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铁扫把五连
步枪2018-08-03 18:393,238

  从连队出发,往北门跑,随即向西折,上黑木崖,穿过老营房,再折向南,沿着器械棚和菜地边上的土路跑,右手边是围墙,翻过去就是小卖部,一直跑,再上高土坡,随即进入老主干道,穿过家属区,随即从步坦协同战术训练场边上狂奔向南,在指挥组的位置折向东,经过指挥组,折向北进入新主干道,跑,在一营前面右转上好汉坡,扛过最后一段大直道,迎来三营的长下坡,这会儿该专向西了,随即再入新主干道,转向南,经过四连,回到连队。

  这就是营区内的五公里路线。

  甭管哪个连队,只要从连队出发走同样的路线再回到连队,五公里足足的。

  李远的脑袋是懵的,他无所适从,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难受与惶恐。说不出为什么难受,也不知因何而惶恐,只是此时此刻踏上五公里越野的路线,再也没有之前闲庭散步的自得感,心里仿佛压了一大块石头,让他喘不过气来。

  也许这就叫做压力。

  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压力的存在。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再也回不到舒服的日子了吗?

  或者,也许真的要离开部队了。

  就算要走,也不能低着脑袋走吧?

  为了徐武,必须要争这口气!

  一定是连长和指导员串通好了的,用这种办法逼自己主动放弃离队!

  王八蛋!

  我偏不让你们如愿!

  他恨,恨吴明军,恨他的出尔反尔,恨他的违背承诺!

  “老李!我来了!!!”

  李堂义从后面狂奔追上来,大吼着,“要走,咱哥俩一块儿走!”

  他什么也没带,拼了命地追上来。

  同样的念头,就算要走,也不能这样走!

  连队一侧主干道,那一道水泥地面上为了预防热胀冷缩切割出来的缝隙就是起跑线。

  吴明军站在路边,手里捏着秒表,面无表情地说道,“一人犯错,集体受罚,走吧。”

  二排的兵们一股气就冲了出去,谁也没有怨言,谁也别有怨言——这就叫做集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陈涛走过来和吴明军站在一起,拿出烟递给他一根,自己点了根抽了一口,说,“老吴,你的法子,我看也没有什么效果。”

  吴明军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家属区那边,从这里能够看到那边的路线,远远的能看见李远正在爬高土坡,李堂义已经追上他陪着他跑。看了看时间,吴明军心里很不是滋味——以这个速度,根本不可能跑进十七分钟。

  在这个营区里的所有的兵,已经数不清楚跑了多少次这条五公里越野路线。不需要去计算,抬眼看一下位置,再一看花去的时间,什么距离以及最终到达终点的耗时,自然有相对准确的数据出来。

  太熟悉了。

  “等着吧,他的心气很高,同时还认死理,我认为是有用的。”吴明军说道。

  陈涛无奈地摇头笑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他。”

  “我不是护着他,是相信他的能力。”吴明军道。

  陈涛吐了口烟,说,“没错,他是有这个能力,问题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尽力,明白吗?他和徐武比,屁都不是!”

  吴明军重重抽了一口烟,然后徐徐吐出来,转移了话题,说道,“新兵马上要入营了,老兵的管理,今年我打算搞点别的。”

  搭档了三年,陈涛对吴明军的了解,甚至超过了对自己老婆的了解。吴明军这么一说,陈涛就猜到了个八成。

  “你打算搞三个月的高强度?”陈涛皱眉道。

  三个月的高强度,很容易把兵搞废掉。但是陈涛也明白吴明军为什么会有这个打算——五连必须要加倍付出才能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荣誉。

  吴明军那张黑脸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表情,比之以往,此时他的脸色更添了几分愁色,他沉声说道,“走到今天,二七五团就剩下一个营,当年的二营变成了现在的五连。你应该还记得,十年前,你我还是战士,那一场特大洪水,我们二营没丢脸,我们打出了英雄营的荣誉称号。”

  他的心情非常的沉重,“五连如果砸在你我手里,我们就是老二七五团的罪人。”

  英雄营,放眼全军,能被冠以“英雄”的单位有几个?

  陈涛的心情也异常的沉重,很多时候,荣誉就是压力,一朝扬名,守住荣誉却是没有尽头的任务。

  解放战争中,这支部队被总前委称之为铁扫把,狂风扫落叶般席卷战场打得国民党部队晕头转向闻风丧胆。从那时起,一代代的战士,把“铁扫把五连”这个绰号延续了下来。

  连队主官一代一代,不知道走出去多少高级将领。这个没有全军级荣誉称号的连队几乎没有名气,不为外界所知,然而,哪怕是一营那个全国全军闻名的头号主力连队,面对铁扫把五连,也不敢说“我比你牛逼”之类的话。

  一营二连,二营五连,几十年来棋逢对手一直在争个不停,谁是旅里面的头号主力连队,拿成绩说话,战场上见高低。

  三年前,吴明军和陈涛先后接任五连的主官,一位担任连长,一位担任指导员。二人皆为旅里的尖子干部,因此派到了五连。可是结果却是让旅领导百思不得其解——五连的建设没搞上去,反而一年比一年差。

  到了今年,还死了一个兵。

  当兵打仗怎么会不死人,可没有战争的日子太长了,搞训练搞出人命来,包括许多领导,心里都很难接受。

  吴明军和陈涛心里的压力之大,也许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才清楚。

  二连的连长在交班会上已经敢说“五连不行了”这样的话!

  “老吴,铁扫把连不能砸在你我手里,我支持你的计划。”陈涛毅然地说道。“出了问题,我和你一起扛!”

  吴明军感激地看着搭档,缓缓点了点头。

  远在南门那边的指挥组,李远眼前的场景已经开始剧烈地颤抖,出现了缺氧的症状,呼吸越发急促。

  李堂义在他一侧紧跟着跑,冲他喊道,“老李!一半了!一半了!但是我告诉你!现在的速度根本跑不进十七分钟!你听见了吗!要加快速度!调整呼吸!调整呼吸!快起来!三步一吸三步一呼!把步子迈开!迈开!脚跟向屁股打!”

  这些是李远经常对新兵蛋子们说的话,如今角色发生了转变。

  “指导员说你两年以来从来没有为连队争过光!你让他看看!让他看看!你李远,是行的!”

  李远的速度没有什么变化,他已经进入了咬牙坚持的阶段,心里没了勇往直前向前冲的那股气。

  李堂义急了,他急了,他恨不得把李远拽起来向前狂奔。他没有任何负重,他自信自己能够帮助李远提升速度。

  “老李!步枪给我!把枪给我!背包给我!”李堂义不管了,伸手去扒。

  李远用力甩开李堂义的手,坚决无比。

  尽管周遭没有任何人影,不会担心被看到作弊吗,哪怕是爬到终点,他也不会这样做。

  李堂义怒了,大吼着,“李远!徐武的遗书你知道写了什么吗!他希望你能留下来!你必须得留下来!为了徐武!你让我替你扛一段!!!”

  说不上是哪句话,一下子闪电一般戳进了李远的脑子里,电闪雷鸣。一股怒火从心底狂暴地腾起来,瞬间传遍全身。

  “我要留下来!”

  李路低吼着,瞪着变了红色的眼睛发足狂奔起来,一下子竟然甩开了李堂义几个身位!

  李堂义猛然一愣,他从来没有见过李远能跑出这个速度来,尤其是在最艰难的中段。他咬牙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前方是好汉坡,那是依托地形修起来的足有百米长的几乎有四十五度的长坡,路面上铺着的是碎石子,踩上去犹如踩在烂泥里一般。这个长坡,恰好是在五公里越野路线的三点五公里处,是体力消耗最严重的阶段。

  通常来说,在这个阶段,保持速度跑到四点五公里处,让体力进行一些恢复,最后五百米均匀加速冲刺,是最佳选择。

  但是,好汉坡的存在让所谓的最佳方案根本没有实施的可能性。

  榨干兵们最后一滴体力、在兵们意志最薄弱的时候给予重重一击是好汉坡存在的作用。干部骨干们说,能一口气冲上这个长坡的方为好汉,好汉坡之名由此而来。

  李堂义目瞪口呆的看见李远犹如草地狂奔中的兔子,脚后跟扬着灰尘向好汉坡顶冲击,那个速度几乎不比百米跑慢多少!

  他咬牙奋力追赶,却发现没有任何负重的自己距离李远越来越远!

  当他冲到半坡的时候,李远已经登顶,一转眼就不见了身影。登顶后,是一段五百多米的大直道,然后是四连后面的长下坡。按照现在的时间计算,李远保持同样的速度继续向前,他很有可能跑进十七分钟!

  所有人都预料不到一个兵的潜能爆发出来,会创造出什么样的奇迹。

继续阅读:第006章 紧急任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