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隐患
虎城村夫2020-07-08 18:542,933

  易小卓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觉得身体一紧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随后有了知觉却感体内如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在咬,而且那些蚂蚁脚上还带了倒刺,简直比剔骨抽筋还难受,控制不住的痛楚。”

  话依晴问道:“先前也有过这般情形吗?”

  易小卓摇头道:“没有,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话依晴蹙着眉头想了想说道:“按你说的来看这倒与修炼时走火入魔的症状有些相似,可是方才你也未曾修炼怎么会走火入魔呢,难道是那三人给你使了毒?”

  易小卓回道:“你是说他们三个给我下了毒?不能,他们欲置我于死地若是用毒也是见血封喉的毒药,何必留我到现在,大小姐可知道脉能散去后身体会出现什么情形?”

  话依晴说道:“听爹爹和师兄们说脉能的后遗症根据人的修为和体质不同有不一样的负面效果,不过大多数只是因透支过度而感觉疲乏罢了,修炼片刻便能缓解并不碍事,有些修为高深的都不会出现不好的反应,除非是亏空过度,不过那样对以后修炼也是极有影响的。”

  她说完,看着易小卓眼中忽地一亮,说道:“难道你开启了脉能?怪不得能将那三人打败,不对不对…”

  话依晴摇着头继续道:“你这不是脉能结束后该有的后遗症,肯定是有别的原因,而且以你现在的修为能将三人打败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她在易小卓与三人打斗时吓得六神无主,最后易小卓如何取胜的她都未曾注意,此刻想起来这个问题。

  易小卓不想话依晴平日看起来调皮任性的推敲起事情来倒也有些聪明,竟能发现一些异处。

  不过他现在也弄不清楚自己的身体为何会有这般症状,尤其是那怪异的蓝芒居然跑到自己的身体里就住在六道阴脉中不出来,与其分庭抗礼的是紫极雷,占着六道阳脉。

  易小卓隐隐约约觉得此事定然与这两者有关系,只是苦于这两者不受自己的控制反而现下有些受对方控制一般,尤其方才他打坐修炼想要恢复体力时,纳入体内的天地愿气竟然被莫名排挤出去,使得他现在虽有宗动境的境界却无半点修为,如同普通人一般。

  对于自己所受的种种怪异之象,此刻他不想对话依晴说起,只是敷衍道:“咱们先走吧,等回了云阳派再做计较。”

  话依晴见易小卓眼神闪烁,猜他有些话不想对自己说,一撇嘴冷哼一声,说道:“下次再发作离我远点,可别咬着本小姐。”

  易小卓只当她是一句大小姐的气话,并未放心上,却不想话依晴一语成谶,两人行了约有大半天的时间眼看东方发白,易小卓竟毫无征兆地又痉挛倒地,随即体内刺痛难耐,与第一次出现的情形那般相同。

  话依晴又封了他的穴道待他好转后才将他穴道解开,易小卓想起方才依情之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还会再次发作?”

  其实话依情哪里知道他还会再次发作,不过是她赌气的一时嘴快而已。

  此刻闻言,她却故作神秘并不说实话,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态,淡淡回道:“我爹爹常说:‘做人若善不及福,福必伏殃,咱们脉修修炼亦是如此,若境界未到却能超境界杀人,其中必有代价’,以此推断本小姐再掐指一算自然猜的出你还会再犯。”

  易小卓见她得意的神气不禁冷哼一声,但细细琢磨她说的话也确实在理,自己不过是初入宗动境初为却能力战宗动境后期的脉修而不败的确有些不合常理,小境界发挥出大境界的修为自然会有代价,何况他自知自己并非天才。

  左思右想,总觉体内如此怪异与那蓝芒和紫极雷定有关系,两物都并非自己所炼,若这般一直在自己体内,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事,可即便知道如此,现在又无法可解。

  无奈下他只能盼望早些回到门派找师兄或师傅帮忙解决了这隐患,而且他还察觉自己不仅仅有伤痛发作的问题,这一路走来除了《奇璇经》尚修习可用外,《云照》业已不能修炼,吸纳入体的天地原气总会被某种力量排出体外,这让他很是焦虑,总不能刚入宗动境便要废止不前。

  见他思虑沉重不愿说话,话依晴也懒得再有开口的兴致,两人无话一直走到中午时分,来到一座小镇。

  易小卓打听之下,知晓此处为石溪镇,乃是紫极城与石槐域的接壤处,易小卓对紫极城与石槐域不甚了解话依晴则惊讶道:“咱们…咱们怎么被带到这地方来了?”

  易小卓不解道:“难道此处距云阳派很远吗?”

  话依晴顿足道:“何止是远,可以说跨过了半个云阳地界了,还好咱们方向选的不错,不然再往西走便是九真宗的石头城了。”

  云阳界之大易小卓可是知道的,他闻言惊地张了张嘴,说道:“那…那咱们是被隔空传送过来的呀…”

  说着他忽地想起那碎裂的石镜不禁捏了自己的耳垂道:“怪不得怪不得,那个石镜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穿空镜,怪不得那两个人那么忌惮,可惜了可惜了。”

  对于穿空镜易小卓在文峰时听过一些介绍,不过从未见过所以不识,此刻想明白后不禁暗拍大腿,大叫可惜,先不说穿空镜之难得,那瞬息千里的传送速度变令人艳慕至极,不想却在自己手中弄坏一个,如何不让他痛惜。

  话依晴见他抓耳挠腮地大叫可惜,轻哼一声道:“真是短见,我还当你早知道那东西呢。”

  易小卓闻言不以为忤,只是痛惜之余忽然想到:“敌人费这样大的心思来将我俩劫持在此所图定然不小,而且能拥有穿空镜这种逆天奇宝那敌人的来头定然也是不小的,不过我一无名小卒肯定不会是主要目标,看来我当真是倒了霉被这大小姐给牵连在内了。”

  他这样想着忽又觉得哪里不对,暗忖道:“如果只要劫持话依晴那附带我这个累赘做什么,我无权无势又无可用之处,抓我来简直就是画蛇添足自找累赘啊?”

  “那到底是为何呢?”易小卓一时间想不明白,不禁喃喃出口。

  话依晴没听得清他的话,问道:“你在嘟囔什么?”

  易小卓摆手道:“没,没什么,噢对了,你可知或者可想到谁是幕后黑手?”

  话依晴蹙眉想了想,说道:“这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觉得这多半与九真宗脱不了干系,他们为了扩展地盘早就想对咱们云阳动手了,只是双方实力相当不敢造次所以才想出这无耻的计策抓我来要挟我爹爹。”

  易小卓自然知道九真宗与云阳派之间的关系,明面上虽是友邻暗地里却彼此争斗,尤其近年来,双方因石槐域之争引发了不少摩擦。

  不过石槐域说来也奇怪,虽属九真宗管辖却不受九真宗控制,至于其中缘由易小卓并不是很清楚。

  易小卓想了想说道:“可若是说抓你作为威胁可为什么他们却痛下杀手一点也不留余地?”

  这倒把话依晴问的一懵,然后说道:“反正与九真宗脱不了干系,回去的一定要跟爹爹说。”

  易小卓也是身在其中不知局势,他不置可否的微一耸肩,问道:“此处离紫极城还有多远?”

  话依晴摇了摇头道:“具体多远我也不知,不过一直向那个方向走应该没错的。”说着她指了指东北方向,她虽不经常出门,但对于云阳派的地理势力在其父的耳目渲染之下还是了解甚多的。

  易小卓轻嗯一声,向她所指方向望去,只见朝阳初照晨雾稀薄,极目远望的地方却仍是白茫茫一片,看不清那处有什么。

  他不禁心驰目眩地想:“若能御空飞行多好,任那海阔天空,我自遨游四方不受拘束。”

  想到御空飞行,他又想起虎灵峰,想到自己的父母,不禁心中一痛,曾经不就有个梦想便是携着父母飞翔在虎灵峰之上么。

  “喂小贼,你想什么呢?”见易小卓呆呆望着远处发愣,话依晴问道。

  易小卓收回心思,装作不经意地抹了抹眼角道:“没…没什么,晨光有些炫目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