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猪倌
步枪2018-08-12 23:003,283

  步入了晚冬,转眼就过了元旦。

  这是新兵们在部队过的第一个节日,该哭的也都哭过了,该情绪波动的也都波动完了,思想教育见缝插针地搞,操课前的集合,午饭前的集合,晚点名,连干一次不落抓住机会搞简短的教育,一切的目的是让新兵们安下心来认真搞训练。

  翻来覆去的教育中心思想就是——既来之则安之。讲奉献太干,那就讲现实。既然来了,想回去是不可能的,让你回去估计你也丢不起那个人,那就安安心心的接受现实,用心搞训练。

  元旦是各节点,这个节日一过,大部分新兵基本上是能完全适应部队生活节奏,对连队一日生活制度有了深刻的体会。

  种种现象在老兵们看来是多么的熟悉,因为都经历过这么一段。当然,少不了幸灾乐祸,也少不了在新兵面前摆架子。能去带新兵的自然是高兴的,起码能充分体验一下“班长班副一句话,新兵们跑上跑下”。

  李远整个人从五连消失了一般,可惜老兵排的弟兄们没有什么心思去操李远的心了,因为他们逐渐体验到连长特别高强度训练的决心与力度。

  老兵排的特别高强度训练是吴明军亲自制定的,与新兵训练的时间上是同步的,在整个新兵训练期间持续进行。从单兵战术动作到班排战术,从单兵科目到内务卫生,没有死角全部覆盖。

  整整一年的训练内容被压缩在两个多月里,可想而知训练强度之高。常常在新兵们入睡之后,老兵排才结束一天的训练,并且每一周都要搞一次夜训。

  吴明军是铁了心要重夺连队年底考核第一名。

  李远立下的功劳不足以覆盖去年五连连队考核倒数第二的败绩,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于是,这天周六,新兵连严格执行双休,老兵排却是要早早的拉出去进行应用射击训练。

  部队拉到了轮训队靶场那里的时候还不到八点,吴明军让值班的欧阳带着部队活动身体先搞一个武装五公里热热身。

  一名中等身材的上等兵凑到李堂义身边,低声问道,“班副,听说李远班副喂猪去了,为什么?”

  那上等兵名唤韩红军,江苏南通人,他列兵的时候,李堂义是他的副班长,后来下排了,韩红军分到了三排,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不错。

  李堂义说,“我不知道。”

  “不过这样也好,李远班副不是一直想去炊事班。”韩红军一边活动着手腕脚腕,皱眉说,“可是按理说,李远班副打死了两名歹徒活捉了一人,起码得立二等功吧,怎么会被发配去喂猪……”

  “韩红军,嘀嘀咕咕什么呢,专心点!”欧阳巡视着,扫眼过来,训斥了一句。

  韩红军笑了笑,等欧阳走远,他压着声音道,“班副,瞧瞧欧阳班长,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李堂义会心地笑了起来。

  老兵排没有干部,因此这段时间都是吴明军亲自带队训练。一排长已经在外学习半年多,长期不在位。二排长在机降训练结束之后没几天就奉命去集训了。三排长下新兵连当了新兵连长。副连长当了新兵连指导员。陈涛是新兵二营教导员,也忙着新兵训练教育的工作。

  这样一来,连队干部就剩下吴明军。

  按照编制,还有一个副指导员,但是五连的副指导员长期缺编,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此长期以来连干就是三名,连长指导员副连长。排长不属于连干,是属于排下的干部。

  这样的情况之下,士官就显得更加重要了,尤其是担任班长的骨干士官。有时候一些营级别的集体活动,五连这边带队的基本是士官,人家其他连队起码都是一个中尉排长。

  “看,那是谁!”韩红军突然指着两三百米外的山头道。

  李堂义下意识地看过去,看见个穿沙漠迷彩作训服带着帽子扎着腰带的兵在山头上忙活着。手里提着镰刀,是在割草。卧女峰地区有非常多适合充当肥料的杂草,兵们很多时候训练结束之后,顺便的一人背一捆回去,经过燃烧,灰烬和猪粪混合铺到菜地上,能提高土地的养分。

  “操,那不是李远呢吗!”边上有人听到韩红军的话,观察了一阵子,就哈哈大笑起来,“看!那是李远!李远!”

  众人一下子乐了起来。

  李远早就看见靶场上的部队了,但是他没怎么留意,不知道是自己连队。这会儿听到呼喊声,他连忙用背包绳把割好的草捆绑起来北上,三步两步快速下山,往这边走了过来。

  欧阳看见吴明军去了轮训队营房那边沟通射击训练事宜,也就没有马上让部队开始五公里越野,让弟兄们和李远见个面聊一聊。

  猛地想起薛平之前的提醒,欧阳狠了狠心,堆起笑容迎了上去,道,“李远,怎么跑这边割草来了。”

  说着掏出烟就递了一根过去。

  李远扯扯嘴角权当是笑了,接过烟放在手里,道,“谢谢班副。”

  然后就径直的往队伍那边去了。

  欧阳的笑容僵了僵,尴尬得很,没想到李远这么不给面子。

  “哎哟,大中华,老李,你现在的生活质量水涨船高啊!”李远挨个发烟,有兵笑哈哈的道。

  李远笑道,“别人给的,我可抽不起这么好的烟。”

  一众人笑哈哈的聊起来。

  没有人瞧不起当了猪倌的李远,因为李远杀了两个人。兵们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更狠更强,大家就服你。部队是崇尚强者的集体,军营是靠拳头说话的地方。你军事训练搞不上去,资格再老也得不到尊重。

  就是这么的残酷和血淋淋。

  “不是喂猪呢吗,你割草干什么?”李堂义问李远。

  李远说,“主干道边上的蔬菜大棚我也得负责。我还以为能轻松一些,结果一样累得一比。手下可管着一个连的猪呢。”

  大家看李远装模作样的样子,纷纷开口骂过去,笑闹成一片。

  欧阳看见连长远远的走过来,连忙整理队伍:“别吵吵了!向右看——齐!”

  乱糟糟的队伍瞬间整齐起来,动作紧张有力,完全体现了老兵们动如脱兔的素质。这是新兵们无法相提并论的,因为这些动作以及相应的口令,全都融入了老兵们的骨子里。

  薛平拍了拍李远的肩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李远笑了笑,背着杂草走了。

  吴明军远远的看见李远,心情有些复杂。

  大家的目光都在跟着李远的背影移动,看着他越走越远,爬上了那座山丘,弯着腰又开始割草。这个时候,没有人再羡慕李远。他们终于意识到,如果换成自己,在同等的情况下,是否能够做到像李远那么豁达。

  恐怕会义愤填膺地要求退伍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委屈了吧?

  他可是在和犯罪分子搏斗的时候差点死掉的人!

  九八年以来,五连,乃至二营,甚至整个第九旅,没有谁的事迹比得上他的。而现在,他要为了集体荣誉牺牲掉自己的待遇甚至作为一名战斗人员的尊严去当了一名猪倌。

  五连的老兵们都高看了李远的觉悟,他发自内心的愿意这样,他认为自己就该如此,种种菜喂喂猪多好,打打杀杀那些事情,挺烦的。

  枪声响起的时候,李远已经背着三大捆杂草沿着山丘之间的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返回了。大鱼班长在水坝那里等着,他挖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草,正在那里仔细的清理着。

  “班长,我回来了。”李远把捆得结结实实有差不多七十斤的杂草放下。

  大鱼班长笑眯眯的,“好,收获不小,明天再来一趟就差不多够了。”

  “是。”李远看着大鱼班长手里的青草,问,“班长,这是什么草?”

  大鱼班长把清理干净的青草小心的放进挎包里,说,“名字说不上来,不过这东西用来止血非常管用,弄成膏涂在身上,还能起到驱蚊虫蛇鼠的作用。回去我给你弄一点,随身带着。”

  “这么神奇,谢谢班长。”李远咧开嘴笑。

  大鱼班长站起来,笑呵呵地说,“回吧,回去休息休息,下午我给你搞搞教育谈谈心。”

  李远尴尬笑道,“班长,就咱俩,还搞教育啊。”

  “我们是饲养班,我是班长你是兵,这就是个班的编制。思想教育组织谈心必须不能少。”大鱼班长一边走一边说。

  相处久了,李远发现大鱼班长是很好说话的人,一点架子都没有,给人农村和蔼大爷的感觉,李远也时不常的敢开开玩笑了。

  “嘿嘿,班长,那就是唠嗑呗,要不我去买点瓜子啥的,边嗑边聊。”李远眨着眼睛说道。

  大鱼班长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扭头盯着李远,脚步也停了下来。

  李远吓坏了,六期士官严肃起来,那气势压得他透不过气。正要认错的时候,大鱼班长突然的笑出了一口黄牙,道,“好主意,再搞点其他零食,咱爷俩好好唠一唠。”

  “是!”

  李远一颗心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的,笑到嘴角都要裂开了。

继续阅读:第018章 军功章有我的一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