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死对头一营二连
步枪2018-08-05 20:393,227

  军卡哼唧哼唧的爬到了山顶,那有一条能够通行重型车辆的非铺装道路蜿蜒到山顶。每当坦克营搞射击训练或者和步兵营搞步坦协同,总是在雨季,于是道路两侧常有深深的车辙,那是63A水路坦克压出来的,中间则高高隆起。

  东风EA1118就是沿着这些车辙深一脚浅一脚地爬上了山顶。说是山顶,实际上海拔高度不到二百米。山地丘陵连绵不绝,不会有什么高耸入云的山峰,但到处都是地势险峻的相互交叉的高地。

  兵们对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了。

  他们有一半的时间是在这片近似原始的山地丘陵里搞训练,对这里的一草一木简直不能再熟悉。任何一个兵甚至都能说出路边那棵小树第三节枝叶是什么时候被折断的。

  摇摇晃晃停了下来,吴明军大声喊着让兵们下车集合,车厢里的班长们呵斥着兵们速度下车。

  部队很快下车完成集结。

  老兵和新兵的区别通常在各种小细节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一件事情老兵做完花掉三秒钟,新兵也许需要三十秒。老兵退役之后,这些新兵一只脚已经踏入了老兵的行列。

  吴明军看见李远摇摇晃晃的最后一个跑过来集合,顿时眉头皱了起来,大步走过去,“谁让你来的?”

  李远站好,道:“紧急集合命令!”

  吴明军心头顿时被堵了一口气,瞪了李远一眼,不再搭理他,转身快步回到队伍前面,开始布置任务,“同志们,接上级命令,协助地方公安机关搜捕犯罪嫌疑人!以班为单位展开行动,记住,咱们的任务是封锁卧女峰南侧的各个路口。公安那边对这边不熟悉,这里有多少条小路多少个进出口,咱们熟悉,咱们就干这个!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要记住,咱们的任务是协助公安机关封锁道路!你们不要听到些风吹草动就给老子往前冲,那不是该你们干的!清楚了吗!”

  “清楚了!”兵们轰然回答。

  “班排长到我这里来领取弹药!副班长负责,各班散开警戒等候命令!”吴明军果断下令。

  部队一下子散开,和训练一样,二十多人的老兵部队分为四个班,每个班五六个人,这是日常训练出现得最多的状态。

  李远被晾在了原地。

  他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去。

  吴明军既没有让他入列也没有单独吩咐他干什么,他只能站在那里。

  那一边,文书兼军械员开始给每个班的班长分发弹药,吴明军则摊开了卧女峰的大比例军用地图,研究了一阵子,班长们领取完弹药,围在他身边,吴明军开始布置任务。

  任务并不复杂,三个班分别把手住三个路口,以路口为据点,拉开一道封锁线。地域广大,一个连队能够封锁的范围并不大。兵们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他们知道有很多地方是能够穿越过去的。但是,在更多的部队前来支援之前,他们只能按照规定守住自己负责的区域。

  李远看着大家都在紧张地忙活着,一下子茫然了,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没多久,吴明军布置好任务,确定了通信频道,下达了展开命令。转头看见李远,他大步走过来,道,“你留在这里和驾驶员把车看好。”

  说完就带着文书、通讯员大步走了。

  等吴明军走远了,李远才回过神来,想叫唤已经看不见人了——没给我发子弹啊!

  李远低头看着95步枪,叹口气,完了,这玩意儿成烧火棍了。

  那驾驶员走过来笑着拍了拍李远的肩膀,“你是李远吧?来,搞一根。”

  说着就递过烟来,给李远点上。

  李远不敢托大,谦虚地说,“谢谢班长,班长你怎么认识我。”

  “你可是咱们营的名人,哈哈。”驾驶员说,“听说你和你们连队一半的班长打过架,牛!”

  李远呵呵的笑了,他一点尴尬都没有。和驾驶员上了驾驶舱里面,一边抽烟一边闲聊。放在中控上面的对讲机里不断传来各个班的沟通声音,大多数时候是吴明军在询问各个班的情况。五个连变成七个班,机枪连和炮兵连的人比较少,全部整合起来,堪堪的够一个满编步兵连的人数。

  “知道要逮的是什么人吗,传销团伙,听说那几叼人手段很残忍,杀了好几个无辜群众,公安局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抓住他们。”驾驶员神神秘秘地说道,“武警一时半会赶不过来,正好的撞进咱们这边,所以地方公安就请求咱们出动了。”

  李远恍然大悟,“原来是搞传销的。”

  从对讲机的通话里,他隐隐能猜到些什么,但并不清楚整个情况。

  他知道现在很多搞传销的手段非常残忍,毫无底线可言,甚至可以理解为绑架勒索。前段时间就有好几起新闻报道了传销组织搞出的命案,残忍至极难以想象。

  显然,那几个嫌疑人一定罪大恶极,否则公安机关不会请求部队协助抓捕。

  正聊着,突然的听到汽车的轰鸣声。

  李远探出脑袋回头看,是部队的东风军卡,那大灯的光圈太熟悉了。果不其然,通讯频道里很快传来了一营长的声音。

  “吴明军!我们一营过来了!”一营长带着笑声说。

  吴明军的声音就比较沉着了,“一营长,按计划去你的位置吧!”

  “前指命令,我们一营负责机动搜捕!”一营长很高兴。

  吴明军被憋得说不出话来。

  二营只能封锁,意味着是不动的,而一营机动搜捕,说明他们立功的机会大得多。再一个,一营的兵比二营得多,因为一营有个全军都闻名的连队,母凭子贵的,一营的平常编制人员比二营起码要多几十号。

  驾驶员也是二营的兵,他不满地冷哼,“又来抢功劳了。这就不是他们一营的事。”

  李远冷冷地看着人数比二营要多得多的一营快速的下车集合,然后一营长意气风发的快速分配任务,随即以班为单位通过二营的封锁线,向既定的区域搜索而去。

  一营的兵总是有朝气,他们是四个步兵营里最受重视的,他们走路总是高高昂着头颅。反观二营,总显得很压抑。那种氛围无关士气,反而很多时候二营兵们的士气更高一些。

  而两个营的头号主力连则分别是一营二连和二营五连,这两个连队的“恩怨情仇”由来已久。第九旅还是第九师的时候,二七四团和二七五团就一直在争夺头号主力团的名号,几十年来你来我往不分胜负,直到南疆战事之后,二七五团才压二七四团一头。到了九八抗洪,二七五团的风头就完全的盖过了二七四团,涌现出一个抗洪抢险英雄营。

  英雄营这个名号可不得了,而且是ZYJW授予的。

  结果,抗洪结束不久,第九师改旅,部队整编成三个步兵营,二七四团的正统继承者是二连,五连则继承了二七五团的衣钵。大量的骨干复员转业回地方。继承衣钵的两个连,再一次回到了同一起跑线,又开始了漫长的明争暗斗……

  在这两个连的兵们眼里,其他连队属于第二阵营,他们压根瞧不上。第九旅拉出去干仗的,首选不是一营就是二营,不是二连就是五连。两个头号主力步兵营两个头号主力连队,谁才是第一,十几年来轮着坐第一把交椅。

  现在的五连,显然被二连给狠狠压住了风头。

  李远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五连现在这个情况,吴明军估计是焦头烂额了,一想到这,李远没来由的一阵快意,有复仇成功的感觉。随即想到自己的情况,又是一阵落寞,再想到自己是五连的一员,他看着二连离去的方向的目光里就充满了愤怒。

  “再搞一根。”驾驶员又递过来一根烟,说,“你把装备脱了,死沉死沉的。”

  一营的驾驶员说说笑笑的走过来把驾驶员招呼下去了,李远看了一眼,无奈的摇头。实际上,汽车排的兵作风稀拉是出了名的。就这个任务,连队兵们如临大敌,他们是不当回事的——反正打不到我头上。

  李远脱了装备,但是步枪扔挂在脖子上,什么都可以离身,唯独步枪。

  扔掉烟头,李远扫眼望出去看到的是一片漆黑,淡淡的月光下依稀能够看到丘陵的轮廓。这一片区域再熟悉不过,可以说在每一寸土地上都浇下过汗水。前面往下是山谷,那是经过工化营平整过的,每年的开训动员大会就在那山谷里举行,野战氛围相当的浓厚。

  隐隐约约的,李远似乎看到前方不远处树林里有几个人影。那可是封锁线之外的区域。他的汗毛顿时就竖了起来,再仔细一看,却没了踪影。

  难道看错了?

  一把抓起驾驶员扔在中控上的对讲机,把声音拧小了一些,李远推开车门就跳了下去,蹲在地上观察着前方的树林,侧耳倾听频道里的往来指令。通过频道里的交谈,能够确定一点,嫌疑人还在封锁线之内。

  也许是眼花了。

继续阅读:第009章 尿裤子的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