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连长我梦见你死了
步枪2018-08-02 19:153,902

  哐当哐当的声音就在耳边,李远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满满一车厢的退伍兵,他们是真实的也是虚无的,多到数不清楚的镜头一幕幕地涌现出来,他看到自己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看到自己穿着挂着少将军衔的常服站在高台上面讲话,而台下是上万虎狼之师……

  “老李?老李!醒醒!”

  李远猛然惊醒坐起来,恍惚之间,看到的是光秃秃的四壁,以及那很高很高的只有二十公分宽的窗户。

  这是禁闭室。

  “你干什么呢,睡这么死,快起来,一会儿连长就来了。”李堂义拍着铁门说道。

  李远慢慢站起来,用力甩了甩脑袋,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他走到铁门那边蹲下,外面空无一人。和李堂义看守禁闭室的还有一个机枪连的下士班长,此时不见了踪影。

  派李堂义和机枪连的班长看守李远,说明连队还是考虑到他的感受的,好歹有个能说心里话的人在。要是平时,是不允许同一个连队的兵看守禁闭室。

  “你在干什么呢?怎么总是叫不醒,我嗓子都要喊破了。”李堂义的声音有些沙哑,“妈的我以为你死了。”

  李远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我没死,但我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梦。”

  “什么梦?”李堂义说着。

  李堂义把烟和打火机递过来,说,“赶紧抽吧,一会儿连长就来了。”

  李远拿起烟和打火机点上抽了两口,沉着声音缓缓地说,“我梦见了我的一生,一直当兵,然后提干,打仗,不断的打仗,一直到少将,最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只是一场梦,你明白吗,是在梦里面我又做了一个梦,哦,我还取了个叫冯玉叶的女干部,生了三个孩子,最小那个我还没什么印象梦就醒了,还有,冯玉叶的父亲是总长,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未来会发生的事情,非常的真实……”

  “侬脑子瓦特了?你别难过了,连长说了,徐武评烈士没有问题。”李堂义吃惊地打断他的话,“得,你知道了吧?梦,梦中梦,比梦还要假,打仗,总长,你真是在做梦。还娶了总长女儿,操。”

  听得出来,李堂义很明显地喷了口烟,说,“你一觉睡了十几个小时,你看看现在是几点,上午十点了。我给你讲,一会儿连长过来放你出去,但是我听机枪连那班长说,好像还有什么条件。一会儿就知道了,反正爱留不留,大不了咱哥俩回家去卖面条。”

  他内心的想法体现在了语气上,离开部队,他内心是抗拒的,因为已经被确定留队。要走,那也必须是自己主动要求走,被要求离开部队,最起码,在他的认知里,那是耻辱。

  而且,他摆明了态度——和李远共进退。

  李远没有答话,他还在思考梦境中发生的事情,真实到像是真的亲身经历过一样,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回忆的画面。哦,尽管那是梦里做的梦。

  “真他妈邪了门。”李远狠狠吐出一口烟,也许真是因为悲伤过度产生的幻觉。

  铁门哐当哐当的声音传过来,李远把烟掐灭掉。

  吴明军走进来,在门口那里停下来,隔着铁门,盯着李路。

  李远立正站好,目光没有躲闪,而是盯着吴明军看,忽然的,他笑道:“连长,我梦见你牺牲了,救火的时候摔山沟里。”

  “你狗日的才牺牲了!”吴明军猛然一愣,骂道。

  李堂义忍不住笑喷出来。

  吴明军冷冷地说,“最后一次机会,以后的路怎么走,就看你的选择了。”

  说完,他就走了出去。

  这会儿,那名机枪连的班长走进来,打开铁门,一边低声对李远说道,“情况不太好,李远,你好自为之吧。”

  李远和李堂义感激地点了点头,李堂义连忙去把打好的背包背上,一前一后走出去,在吴明军右侧纵队站好。吴明军起步走,他们跟着走。一行三人成队,离开了指挥组回到连队。

  “李堂义,你先回排房,李远,留下。”

  在连队门口,吴明军站住,对他们说道。

  “是!”李堂义回到二楼排房。

  “委屈吗?”吴明军问。

  李远摇头,“连长,我不委屈。”

  “你委屈,你应该感到委屈。”吴明军沉声说道,“战友牺牲,你的行为应该被理解,但是必须受到处罚。你知道为什么吗?”

  李远摇头,“连长,我不知道。”

  “因为你是一个兵!”吴明军的话几乎是蹦出来的,“你是一名军人你就要遵守纪律!把委屈和悲伤收起来,那是娘们干的事情!”

  李远缓缓抬起头,盯着吴明军的眼睛,“是!连长!我是爷们!”

  “是爷们你就顶起来,哪怕是从这里滚出去,我也希望你像个爷们一样昂着头颅滚蛋!”

  慢慢缓和了一下语气,吴明军盯着李远,道,“最后一次机会,是走是留,你自己把握。”

  他说完转走离开。

  李远站在原地,看着营房前面空地上的枯黄了的草坪,那个梦里的梦又出现了——吴明军在耳边咆哮着“你回去能干什么你能干什么你除了能当兵你就是个废物你知道吗”!

  过去两年的一幕幕飞快的从眼前划过。

  得过且过偶尔发作,也许是最恰当的概括了。

  营区主干道一侧大树之间拉着红底白字的横幅——扎根军营献身国防,热血男儿志在四方。

  他甚至能看到贴在四连面朝主干道墙壁上的这支部队的铁血宣言:对党的绝对忠诚,必胜的绝对意志,绝对高于敌人的标准。

  徐武扛着四零火狂奔冲向五公里越野终点的那一幕闪过眼前,李远第一次对自己所坚定的那些东西产生了怀疑——是否真的错了,自己只不过是尸位素餐了两年。

  他忽然的迷茫了。

  陈涛走过来,手里拿着秒表。

  “李远。”

  “到!”

  陈涛沉声说道,“三分钟,全副武装。”

  “是!”

  李远冲回排房,花了一分钟换上了迷彩服扎好了腰带戴好了帽子换上了迷彩胶鞋水壶装满水挎包塞进雨衣交叉背好,随即冲进器材房背子弹袋戴拿模拟手榴弹模拟枪防毒面具,两分半钟后回到陈涛面前。

  陈涛冲连值喊道:“去!把他的背包打好拿过来!”

  “是!”连值冲上二楼排房。

  二排正在组织谈心。连值一进门,四班长薛平就拽住他的胳膊,问,“什么情况?不是已经处理过了吗怎么不放回来?”

  排里的兵参加集训的参加集训学习的学习被抽调走长期不在位的也有两三人,这会儿全排也就十七个人在,只有四班长薛平和六班长欧阳在。二排长结束机降训练回来就被派去集训了。

  连值说,“我不知道啊,人在楼下,指导员让跑五公里。”

  薛平叹了口气,微微摇头。

  欧阳骂道,“草他妈的,这个孬兵。”

  “李远是个孬种,我们四班的李堂义可不是。”薛平道,“六班长,你搞搞清楚别他妈乱说话。”

  一边的李堂义盯着六班长欧阳,攥紧了拳头。

  欧阳看向五班的兵,说,“五班的,你们班的李远除了给连队添堵还会干点什么!狗日的王八蛋!”

  五班的兵低着头不敢说话。

  毫无疑问,五班的兵是最没地位的,因为他们的班长回家探亲了,哪怕在,也是人家想骂就骂的,谁让他们跟了一个没脾气的班长。

  再一想到李远,五班的兵们却没有以往那样讨厌这个吊人,因为他敢动手打那副团长!五班的兵何尝不像把那副团长狠狠揍一顿!大头兵们思想简单,在他们看来,如果拿陆航副团长能把直升机控制好,徐武就不会牺牲!

  “行了,别管这破事,连队的事情还不够多吗,继续谈心!”薛平道。

  欧阳呸了一口:“谈,谈你妈个比,都他妈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

  “操你妈的你骂谁呢!欧阳你他妈的有种再骂一句试试!老子他妈的不干死你!”薛平马上暴起。

  众兵们个个噤若寒蝉。

  欧阳要反击,站起来的时候看见连长就站在楼梯口那里冷冷的往这里面看,他一下子就闭上了嘴巴。薛平也感觉到了身后有两道冷冷的锋利的目光,当下赶紧的立正站好。

  然而,吴明军没有过来,返身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的烦心事够多的了。

  四班长最牛,四班自然也是最牛的,二排长不在位,四班长代理排长,他的话就是命令。

  继续谈心,谈心,谈个屁,摩歩五连的兵没有一个能安下心来谈心。多事之秋,先是年度基层连队军事考核拿了倒数第二,然后是徐武的牺牲。那是二排一顶一的尖子。

  兵们道听途说,如果不是旅部首长们力争,徐武摔死这个事情会被认定为训练事故而不是训练伤亡。差别在于徐武能不能被定义为因公牺牲。性质是定为因公了,但是领导总是会要问责连队主官,你起码训练组织不够严密。

  有委屈,那就憋着。

  部队是打仗的,不是居委会。

  沉重的气氛压着摩歩五连,这个退伍季,这个年终总结,注定是不好过的。

  更不要去奢望什么军事训练先进基层连队了。

  吴明军的郁闷和生气,也就可想而知了。作为连队主官,他差不多已经找不到抬起头来的勇气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

  楼下,陈涛厌恶地扫了李远一眼,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耍小聪明!”

  李远紧紧抿着嘴唇,委屈不能说!

  一直以来连队要求的全副武装都不包括背囊。

  连值很快把李远的背囊拿过来,里面塞进了李远的被子蚊帐床垫凉席枕头以及他柜桶里所有的个人物品,一双迷彩胶鞋两套迷彩服三套体能服四条内裤五双袜子,临了欧阳还把大衣和一套秋衣塞了进去,还插了一把小锹。

  李远背上背囊。

  陈涛盯着他说,“十七分钟你能回来,既往不咎,否则,退伍。”

  总算是明白了是个什么事情,明白了连长说的话,李远从牙齿里蹦出一个字:“是!”

  “开始!”

  李远冲出去,不知道跑了多少次的路线,闭着眼睛都能跑回来。这一次,也许就是最后一次。

  二楼排房,李堂义站在六班长欧阳面前,死死盯着他。他不满欧阳刚才往李远背囊里塞大衣秋衣的做法,这分明是在故意给李远增加负重。

  欧阳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拳头握紧。

  薛平走过来把李堂义拽开,训斥道,“你要干什么!”

  吴明军忽然从楼上下来,站在楼梯口那里,二排里的兵们下意识的站好,心跳加速。

  “二排集合,全副武装。”

  “集合!”

  兵们大吼一声,顿时鸡飞狗跳!

继续阅读:第005章 铁扫把五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