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去喂猪吧!
步枪2018-08-10 23:003,297

  晚九点三十分后,兵营一片安静,只有连部、学习室、电脑室和个别干部房间亮着灯,其他地方必须严格遵照一日生活制度熄灯。当然还有路灯。

  晚十点三十分,除了连部和个别干部房间以及路灯,所有部位的灯光全部熄灭。晚上需要学习的兵们,只有九点半到十点半一个小时的时间。

  陈涛从营部返回,步子迈得很大,手里捏着一张传真纸。他径直的来到三楼连部边上的连长房间,敲开了门。

  吴明军果然还没说,他在写总结报告。最近连队的大事一件接着一件,大量的报告需要撰写。并且,关于李远的立功申请报告是头等大事,必须要抓紧高质量的完成。

  “刚刚从旅部传来的命令。”陈涛严肃地说着,传真递给了吴明军。

  本身需要指导员去营部拿命令就是比较少见的事情,这些是文书的工作。

  扫了一眼,吴明军的神情顿时也严肃起来。

  陈涛看见桌面上放着的是关于李远的行动报告,这是请功不可或缺的重要材料,显然吴明军正在做这件事情。

  “会影响他的评功吗?”吴明军低声问。

  陈涛摇头,“不知道,现在谁也不知道。”

  传真上的内容很简单,但是信息非常的震撼——被李远打成严重脑震荡的那个人,医院在一个多小时前宣布了死亡结果。

  “怎么会突然就死了,这不正常。”吴明军很快冷静下来,果断地说道。

  陈涛道,“我也不相信,旅里的领导也不相信。胡副旅长亲自打来电话,旅里已经要求地方对这件事情进行彻底的调查。那个人绝对有问题,否则绝对不会突然死亡。”

  死了人,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证明是李远直接造成的死亡,那么别说评功了,李远甚至要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吴明军和陈涛都非常清楚这一点!

  “胡副旅长有什么指示?”吴明军问道。

  他知道胡副旅长直接往营部打电话绝对不只是通报这个事情那么简单。

  陈涛长长叹了口气,说,“评功的事情暂时放一放,李远也不适合再担任班长。按照原计划让他去带新兵是不可能的了。但是,胡副旅长希望咱们想办法保住这个好苗子。”

  “是个好苗子。”吴明军苦笑着说道,“几拳头能把一年轻力壮的成年男子打死,这样的兵,还真的不好找。”

  “唉……”陈涛无言以对。

  陈涛坐下来,道,“老吴,我不相信是脑震荡致死,旅里仔细问过警备区和地方上的爬出所,综合目击群众的证词,李远前前后后只打了三拳。送到医院两三天了,除了一个严重脑震荡什么事都没有。突然就死了,这怎么可能!”

  “是,绝对有问题。”吴明军毕竟是老资格连长了,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沉声说道,“怎么死的,咱们操不上心,旅里肯定会督促地方彻底调查清楚。我头疼的是,怎么样安排李远。”

  陈涛无奈道,“是啊,怎么安排是个头疼的问题。带他去指挥组的时候聊了几句,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态度有了一个很好的转变。如果咱们的安排不妥当,让他再次感到了委屈,恐怕这个兵咱们就再也带不出来了。”

  既不能醒目,也不能让李远感到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一个难两全的问题。

  两人拿出烟一根接一根的抽,苦思冥想起来。

  “请胡副旅长帮忙,暂时调到旅机关去挂职行不行?”吴明军道。

  陈涛摇头,“肯定不行。现在是要让他不那么引人注目,调去旅机关且不是颠倒了出发点。”

  下新兵连带兵是肯定不行了,无法向上面交代。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明军摁灭烟头,道,“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陈涛问。

  吴明军说,“让他去喂猪,专职饲养员。”

  “也不行,来来去去,都能看见他。”陈涛摇头道。

  吴明军说道,“不,不是到连队炊事班。”

  微微愣了一下,陈涛反应过来,眼睛慢慢亮起来,“你是说,军人服务中心?”

  “没错。”吴明军道,“让大鱼班长带他一段时间,既不惹人注意,有大鱼班长在,也没什么人敢打他的主意。”

  陈涛情不自禁拍手,“这是个好办法。我去找大鱼班长谈一谈。”

  “李远交给我来谈。”吴明军说。

  两人快速合计好,分好了工,不到半个小时就拿出了这个难题的解决方案来。

  可怜此时呼呼大睡总算能睡个踏实觉的李远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犹如海草一样在水中再次左右飘摇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指挥组禁闭室那里,李远正在大快朵颐呼呼啦啦的吃早饭。负责看管他的是指挥组警卫组的一期士官和上等兵,都知道他是手刃了两名歹人的英雄,所以早来的早饭格外的多,连鸡蛋都是双份的。

  “班长,能吃饱吗,不够我再去打。”上等兵笑嘻嘻地问道。

  嘴里都是饭菜,李远口齿不清,道,“够了,还是咱们部队的早饭好吃,医院的那都是什么啊。”

  其实连队的伙食又哪里比得上医院的,只是已经习惯了连队炊事班那些当兵前都分不清楚韭菜和青草的炊事员做的饭菜口味。

  “哎班长,要不你跟我说说那天晚上你是怎样干死那俩歹徒的?”上等兵两眼里满满是好奇。对于当兵一年以来连个敌人影子都看不见的大家来说,李远的经历无疑是极富传奇色彩的。

  坐在一边抽烟的一期士官尽管很矜持,但是他希冀的目光同样出卖了他的内心——他也想知道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远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好的满足。

  他好整以暇地夹了几筷子小菜,混着稀饭一口喝完,抹了一把嘴巴。这会儿,上等兵连忙的拿出中华烟递过来,隔着铁门给李远点上。

  美美地抽了两口,李远这才说道,“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的。那天晚上咱们不是接到命令说要协助地方的公安机关搜捕几名犯罪嫌疑人吗。那帮人心狠手辣,有多名警察受了伤。我们营负责封锁,一营后来居上参加了搜捕。实际上当时大家都不太清楚有多少犯罪嫌疑人。后来才知道,情报里说有五人,其中两人被武警给抓住了,剩下三人从一营的搜捕圈里溜了出来。我当时是负责看守汽车的,所以没给我发子弹……”

  “你的枪里没实弹?”一期士官愕然,出言打断李远的话,问道。

  李远皱眉,“是的,我没有领取到实弹。”

  一期士官说,“但是我们听说你开枪击中了他们,其中两人伤重不治死亡。”

  这回轮到李远意外了,这都传成什么样子了。

  “没有没有。”李远摇头说道,“当时的情况我是很被动的。枪里没子弹。我用枪托砸晕了第一个扑过来的歹徒。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第二名歹徒就紧接着扑过来了,他手里有刀,扎了在了我肚子上。当时那个情况根本没心思去想这些,我就把他放倒,膝盖跪爆了他的裆部。第三名最危险,他手里有仿制手枪,朝我后背开了一枪,运气好,那枚子弹有问题,没打进里面,只是镶在了皮肉里。我是拔出了肚子上的那把匕首飞掷过去。后来才知道,运气很好,正好扎在他的心脏上面,当场就他妈死了。”

  一期士官和上等兵听得口干舌燥身子都在哆嗦,就这么听,就像是在听说书的讲武侠,但是看着李远双眼不时闪出来的杀气,他们有一个直观的感受——这家伙是真的这样杀了两个人。

  这些事情离他们太遥远了,然而从李远嘴里说出来,比杀猪都简单,又如何不让他们深受震撼。

  “李远班长,这个烟抽得惯不,我这有大重九,味道还行。”一期士官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走过来,顶级的大重九就整包的递了过来。

  李远笑着照单全收,在部队别的都不重要,烟是硬通货。

  “班长,你们警卫连待遇不错啊,又是中华又是大重九的。”李远羡慕道,他们这些基层连队的大头兵只抽得起白狼,偶尔奢侈一把就来个十一块的红狼,抽十七的灰狼,不是快退伍就是逢着大喜事。

  “李远班长你可千万被这么说,我们警卫连的和连队一个样,一个样差不了几十块钱。”一期士官尴尬地说道,“不瞒你说,根本不够花,靠家里寄过来,烟什么的也基本上都是家里寄来的。”

  那上等兵也呵呵笑着说,“是啊,都是家里寄来的。”

  李远瞬间明白过来——都知道警卫连舒服,因此都挤破脑袋各显神通往里面调,家里有钱的有权的,那自然是手到擒来。其实,确切地说,警卫连应该叫做警侦连,但是这个连队很特殊,分成两个部分,其中一部分就是负责日常的大门站岗放哨什么的,部队的门面工程,相当的轻松。另一部门是搞武力侦察的,那家伙训练残酷是甚于基层连队的。

  很显然,一期士官和上等兵白白净净的,一年到头就是负责这个营区的大门岗和指挥组的警卫执勤。

  正吹着牛皮,吴明军来了……

继续阅读:第016章 喂猪我喜欢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番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