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这么近那么远
独自站立2018-09-29 12:487,672

  平安夜。

  圣诞树摆满整个城市,灯光闪烁,就如天上的星辰陨落,照亮大街小巷。

  牵手的恋人,在每一个街角徘徊。

  金熙媛的手被另一只温暖的大手包裹,温暖传递到心间,带着丝丝的甜。

  抬头,便能看到那带着温柔的俊颜。

  曾经只是并肩而坐,便心跳加速。却从没想过会有牵手漫步的一天。

  只是,时过境迁。那份悸动心境早已平静的如一潭湖水。

  而金熙媛却觉得这种平静的感情,未尝不是一种奢望。

  只想与一个值得依赖的人依靠在一起,就像漂泊在大海中的人终于抓到了一块救命的浮板。

  管它会飘到何处,至少能让她得到片刻的喘息,足以。

  “离电影开始还有一会儿,先在这里玩一会儿吧。”杜禹诺温润的声音像是带着魔力,摒除了周遭的所有嘈杂。“我去买游戏币。你在这等我。”

  被拉到了角落,金熙媛看着杜禹诺离开的身影走远,才将口袋中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拿了出来。

  “小繁哥。平安夜怎么过?”金熙媛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地听起来轻快些。

  “在赶戏。”浑厚好听的声音却带着疲惫。连夜的赶戏,只为了能早一点回去,却依然没能陪她一起过这个平安夜。带着遗憾,郑子繁问:“在外面吗?和小雅一起吗?”

  “啊……嗯。”鬼使神差的,金熙媛对着话筒那端的人说了谎。却说不上为什么,和杜禹诺在一起的事情,始终无法在郑子繁面前坦诚。

  “明天去我公寓的时候,卧室衣橱右侧最下边的抽屉里,自己记得拿礼物。”郑子扬道。

  金熙媛确似乎并不意外,每一年,每一次需要被庆祝的日子,郑子繁从未忘记过为她准备礼物。哪怕他人不再,也不会落下。用各种方式在当天将礼物送给她。

  这份宠爱,让她愉悦过,畅想过,现在,却只剩下了心里隐隐的钝痛着。却依旧假意的开心对电话那段的人说:“你怎么不早点说,不然今天就拿到了。好期待这次是什么礼物。”

  低沉的笑声,却听得出来是由心发出的。“你一定会喜欢。”

  金熙媛却调皮的惊呼一声“哎呀!”

  “怎么了?”

  对面传来焦急的询问,金熙媛才带着为难的语气道:“我忘了准备礼物送给你了。”

  郑子繁听着,心里才放下了心,还以为出了多大的事。安静的继续听对面甜甜的带着赖皮的声音说:“不过……估计你会收到很多礼物吧。也不缺我一份啦!”

  “回去记得补给我。”

  就是拿这个丫头没有办法,郑子繁举着电话,脸上却荡着宠溺地笑容,嘴上说出的话却像个讨要糖吃的孩子。

  “哪有你这样的!”

  “熙媛,我们走吧。”

  听筒中传递过来两个声音。

  “你和杜禹诺在一起?”郑子繁机警的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个声音。机场时简短的对话,却让他深深的将这个声音记在了心里。

  “嗯。先不和你说了。注意身体,节日快乐。”

  电话被匆匆的挂断。

  空旷的休息室里,郑子繁将手机扔在面前的桌子上发出突兀的响声。

  “子繁,发生什么事了?”在门外停留半晌的唐岚走了进来,带着关切在郑子繁身边坐下。

  她是刚刚路过休息室门口时被郑子繁洋溢着柔情的侧颜留住了。那样的笑,脸眼角都带着温柔的笑意,除了在拍戏时瞬间的感情流露,郑子繁从未对她有过这样的笑意。

  他的真情,他的心思只会在一个人的身上留住。

  唐岚抓着门框的手越发的用力,内心充满了嫉妒和不甘。

  她才是配得上站在郑子繁身边的女人不是吗?

  “是家里的事情吗?”

  耳边突然出现的声音灌注进郑子繁的耳朵里却是嘈杂的声音。此刻的他需要一个人安静的带着。而不是一个呱噪的女人来胡乱的关心献殷勤。

  “我有事情找导演,走了。你下戏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完,便拿着桌上的刚刚被他泄愤过的手机头也不回地离开。

  现在他脑子里心里都只有一件事。

  他必须要快点回去。

  回到小丫头的身边。

  在一切都还来得及挽回的时候。

  从电影院出来已接近午夜。金熙媛和杜禹诺并肩站在商场门口超大的圣诞树前,望着圣诞树上耀眼的星光。

  有的人,正像这耀眼的星光,吸引着路过的人驻足,观望,惊叹它的光芒万丈,却在注视后才发现,那耀眼的光在不知不觉间将观望的人的视野夺走,除了这一片光亮,其实自己早已深陷一片无止境的黑暗中。

  眼睛被光刺得发疼。

  “我们和拍一张吧。”揉了揉眼睛,金熙媛拿出了手机,伸手拦住了一旁杜禹诺的臂弯。

  “好啊。”杜禹诺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已经被融进了甜甜的味道。

  拜托路人为两个人拍照。金熙媛搂着杜禹诺的手臂,无比的亲密。

  金熙媛拿过手机道了谢。紧接着便翻开了朋友圈,编辑了短信发了出去。

  ——纪念我们一起的第一个平安夜。谢谢有你!

  照片上的两个人亲密的紧紧依偎,脸上挂着爱情下的甜蜜笑容。

  慕煞了朋友圈的所有亲朋好友同学。

  当金熙媛回到寝室,翻看着朋友圈,收获着所有人为他们点的赞和留言的同时,她却没有看到任何来自郑子繁的回应。

  杜禹诺在回到宿舍后,复制了同一张照片发到自己的朋友圈,附上文字——愿陪你度过余生的每一天。”

  长情的告白。

  杜禹诺手指划过照片上的笑脸。

  他会用自己的一切去守护住这份单纯笑容。

  手机短信提示接受了一条新的信息。

  杜禹诺打开,看到发件人时,眉头却皱了起来。

  一扫前一秒的温情,眸子里满是沉重。

  “我周六回国。你回家等我。”

  只是简单的通知。

  杜禹诺将手机按灭扔到床上。

  以他对家里的了解,能拖半年的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

  只是,母亲这次回国,到底是那个人的意思,还是仅仅来了解自己的情况的?

  相比杜禹诺的忐忑不安,郑子繁更加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角落里的手机已经被摔得四分五裂,只剩下了尸体。

  修长的身躯耸立在窗前,楼下院子里是依旧在狂欢的剧组人员。郑子繁却望着黑暗的远方出神。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一双如星般的眸子此刻承载了太多的情绪。薄厚适中的双唇紧紧地抿着。犹如撒旦临世,俯瞰着终生的息怒。

  “已经和导演说好了,再两天这边你的部分就可以拍完。我们可以先回去。”唐隽已站在门口许久,才将和导演沟通的结果告诉那个定格在窗边的人。

  就在一个小时前,郑子繁在他面前将手里的手机扔到了墙上。

  他不知发生了何事会让一向如阳光般温暖的一个人愤怒到如此地步。

  就连相交这么多年的他,那一刻,都感到了心悸。

  所以在郑子繁忍耐着情绪,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再一次让他和导演沟通提前回去的事情时,他便立刻去找了导演。

  郑子繁是个注重家庭的人。上一次便说家里有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如今这样的情绪波动,想必他必须回去不可了。

  所以唐隽先联系了之前几家想要找郑子繁拍摄的电视台,安排了之后简单的行程后,才和导演去谈郑子繁提前回去的事。

  他是金牌经纪人,只因艺人家中的事便和导演提这样的要求,即便有着人情在,之后却也少不了郑子繁的负面消息传出。有了之后的行程,一切便顺理成章了。毕竟郑子繁如今的热度,这也很正常。

  “谢谢。早点休息。”听不出是什么情绪,只是声音冰冷的如二月的冰霜。

  唐隽交代了几句便回了房间。

  郑子繁走到残破的手机边,将外壳装好,屏幕已经被分裂成好几块,却是手机性能还不错,按了开机键等了两分钟,居然开了机。

  破碎的屏幕上,闪现了一张甜甜的笑脸。

  拿着死而复生的手机,郑子繁靠坐在床头。将手机屏幕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仿佛这样便能感受到那个人的体温和心跳。

  “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才好!到底要如何,你才能看到一直在你身边守候的我。”

  无奈的,悲戚的,不甘的。

  懦弱的人注定会失去。

  郑子繁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后悔。

  后悔进入娱乐圈。自己的生活被暴露在大众面前,一切的一切,就连保护自己最珍惜的人都如此力不从心。

  就连爱一个人,都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太多的顾虑,太多的犹豫,最终让他彻底的失去此生唯一重要的人。

  他做的这一切是为了取悦她,失去她却也因他做的这一切。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人生更让人觉得可笑的?

  你牵过的手空了

  你靠过的肩空了

  心却依然是满的

  你笑了

  我哭了

  你的笑容不再为我

  我在原地未曾离开

  你却已走进另一个世界

  赔上了我的所有

  纵容你

  宠爱变成一种习惯

  可你已经离开

  过了圣诞,随即便迎来了元旦的喜庆。

  披星的圣诞树被火红的灯笼替代。

  充满现代感的房间,阳台上却挂着两个突兀的红色灯笼。

  金熙媛则拿着一个红色的小球逗弄着兴奋的跳来跳去的喵星人。

  比起西方的节日,她更喜欢中国节日的喜庆气氛。所以即便是郑子繁的公寓,她也买了两个大红灯笼挂了上去。

  她记得小时候,每一年元旦前几天,他们就会跑到郑家,郑建国会带着他们一起做最古老的绢纸灯笼。然后放进小灯泡,挂在阳台,晚上家中一片红火。

  沙发上的手机传出了电话音乐,金熙媛跳到沙发上接了起来。

  “在干什么?”好听到迷惑人心智的声音从听筒中传了出来。

  好几天没有听到这个声音,金熙媛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期待着这个电话。按捺着小小的激动,道:“在你公寓呢。这两天你电话打不通我们都很着急。发生什么事了?”

  “坏了。”崭新的手机握在手里,郑子繁因听到金熙媛撒娇一般的质问而感到开心。嘴角经也不禁上扬。看了时间问:“下午没课吗?”

  “嗯。”金熙媛轻轻地应着,将沙发边喵喵叫的小家伙抱到了自己的怀里顺着毛。“下个月就考试了,来你这里喂猫,顺便复习。你还要多久能回来?”

  “嗯……”郑子繁迟疑地沉吟着,脚下的步子未曾减慢。

  下午的时间,机场接站口人并不多。因为是临时回来,所以并没有粉丝和记者收到任何的消息。

  郑子繁戴着口罩和帽子,将外套的帽子又罩在了最外面,一路走来,没有人认出他的身份。

  “想我了吗?”避开了回答,郑子繁半开玩笑的问着。

  “嗯。当然了。对了,我买了两个灯笼放在阳台,这不是马上就元旦了吗?不过感觉和你这房子好不搭!……”

  听筒里,金熙媛的声音巴拉巴拉的传进郑子繁的耳朵,郑子繁被遮掩的脸上,洋溢着久违的笑意。走到接机口,弯身坐进了车里。

  聊了十多分钟,金熙媛惊觉自己的话太多了。恐怕耽误了郑子繁的工作或者休息。赶忙挂断了电话。

  看看外边难得的艳阳天,将怀中的猫放到一旁,张着胳膊伸了大大的懒腰。

  起身走进浴室,准备洗个热热的澡好精神抖擞的复习。

  临近期末,学校里能复习的地方早就人满为患。金熙媛懒得去和那些人抢座位,她这半年的曝光率让她对学校里人多的地方抱着一种畏心。

  幸好郑子繁不再,她还能到这里躲个清静。

  至于杜禹诺,她觉得即便在谈恋爱,两个人还是保持一些空间给彼此比较好。

  如今她已经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接受这个决定,这段关系。

  其实并不是这么难不是吗?

  车停在高级社区里一栋楼的门口,郑子繁拒绝了唐隽的跟随。他想要休息。

  况且,小丫头还在楼上。

  电梯上升,郑子繁竟然第一次发现9层的楼要这么久才能到达。几乎是迫切的按了开门的密码。却在走进熟悉的客厅时,一片寂寥。

  不见那个身影,只有一团黑乎乎毛茸茸的东西在自己的脚下边叫边蹭着。

  “她走了吗?”蹲下身想要去抱毛茸茸的一团,身上的寒气却将小家伙吓跑了。

  打开鞋柜,熟悉的棉靴整齐的摆在里边,郑子繁逐渐下沉的心才又沸腾了起来。

  将行李放在沙发边,回到房间将一身带着寒气的衣服脱下。

  路过浴室的时候,紧闭的门里传出了吹风机的声音。

  伸手转动把手,门却被反锁着。

  随即,吹风机的声音也停了。

  金熙媛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手举着暗灭的吹风机,一手紧紧地抓着裹住身体的浴巾。

  她发誓自己没看错,门把刚刚被人拧了一下。

  刚刚才和郑子繁通了电话,不可能这会儿就回来了。

  难道是公司的人?

  那岂不是更尴尬!

  或者……小偷?

  不可能吧,这种小区怎么会有小偷能进来!

  越想心里越慌。

  扯掉吹风机的电源紧紧地握在手里,身体靠在浴室的门上,确定自己的浴巾够牢靠,空下来的手紧紧地抓住门把手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询问,门外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媛媛,是我。”

  “小繁哥!”许是太过激动,手上一用力。“咔嚓”一声,门已打开。

  “你这是……”郑子繁打量着面前许久不见的女孩儿。浴室里热气缭绕,肥瘦适中的身材被棕色的浴巾包裹着,却遮不住凹凸有致的曲线。半干头发凌乱的散落在肩头。那张半熟的小脸,被热气渲染得越发诱人。

  没想到回来就见到这副惊艳的场景。郑子繁只觉得嗓子干的厉害。

  身体里有一簇火苗在涌动着。

  伸手,将金熙媛手上还高举的吹风机拿过来笑问:“你要干什么?”

  “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突然间出现在面前的这个人,那张迷倒全年龄的容颜是怎么跳到她面前的?

  “傻了?”郑子繁好笑的手掌拍在金熙媛的脑门上。这才唤醒了金熙媛。

  也同时反应过来自己还没穿衣服。慌张的去拉门把手,却踩上了搭落在地上吹风机插头,脚下一个踉跄,脑袋差点就和门框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还好郑子繁眼疾手快,一把将柔软的身子捞进怀中。

  温热的身体,带着他常用的沐浴露的味道,还夹杂了一丝少女的清甜。手臂上的柔软,让他感到呼吸急促。

  “总是改不了毛躁!”压抑着内心澎湃的情绪,郑子繁确定金熙媛站稳便收回了手臂。说话中带着宠溺的责备。“快去穿衣服。小心冻着。”

  “哦。”

  浴室门被慌张的关上。

  郑子繁面对着再度紧闭的门,手握成了拳。

  回到卧室,却在脱了衣服后对着自己已经抬头的欲望感到由心的无力感。

  近一年来,他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对那具身体的渴望了。

  从未和任何异性有过亲密的接触,才更渴望这个守护了十几年的女孩儿。

  如今,竟然无法控制。

  深呼吸,让自己体内的火苗慢慢熄灭。郑子繁换了轻便的家居服出了房间。

  金熙媛已经穿戴整齐从厨房端出了两个马克杯走向沙发。嘴里还追问着:“刚才都没听你说,这么突然,害我刚刚听到声音时吓死了!”盘腿坐到沙发上,将一杯冒着热气的杯子递给了在旁边坐下的郑子繁。“我最喜欢的泰式奶茶。”

  接过奶茶,郑子繁捧在手中,让那份温热通过手心传递至全身。

  “惊喜吗?”郑子繁的音调比平时高了两阶,少了官方的深沉,多了阳光男孩儿的活力。

  金熙媛喝了一口奶茶压惊道:“是惊吓好不好!怎么你回来居然都没有半点的风声!”

  “因为这边有临时的活动,所以我的部分拍完就先回来了。”这套说辞已经成了他这次回来的挡箭牌。

  “难怪!”

  “听小哲说……下学期你要搬出来和他一起住?”

  之前打电话时,金熙哲带着歉意和他说要重新租房子的事情时,他倍感意外。毕竟两个人一起住了这么久。

  金熙媛点点头。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郑子繁俊美的容颜。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分离,虽然偶尔会视频聊天,但终究有一层屏幕和摸不到的距离遮挡着,心里的思念早已泛滥。只是……思念却只能藏于心里。这个男人不属于她。

  “对不起,前段时间的事,是我考虑不周了,才让你……”一声迟来的道歉,郑子繁带着无尽的自责和悔恨。自责自己将她丢尽了绯闻的漩涡中,悔恨的是因此而让自己失去了她。

  “怎么感觉生疏了呢?”金熙媛失笑道。她要的从来都不是郑子繁对她的歉意啊。

  黑色小团子凑了过来。金熙媛放下了杯子,将软软的身体报道自己的腿上顺着毛。“其实,也有它的原因。”低着头,语调很轻柔。

  郑子繁将杯子举到唇边,双眸透过徐徐上升的热气望着金熙媛柔和的侧脸。

  小丫头真的长大了,身上总是散发着女性的温柔,带着恬静的笑。儿时的调皮慢慢的被掩藏。越来越坚强,越来越独立。

  “总不能为了它总往你这里跑吧。不方便。”

  “是怕被拍到不方便,还是怕杜禹诺介意不方便?”郑子繁问着,后边的半句话是他的目光变得阴沉。

  “啊?”金熙媛没想到郑子繁会这样问,错愕的抬起了头,却对上一双盯着她的眼睛。

  不自然的避开目光,含糊的说:“都有吧。”

  心里有点心虚。

  究竟在心虚什么?

  金熙媛也搞不懂。

  只是不愿在郑子繁面前谈论有关杜禹诺的一切。

  她在心里已经接受了杜禹诺,认真的去谈这场恋爱。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已经将郑子繁从心中移除了。生了根的一段感情,要如何轻易的连根拔掉?

  她曾尝试的去拔掉它,但是……太疼了。她做不到。

  郑子繁也感觉到金熙媛的闪躲,转了话题问:“有中意的房子了吗?要不在这里我帮你们看看?”

  “哥哥,这边我们怎么租得起!”金熙媛看白痴一样瞪了郑子繁一眼。他们可是工薪阶层的子女,怎么和大明星相比!“大概会在学校附近的小区吧。”

  其实,和郑子繁分开了,他们找房子到省去了很多的麻烦。只要地理位置方便就可以了。

  和大明星住在一起,太多的顾虑,白白的房租上就要多添进去很多的安保费。

  “你们就这样狼狈为奸的把我抛弃了!”郑子繁怨念的像个小媳妇。看来他要考虑是不是干脆搬回父母家去住。如果这间公寓没有了金熙媛的到访,他又要回来做什么。

  金熙媛笑。小孩子样子的郑子繁恐怕只有在家人面前才会展现。

  只是不知道,在唐岚的面前,郑子繁又会是怎样的一面?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金熙媛便拿出了书本坐在客厅的桌子上复习功课。郑子繁则靠在沙发上小歇。

  他是很累,为了能早点回来,日夜赶戏。每天三四个小时的睡眠让他感觉自己要被掏空了,已经大半个月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此刻,冬日的暖阳将客厅照的暖暖的。房间里回荡着金熙媛的气息。

  家的味道。

  郑子繁贪恋的呼吸着每一缕空气。

  连日来的疲惫和紧绷的情绪都被瞬间安抚了。眼皮也越来越沉。伴随着偶尔翻书的声音和写字的沙沙声,沉沉的睡了过去。

  依山傍海的房子,阳光将沙滩照的温热。从床上起身,将站在门口的柔软躯体揽入怀中。相视而笑的两个人,被幸福的甜蜜包围。

  左边的胸腔被填的满满的。低下头,鼻腔满是熟悉的味道。

  像就这样相拥着,看天,看海,消磨时光。直到生命终结。

  安静的午后,客厅传来低低的气息。

  “小繁哥?”金熙媛停下了手中的笔。回过头望向靠在沙发里睡得很沉的人。嘴角上扬着,似乎是梦到了多么美好的事情。

  轻手轻脚离开了桌子,走到沙发边蹲下。

  金熙媛目不转睛地望着即便是睡着了却也让人心动不已的容颜。

  饱满的额头,浓密的剑眉,一双勾人神魂摄人心魄的眼睛紧闭着。尖挺的鼻子,红润的双唇,雕刻一般的轮廓。

  净白的手指远远地在空气中描绘着。

  造物主是有多偏心,才会将这个男人塑造得如此完美。

  却又是有多狠心,让这样一个男人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

  他们没有血缘,却从小亲如手足。

  曾经那样的亲密无间,却又将这个人幻化成一颗耀眼的星光。好像他伸手便能够到,却在伸手的那一刻发现,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而星星也并不只是为你而亮。

  多悲凄的发现。

  多绝望的感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几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几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