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吹哨子
步枪2018-08-06 23:003,501

  海泉市陆军医院。

  李堂义忙活着收拾东西,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他和李远都是一人两套迷彩服和两双迷彩鞋,黄脸盆毛巾口杯牙膏牙刷,再加上李堂义的被子蚊帐枕头,往背囊里一塞完事。

  由于李远当天晚上是先送到旅卫生队进行了急救处理然后再转来的海泉市陆军医院,所以他的个人物品并没有收拾过来,就那一套当时穿的迷彩服,上面都是血。

  按照规定,李堂义是携带了个人用品过来陪护的。部队内务条令有要求,只要是任务,就必须携带个人用品。也就是说,医院这边只需要提供一张床板,李堂义就能持续生活下去。

  “老李,你真不考虑多住一阵子?现在回去可不是好时候,新兵蛋子刚入营,老兵排的训练抓得还比较紧,咱们是不是再住一段时间,躲一躲这阵风。我可听说了,老吴发疯了,猛搞老兵排,个个苦不堪言。”李堂义最后把迷彩鞋塞进背囊的侧袋里,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

  李远坐在那里望着窗户外面,今天的天气很好,过去几天都在下雨,冬日的绵绵细雨,天色阴阴沉沉的,今天总算是出了太阳,心情豁然开朗。

  “不住了,回连队。再住下去非疯了不可。”李远断然拒绝。

  过惯了睁眼搞训练闭眼八小时睡梦的生活,猛地一下子闲下来,浑身都在难受,睡眠的时间越来越短,甚至有些时候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就彻底睡不着了。这是给憋的。

  “阿义,我原以为离开部队之后我一定会开心,会庆幸总算逃离了那个魔窟。现在我才知道,我错得很离谱。这才两个月,我已经后悔。”李远道。

  李堂义笑道,“你是担心没办法留队吧?我给你说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就冲这个功劳,留队根本没问题。再说了,如果真的不让你留队,通知早就下来了,还能让你在陆军医院住到现在。”

  李远却是很严肃地摇头,道,“两码事。我是在服役的时候负伤的,按照规定,部队一定会把我治好了再交回地方。和是否让我留队没有太大关系。说立功,到现在为止都只是说说而已,你也是听说来的,不是吗?”

  “这么一说,还真有点悬,怎么办?”李堂义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有些焦急地说。

  李堂义现在已经扛一期士官军衔了,如果李远不能留队,回到连队的时候就是两人分别的时候。他很清楚一点,一旦确定李远退伍,部队甚至连一分钟多于的时间都不给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发还入伍时上交的个人物品然后连长点验一番,等在一边的车就会把李远直接送到火车站。

  “不能吧?就算没一等功,三等功肯定有的啊,不可能让你退伍!相信我!”李堂义断然说道。

  李远缓缓摇头,“猜测没有意义,结果肯定是早就下来了的。连队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通知到我这里,我的预感不是很好。”

  李堂义咬牙,道,“走,马上回连队,回到连队一切都清楚了!”

  现在他明白李远着急回连队的原因了。

  李远却是说道,“回连队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办。”

  “什么事情?”李堂义问。

  “徐武的家在海泉市。”李远道。

  李堂义顿时没了什么力气,走过来慢慢坐下来,声音低沉,“是,他家在郊区。有个妹妹开着一个水果摊。”

  “我们去看看。”李远道。

  此时,病房门被推开,叶月捧着一套迷彩服走进来,说,“收拾好了?李远,你衣服,洗干净了。破的地方也缝上了。”

  李远就这一套迷彩服,现在他还穿着病号服呢。

  “叶护士,谢谢。”李远接过来,腼腆地笑了笑,不敢直视叶月,“那什么,叶护士,麻烦你回避一下。”

  “害羞啊,呵呵,又不是没看过。”叶月笑着翻了翻眼睛,人还是转身出去了。

  李远换衣服的时候,李堂义低声说,“那护士好像对你有意思。”

  “行了别扯那些没用的。当护士的,见过的男人比咱们营的兵还多。”李远斥道。

  “嘿嘿,刚刚她可是说了,把你全身都看了个遍,你应该找她要求负责。”李堂义哈哈笑道。

  李远整理着着装,“这里是高干病房区,往来无白丁,我一小兵因祸得福有机会享受了一次特权待遇,你以为她真的会看上我?”

  这话一下子让李堂义给熄火了,无奈地耸耸肩,“那倒也是。”

  主治医生走进来,叶月跟在后面。

  李远和李堂义连忙立正站好,“首长好!”

  前不久偶尔看见主治医生白大褂下面露出来的大校军衔,李远才知道负责给他治疗的主治医生竟然是一位大校!这让李远受宠若惊,要知道他们旅长政委也才是个大校,旅长还是上半年才换上的大校军衔。

  “放松放松。”主治医生笑呵呵的摆手,说,“你是伤员我是医生,小伙子,感觉怎么样啊?”

  李远哪里敢放松站,伤好了,就不能像之前那样了,连忙回答道,“报告首长!我没事了!”

  “嗯,你恢复得很好,这样的体质可不多见啊。”主治医生拉着李远的手走过去那边坐下,笑呵呵地说,“我给你开了点药,回去之后,按照时间去卫生队更换,主要是祛疤的,另外一些你按照要求服用就行。呵呵,你这样的兵,不多,回到部队好好搞,争取做一番事业出来!”

  李远立马站起来,道,“是!首长!”

  其实他心里酸酸的,连队要不要自己留队还是未知数呢,谈什么做一番事业出来。

  主治医生只能站起来,笑着又嘱咐了几句,最后和李远握手,就出去了。叶月也跟着出去,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

  不一会儿,一名中尉走进来,非常的客气,道,“李远,手续都办好了,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陈参谋。”李远说。

  中尉是旅司令部参谋,他负责把李远接回去。

  “好,那咱们走,争取午饭前赶回去。”陈参谋说道。

  李远说道,“陈参谋,我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你说。”陈参谋笑道。

  来之前旅首长特意关照过,李远是功臣,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陈参谋更清楚,这个小伙子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没准就是个明日之星。可惜他并不知道他眼里的明日之星还在发愁能不能留队……

  李远道,“徐武的家在这里,我想去看看。”

  “徐武?”陈参谋不解。

  李堂义连忙解释道,“我们的战友,也是我们的大学同学。机降训练的时候……”

  “我知道了。”陈参谋顿时点头,“行,没问题,我陪你们去。”

  那么大的事情,陈参谋不可能不知道,尽管当时他没跟二营去驻训。

  “谢谢陈参谋!”

  一台迷彩猎豹车,加上驾驶员四人,按照徐武家的地址找过去。结果家里没人,问了一圈只问到了徐武妹妹开的水果摊的位置。于是一行人直奔在于城乡结合部的水果批发市场。

  海西区水果批发市场,中间能并行两台车的笔直通道两侧是铺面,整齐划一的一间接着一间,都是同样的布局,前面一半是开放式摊位,后面一半是存放货物的小仓库。各种水果琳琅满目,以热带水果为主。中间的通道上散落着好些店家挑拣出来的烂果,有些遭到了车辆的碾压,果肉果汁飞溅出来,地面上湿了一大片。

  正是上午,往来采购的客商并不多。

  迷彩豹停在外面,李远三人步行进来,一家一家的找。没问到具体的档口编号,李远和李堂义只能凭着记忆找人。他们看过徐武妹妹的照片。

  海泉市是军事重镇,市区周边就驻扎着不少部队,因此街面上经常能见到穿军装的。李远三人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侧目。

  百米开外突然一阵骚动。

  李远猛地看过去,好几个男子正在砸那边的一家水果档,其中一人揪着一女人的头发狠狠甩了几巴掌,猛地一推,把那女人推到在地上,指着那女人凶神恶煞的叫唤着什么。

  周遭的人们都被吓住了,纷纷驻足围观,边上的其他档口老板似乎对那群人很忌惮,并不敢上前劝住。

  挨打的女人抬起头来,目光冷冷地盯着打人的那男子。

  突然的,李远猛然启动就冲了过去。

  陈参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李堂义骂了一句:“操!是徐悦!”

  徐悦就是他们要找的徐武的妹妹。

  刚刚回过神来,陈参谋就看见李远已经一个饿狼扑食把打人的男子扑倒在地上,拉开拳头就招呼了上去。

  “不好!”陈参谋立马冲过去。

  那可是赤手空拳打死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的主儿,真要出个什么事情部队的脸往哪搁?陈参谋甚至已经看到了网络上充斥着诸如“一等功臣殴打老百姓致死”之类的博眼球的自媒体文章!

  “李远!别打了!”

  陈参谋抱住李远死死的往一边拖。

  他看见李堂义要动手,大喊阻止:“李堂义你住手!这是命令!”

  李堂义揪着一个人的衣领拳头已经举了起来,听到陈参谋的话,心头那口气憋着,突然的,李堂义还是一拳头砸了下去,直接把那人砸晕在地上。

  “当兵的打人了!快报警!”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在外面等着的驾驶员看见这边乱了起来,急忙下车跑过来,一看这个情况,他马上退到一边去,果断地拨打了警备区司令部值班室的电话。

  先吹哨子,不能让自己人吃亏,其他的大头兵们根本不管。驾驶员是士官,旅部小车队第七年的士官,对处理这种事情很有经验。

继续阅读:第012章 被咬上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