是的。

  我们到了房间。杨州看到了桌子上的笛子:“没想到你也会吹笛子。”

  “不,我只是有一个而已。”

  “那,我教你吧。”

  “好,那我们去后花园吧,哪里比较清净。”

  说罢我们就到了后面,走过弯曲的木板,坐到那个红色的木亭子下,四面是绿水和一些已经将要掉落的莲花。

  她吹了起来,声音婉转悠扬,清脆如流水,和谐如落叶,温暖如春风,和在青楼听到的完全是两种风格。让鸟儿与花都随之起舞。

  一只曲,一首诗,一段故事,一场情。几分钟后声音停止,“这首曲子,叫如沐春风”

  “很久没有听到如此美妙的曲子了。”

  “梦璃姑娘会谈什么?”

  “我?我最多只会唱歌。”

  “那,唱一首吧……”

  “那行!”说罢我咳嗽了几声唱了我喜欢的音乐。“无法停止的命运轮盘将我包围,背负着怎样的初衷啊……”

  “好,此歌极有感情,意蕴深长,叫什么名字?”

  “幽兰芷若。”

  “你自己写的吗?”

  “不,这是我喜欢的一个音乐人唱的。”

  她放下笛子,双手按到长椅上,眼睛望着亭檐处的天空,这时我听到有人叫我,我转身,看到的是蓝天。

  他走了过来:“梦璃,没想到真的是你在这,我听那个笛声像是你的笛子,只是曲子我从未听过。”

  “那是这个姐姐的曲子,叫“如沐春风””

  “你好,我叫月蓝天。”

  “嗯。”相比之下,现在杨州的神情就不比刚才显得温柔了。他来的并不是时候。

  “那,梦璃,我去六月柱修炼了。要是像比试的话等会去找我吧。”

  “好”我看了他一眼,看得出他有很多话,他离开了。就这样一下午就又过去了。

  我们回到了房间,收拾了一下桌子和床,吃过晚饭已经到了戊时四刻(相当于晚上八点)“杨州,我要先回千山家了,你在这里休息吧。”

  她没有说什么,我便出了们。

  刚出门没走几步便遇见了蓝天。“你在这里等我?”

  “是。”

  “是不是想问我在哪里过得怎么样?放心,我过得很好的。”

  “那……你后悔嫁给落辉吗?”

  “这有什么后悔不后悔,我又没有选择。三宝的事情,那天来的是什么人?”

  他想了想说道:“两个穿着像是某个皇室的人,穿的都是金色长袍,而且,他们对三宝很客气,说三宝是他们的圣女什么的。”

  “看来三宝就是圣女。”

  “真的吗?她不是几年前你在森林里救得吗,而且她那时一点记忆也没有。”

  “是,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她的并非一个普通人,以前她死过一次,但被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复活了。”

  “或许是吧,另外告诉你一件事,再过几天举行十年一次的月灵师继承了,你也知道,第一名会得到月家全力修炼辅助,只是你现在成了千山家人,不知道能不能获得奖励。”

  “到时候你提醒我吧,在我家放张纸就行了,我现在要回去了。”

  “好。”

  接着我出了月家大门,向千山家走去,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为什么,但至少我现在的力量不会再让自己受半点苦了。

  我没有用瞬间移动,在街上走何尝不是一种自由的享受,我是一个爱自由的人,很多时候,我不需要那么多的功名利禄,甚至灵力都可以不要,只想一生去追寻自由。

  我到了千山家的那个新房子,推开门,一刹那我还以为自己进错了房,开门的是一个右眼右下有一个黑色的痣的穿着蓝色到膝盖的中短裙梳着空气刘海头发有些乱的年轻女子。

  “我是你的丫鬟弥漫。”

  千山家跟月家就是不一样,千山家丫鬟也能穿到膝盖裙,而且大部分都是,只是这里的丫鬟服装大致还是相同的。

  “哦,千山落辉回来了吗?”

  她没有说话,拉开门我看到里面那个桌子旁边坐着的千山落辉。他示意让我坐下。

  他挤出一张笑脸:“昨天的事情怨我,毕竟咱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我没好气的说:“是是,在这之前,弥漫可以解决你的生理问题。”

  “别忘了,这里可是千山家。”他瞪了我一眼。神情瞬间发生变化。

  出于自己的实力,我不再惧怕任何力量,只是即便如此,很多事情还是不能直接按照自己想的去做。“这我怎么可能会忘呢?千山家可是你说的算,做你女人,荣幸至极。”

  我倒了一杯酒递了过去。他接过喝下:“你最好别刷花样。”

  “我能耍什么花样?”我哭笑了一下,这种说话上局因不接下局果的让人真是恼火。我喝了一杯酒向房间走去:“以后你还跟弥漫睡一个床吧。要想来找我,别忘了,十天一次,其他时间不要进来。”我故意加了一个“还”字,谁不知道我回来之前发生了什么,这样也好。

  第二天,我换了件衣服,洗过脸便瞬移到月家我的屋子里,杨州还没有醒。我看到桌子上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一首曲子,名为“若白飞雪。”

  我看了看月梦璃留下的那几把剑,其中一个很新,看起来一次都没有用过,是把木剑,上面雕刻着简单的花纹。

  我去端了饭,路上经过几人的疑问我回到屋杨州已经醒了。我给她梳过头描过眉,涂上口红便出门了。

  “梦璃,不要粉黛吗?”

  “嗯,我不怎么习惯。”

  “哦,先去买些厚衣物吧,若寒山很冷的。”

  “现在不是夏天吗?若寒山不也处于温暖地带怎么会很冷?”

  “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那山上全是雪,就好像北方的冬天一样。”

  “那好吧。”

  若寒山所处的位置在一百五十年前有一条八阶冰龙,被以前的若寒教派之主打败,尸体在这座山中腐化,形成了整座山的冰封面貌,一年四季温度最高也不超过零度,最低可达到零下五十度。而冒着寒冷建立若寒教派的原因就是这里的空气中蕴含着巨大的元力,使得修炼速度提升一倍以上。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圣阶元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神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