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动手
木子飞燕2018-08-04 00:203,003

  在客房休息的三兄弟对视一眼,都看大了对方脸上的凝重表情,老大心下一横当即说道:“二弟、三弟,准备动手,在离着白帝学宫这么近地方多呆一刻就多一份危险,趁着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其他地方,我们打他一个出其不意。”“好”,话落,老二抽出自己的随身携带的合金刀,一首握刀横在胸前,一手握上刀刃,运起燃血术,之间手臂上的衣服瞬间化为灰烬,整条手臂瞬间粗大了一圈,然后又恢复到了正常,如此反复了3次,手掌已经是像烧红的烙铁是的通红,然后右手一下抽出了合金大刀,整个刀身在抽出后都涂满了鲜血,很快,使用了涂满的使用染血术之后的鲜血,刀身变得通红,刀身上的热量都使得周围的空气变得扭曲,刀身也变得影影约约,似乎地狱之刃。“每次看到二弟使用染血术,都感觉面临生死危险。可惜了,当年这本我们探险得到的功法,三人之中只有二弟修炼成功了,你我二人都以失败告终,还损失了很大一部分修为。”老大看到老二施展燃血术,对身旁的老三说道。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只见老二施展完燃血术,运气全身灵气,对着大门就是一撞,大门轰然粉碎,老二的身体携裹着大门的碎片高高跃起,运气全身灵气,举刀就披向议事堂门口的树腰处,刀身因为染血术的原因在下披的过程中,刀身周围刀罡汇聚的越来越大,越来越长,到最后刀罡已经快要有十几米长宽,远远看去就像老二挥舞着一块儿烧红的钢板跃起十几米高度下劈门口的大树,可以想象有多猛。身后老大和老二同时运起灵力,扑向大树,三兄弟要毕其功于一役,一举重创白袍少年,然后速度远遁千里。可惜事与愿违,在老大和老三随老二扑向大树时候,大树下本来空无一人的空间突然空气一阵波动,若有若无的剑吟想起,然后便是看到了一把剑,一把银色的短剑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批下来的地狱之刃。俩者之间的碰撞导致破碎的刀罡彻底摧毁了大树,然后在原来大树的位置处出现了一白袍青年,此时白袍青年手握短剑挡住了李老二的必杀一击。灵力对撞造成的威力把他的白袍吹的猎猎作响,脸色确是没有多少变化。紧随李老二身后的老大、老三看到老二必杀一击被挡住,运起全身灵力扑向白袍少年,似乎要趁着白袍少年与老二僵持的时候直接杀掉白袍少年。

  白袍少年反应并不慢,一击挡住重天而降的一刀,运气灵力以一个崩剑式挑开李老二的刀,然后揉身弯腰向前扑去,一手提剑反背在背后,竟是要在老大和老三赶来之前先干掉老二。李老二在一刀被挡住后就暗道不好,急忙运气稳住自己的气血,因为人在空中不好借力,只能趁着刚刚刀剑双交的力道向后面的台阶上落去。落到台阶上还没站稳,便看到了弯腰扑过来的白袍少年背后短剑直接脱手飞来,只听一声剑吟,随之便是飞剑切割空气的呼啸声传来,眼看身体已经来不及躲避,只能微微偏了下,短剑便从胸口穿过。瞳孔瞬间放大,脑海中最后的画面便是这惊艳的一剑,随即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御剑术。”老大惊呼出声。“你是剑修。”战斗很快就出现了大的转折,快到仅仅几秒钟时间,老大和老二还没有扑倒白袍少年身边给予致命一击,老二已经先被白袍少年御剑术击成重杀,本来三对一变成了二对一,面对的还是以攻击力著称的剑修。白袍青年在击杀了老二及时闪身避开了身后俩人的拳头,站在一边单手执剑默默运功平复翻涌的气血,长弓是自己家知道自己家的事情,刚刚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自己不仅使用了自己还没有掌握的祭剑术初步祭练自己刚刚自己得到这把魂剑,还使用了袁公背剑使出了御剑术,这一切都对自己还没有回复的伤势是伤上加伤,还好刚刚抓住机会重创了一人,不然今天还真是难以幸免啊。此时老大、老三扑倒了老二身旁,看着老二躺在台阶上已经没有呼吸,脸上充满了悲愤缺没有再动手。但是兄弟二人全身灵气运起防备着,眼中缺充满了别样的神色。老大看着白袍少年说道“御剑术,世人皆知白帝城白帝是修身史无前例的第七境---神兵境,他更是一名强大的剑修,那一招天外飞仙把我们古老的华夏剑招推演到了前无古人也必将后无来者之处,正是凭着这一招再以修城第七镜---神兵镜的修为一举屠灭了当时的肆掠华夏的十二只异域兽皇,一举奠定了华夏剑仙,守护神之尊位。随后他便创建了白帝城,建立黑白学宫,传下了剑修一脉。我们华夏剑修都是传自白帝一脉。你既然是白帝弟子,怪不得你要夺我们发现的魂剑,对于剑修来说,一把好剑就是他们的命,怪不得你这么快就炼化了此剑。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今天的事情我们认栽。老三,带上老二我们走。”老大转身走的很果断。几个起落,赏金猎人老大和怀抱老二的老师就消失在了远方。

  白袍青年在老大和老三消失之后,手中的短剑化成一道白光飞入了眉心处。随之脸色迅速变得苍白了起来。“哎,回复的时间又的加长了,这次真是运气,还好在学院的时候跟着师兄学了一招御剑术。”

  白袍青年和赏金三兄弟从开打到赏金三兄弟老二被杀,老大、老三远遁仅仅几分钟时间,在村子练武场的村长和村民听到了动静赶过来后,只见到了满地狼藉和在台阶前盘腿打坐的白袍少年,却不见赏金猎人三兄弟。白袍少年睁开眼看到村子过来便说道:“刚刚他们发现了我,与我大战一场,见奈何不了我便远遁而去,诸位不用担心,他们不会回来了。我在这疗伤几日便可回复,之后便返回白帝学宫。烦请村长给我安排个干净的房间。” 孔镇看着白袍少年苍白的脸上便知道刚刚伤的不轻,急忙吩咐旁边的村民领着白袍青年到自己家里去疗伤。眼看白袍青年跟随着村民离去,孔镇转身扫了一眼四周的情况抬头和王师傅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表情。好厉害的白帝学宫学子,一对三的情况下不仅全身而退还能击杀一人。随之更下定了让儿子和村子里的孩子去学宫学校的决心。“大家把这里收拾下吧”,村子转身吩咐到身旁的村民,谁会呼唤了下王师傅往议事厅走去。

  于此同时,离开村子几十里的赏金兄弟二人,正覆手站在一座新起的坟墓之前。在这个人际罕见的森林深处,兄弟二人沉默的站在墓前静静不语。突然老三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大哥,为什么不动手,那白袍小子虽然是剑修,但是一看就是强弩之末,动起手来不用十个回合,必回被我们毙于拳下。”听完老三的话老大沉默良久没有回话,过了几分钟后老大满怀沉重的语气在林子里响起:“三弟,国破家何在,我们华夏面临的危险远远没有结束,看那遥远的天空处的黑洞,不断来至异域的怪兽在进入地球。我们只有不断变得强大了才能保护我们的国家,保护我们的家园。而剑修这类战略地位修士,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更是我们首要保护的人,我们怎么能杀他呢。从白帝一人一剑杀退侵入陆地的十二只异域霸主级皇者,华夏就意似到了剑修无与伦比的杀伤力,他们就是我们和平年代的核武器啊,面对怪兽的核武器啊。每一个剑修都是华夏宝贵的财富,因为啊,适合修剑的人太少了啊,几乎每一个没成长起来的剑修都是异兽中必杀的对象,因为他们有一个白帝就已经够头疼了,再也不想多出来一个这样的,他们损失太惨重了。所以你明白吗?为什么我一看到御剑术,立马就放弃了继续战斗,立即远遁而去。他们不应该折损在我们内部战斗上,他们的战场是在和异兽的战斗上。”老三听到老大说的话,瞬间沉默了下去,良久抬头看着老大说道:“大哥,我们走吧,继续去杀异兽,为保护家园进我们的一份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二弟,从此别过,我们兄弟下一世再聚。老三,走”。话落,老大率先飞掠而去,老三紧随其后,远远传来声音:“大哥,我们去哪里。”“我们去前线,东海瀚海城镇海长城对决海域异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圣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圣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