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月下美人
东海郡王2019-11-09 13:472,137

  刚开始,长安百姓还以为京兆府的衙役在大街缉拿盗匪,也就没什么稀罕的。可后来逐渐发现,他们风雨无阻,都是每天早晨准时出动,队伍很是严整,从不扰民,甚至,还会主动去帮助长安街头的百姓,帮他们推车,修路,扛东西等等。

  时间久了,在长安百姓中赢得了不错的口碑,老百姓们刚开始也很纳闷,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官府的人啥时候变得这么体恤民情呢?

  每当他们训练队伍从长安街整齐穿过,街头上总会人头攒动,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开始议论。听说,京兆府来了位捕快教头,也就二十出头,非常能干,朝廷也对他寄予厚望,现正在着手整顿京兆府啊,看来,我们长安的百姓有盼头了。

  我也听说了,听说那少年还是从西域来的,是汉朝博望侯张骞的后入,身怀各种绝技,最擅长缉贼捕盗,不管什么样的疑难杂案,都能被他给破了。

  在张小远的一努力下,官府与长安百姓的关系得到了很大程度改善,衙役也不在自以为是,面对百姓趾高气扬,老百姓也开始逐渐愿意和他们打交道,有时,甚至会像后世的朝阳群众一样,为官府提供各种线索。

  晚上的长安城,在宵禁之前异常繁华热闹,也是各色鸡鸣狗盗之辈出没的高峰期,于是,张小远又增加了长安街头巡逻的规模,次数。

  在后世,只要不值班,没任务,张小远都会去人民公园去夜跑一会,消消食。

  晚饭之后,张小远就开始带着一众衙役在长安街头夜查。白天众目睽睽,所以只好排着整齐的队伍,走的有模有样点,生怕老百姓骂街。

  晚上,就可以放轻松点,一众人慢悠悠的溜达在古老的长安大街上,吹着春风,听着关中男女老少的嬉笑声,是那么的轻松,那么的亲切,少了后世色彩斑斓的霓虹灯,嘈杂的汽车轰鸣声,张小远反倒觉得是非常舒服自在。

  朴实的长安百姓,携家带口,悠闲的游走在大街上,吹吹晚风,看看月亮,家人之间一片祥和,不像后世,除了手机游戏还是游戏,哪里有时间跟家人这样畅心交谈呢?

  其实,生活很简单,有吃的,喝的,住的,有家人陪伴就已经很幸运。一想到后世的家人,张小远的严重泪花就开始打转,好在夜色朦胧,手底下的人衙役没有看到,一阵忧伤之后,张小远连忙趁衙役们不注意,赶紧拿衣袖擦了擦泪。

  五月的长安,夜色很美,明亮的月光如清水般倾洒而下,照见街上纷纷行人如画。

  张小远一众人,刚巡查至长安东市,忽然,在人群中听到有姑娘大喊道,“抓贼,抓贼!”

  张小远赶紧带人寻着叫喊声赶过去,推开围观的人群,忽然,眼前一亮,只见人群的正中间站立着一位一袭白衣的妙龄姑娘,雪白的肌肤和着雪白的衣裳,在月光的照耀下,整个人好像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现在还不是唐朝,女性不以胖为没,那女子的体态婀娜轻盈,增之一分则太高,减之一分则太短。

  如此娇人的古典美女,以前只在古装电视剧里看到过,今晚走近了一看,张小远才知道什么真正的古典美人。

  古人有云,城楼观雪,山中观雨,月下观美人,是为慧观。确实,张小远这才发现,月下观美人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奇观啊!

  穿越回隋末,第一次见到女人,还是致我们漂亮的女人,张小远一下子看的出了神,完全忽略了一旁叫喊的另一素衣女子。

  那素衣女子一瞧张小远看的她们小姐直勾勾的,不理睬自己,走上前大声道,“我说你们这帮衙役还愣在这干吗,还不快去找回我们小姐的玉佩?”

  素衣女子趾高气扬,盛气凌人般对这张小远说道。

  张小远这才回过神来,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和白衣女子相比,这女的也太粗野了吧?简直一个是女神一个是女神经啊!

  还没等张小远开口,素衣女子又接着发飙道,“你们今晚如若找不回我们小姐被偷的玉佩,就等着明天挨板子吧!”

  呵,好大的来头啊,自打穿越之后,只有自己打别人的板子,还从来没有人敢打自己的板子,说不定又是那个大地主家的小姐啊!

  张小远想的十分沉着,丝毫没有被激怒,也没有被吓到,走上前,双手一和,略微施了礼,对着素衣女子问道,“小姐可否告知您的玉佩是如何被偷的,有何特征?”

  看到张小远如此有礼,那白衣女子也身子微微一躬,略还了还礼,然后温言道,“回禀大人,今晚我和丫鬟云锦出来逛街,就在刚才,我才发现我腰间的玉佩不见了。对了,那是一块羊脂白玉佩,上面镌刻着婉颍二字。”

  白羊脂玉佩?呵,放在后世,那可是价值百万啊!这女子说话温文尔雅,有随时佩戴着如此名贵的首饰,想必定是出自名门大户,是位货真价实的白富美啊!

  “如果小姐不介意,我想走近了仔细瞧一下小姐佩戴玉佩处?”

  “大胆狂徒,你个小小的衙役竟敢对我们小姐说出如此轻薄的话,你就不怕我家老爷吏部尚书江大人治你的罪吗?”

  哦,远来是吏部尚书的女儿啊,怪不得连个丫鬟说话都这么横。

  “江小姐放心,如果我查看了小姐佩戴玉佩处,而今晚没有为小姐找回被偷的玉佩,我张小远甘愿接受任何惩罚!”

  “什么,莫非你就是京兆府尹新来的那位破案如神的捕快教头,张小远?”

  “不错,正是鄙人!”

  “早前,就听爹爹说起过,说你心思缜密,断案别出心裁,连宇文丞相都赞许你是少年英才。”

  “小姐缪赞矣!”

  “好吧,那你就过来瞧瞧吧,当时,玉佩就挂我的左腰间!”

  “小姐,您乃千金之躯,怎可在大庭广众之下,让……?”

  “放心吧,云锦,我相信张教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在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在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