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西湖上的少女(完结篇)
逸兮仙与2019-10-17 11:555,368

  天色大亮,房间里,小荨沉睡在床,独自一个。窗外悠悠。忽然,小荨从梦中惊醒,迟疑片刻,泪水涌出。不知怎的,只觉心情相当沮丧,一切仿佛梦也。手背抬起,遮了眼。她低声道:“太虚城,你在哪?”隐约有声。“太虚城,你在哪?”耳边有声,小荨听时一愣。当下翻起身来,再道:“太虚城!太虚城!”真的有声。小荨顿时喜出望外,道:“我可以说话了,可以说话了!”

  有人推门走进来,谁?便是外婆。外婆唤:“香儿。”“外婆!”小荨惊喊。外婆起初不觉,道:“早安。”“外婆!”小荨又喊。这回,外婆整个呆了,道:“香儿,你……”小荨激动道:“我可以说话了,可以说话了!”泪涌出。外婆悲喜交集道:“香儿……”快步上前。小荨扑过去。婆孙两个抱在一块,泪如泉涌。

  楼下外厅,紫环忙完了,一如既往做了一桌菜,现正在洗锅。婆孙走出来。小荨便喊:“妈妈,早。”紫环闻声一诧,回头见了小荨。小荨再喊:“妈妈,早!”紫环瞬间愣了,道:“香儿……”眸子沾湿。“妈妈。”小荨走过去。紫环情不自禁拥之入怀。外婆忍不住落泪。

  却说洗刷完毕,三代人津津有味享用早餐,只觉异常甜美。门外,有人忽然走来,一个青年男子风尘仆仆。三代人往外看时,尽都怔住了。男子何人?小荨的父亲,张溢华。往事上心头……“爸爸。”小荨唤,不觉热泪盈眶。溢华喊:“香儿!”放下行礼。“爸爸!”小荨不由自主,当即落椅跑出门去。溢华一下抱起她。“爸爸!”小荨紧搂住。阔别三年,父女终于重逢了。“爸爸,这些年……你到底去哪了?”小荨抽泣问。溢华落泪道:“对不起,香儿,爸爸一直在外工作,实在走不开……”

  原来。

  三年前,溢华临时到外出差,途中发生了车祸,不幸身受重伤。被送往医院时,碰巧他大哥溢德来电,溢华当时正处昏迷,随行同事便将事故告知。溢德一向疼爱三弟,得到消息后相当震惊,便暗中赶往医院去。溢华手术很成功,清醒时,却让大哥替他保密,不要将此事告诉妻女,生怕妻女经不住。溢德答应了,与妻子惠英经过协商,决定只通知外婆此事。外婆当时相当冷静,暗中赶往外地医院看溢华,为保护女儿孙女,她同意隐瞒真相。

  因溢华当时体虚,无法与妻女通话,溢德便假溢华之音,与紫环通话,说是公司委派他驻扎外地,因所在是偏僻之地,信号不好,往后只能通书信了。紫环起初半信半疑,外婆便在旁劝说,紫环无可奈何,只能相信。然而,小荨却胡思乱想,总以为父亲必发生不测,整日忧心忡忡。因过度担忧思念,长期抑郁,她大病一场,谁知醒后却不能说话了。为让溢华安心养病,外婆、溢德与惠英又将此事压下,两边欺瞒,时常长吁短叹。

  溢华住院期间,公司雇有保姆照看,溢德 、惠英与外婆经常前往。住院及治疗所需费用,除公司承担部分外,其余多半由二哥溢谷出。所幸,溢华手术一次次成功,身体恢复极快,到后来精神好了,便开始与妻女通电,说是工地搭了信号台。此后总推说,公司项目即将完工,很快就可回家团聚,欺骗妻女。经过三年的治疗,溢华大体恢复健康,今天他顺利出院,便不声张,迫不及待回家来。溢华决定隐瞒此事,若不因身上伤痕而暴露,他想让此事烂在腹中,永远不提。

  皆大欢喜。

  皓月当空,天高气爽。

  水榕公园西湖畔,人来人往。湖面平静。忽然,有人凭空现身其上,十五六岁一红衣少女,何人?龙香。龙香释怀,通身泛光。昏暗的湖面蓦然红亮。众人惊而止步,纷纷望湖中,屏气凝神。看,一个红衣少女悬在湖上,额侧有对角,遍体红光。少女谁?无人见过,只是觉得美,只是觉得奇。“龙香公主!”栈道上,忽有人惊喊。众人醒来,寻声望去。谁在喊?一个眼镜小男孩,孟天宝。龙香闻声,嫣然一笑。众人痴了,于是竞相掏出手机来,录、拍。龙香轻起手,沿湖的路灯尽皆灭了。随之,湖面上骤然泛光,白蒙蒙映照四下。一片哗然。

  游客陆续赶来。

  哗!少女旁,忽有一物出水,只见得一条大龙,鳞光红艳。众人愕然。大龙雄丽,蟠绕少女,微微俯身。众人噤若寒蝉。看,少女平静,出手抚摸大龙。忽然,大龙吟啸一声,褪去了鳞片露出羽毛,转眼化作一头大鸟。大鸟羽丰美,身披彩霞,缤纷绚丽。什么鸟?“凤凰!”有人道。龙香怜爱,轻轻抚之。凤凰鸣一声,旋即展翅飞上半空。众人惊醒。但见凤凰翱翔湖上,鸣声清越,美不胜收。

  众人神往。

  哗,又有物出水来。看,好大的一株古木,气势磅礴,一路高上。“古榕!”众人一眼认出。古木参天,枝繁叶茂。水珠滴落,千丝万缕。凤凰浅唱,绕入榕中。古榕婆娑,枝叶映亮。何其华美!鸣一声,凤凰忽然褪去羽毛,转眼不见踪影。顷刻,古榕泛出红光,枝叶明亮。一片哗然。有鸟鸣喧闹其间。众人凝神细看。鸟何在?龙香仰望古木,出手轻触之。转眼间,古木支离破碎,幻化成一个个小鸟,不计其数。众人愕然。但见小小的鸟通身光亮,满天飞,四面八方。游客看的目瞪口呆,眼花缭乱。

  鸟近前了。

  有游客忍不住,便出手去抓,不料一碰便是水,一碰便是水!水溅在身,清凉彻骨!惊叫连连。鸟化去。众人如梦初醒。湖面平静了。看,湖中只剩一红衣少女,悬浮半空,如梦如幻。游客陆续赶来,涌上前问长问短。四周喧闹,龙香心一动,忽作法再放红光。湖周游客惊诧,当下纷纷看去,不想瞬间都被定住,再无人动弹。于是,湖周再不闻一声,整个公园安寂了。

  夜幕下,西湖上,众目睽睽之下,一个红衣少女。

  却说龙香悬在湖上,回神来,起手,召出一小团火。火瞬间幻作一枝花,花色鲜红,乃是月季花。凝视片刻,轻轻一吹。花随风凌乱而去,数不尽,一片片。乱红飞舞,徐徐凝聚,转眼却幻作一人。但见一个红衣女子,容貌端丽,何人?圣姑月姬。龙香怜爱,深深视之。可,月姬不知不觉。忽然,月姬脚下有物破水而出,只见好大一条白蛇,白鳞红目。白蛇盘绕月姬而起,头向她,微微吐信。月姬不惊,出手抚之。湖周安寂一片。蓦然间,白蛇褪去鳞片,化作一白衣男子,丰神俊朗。谁,便是白风白逍遥。逍遥手持一朵月季,眉眼深情,递与月姬。月姬喜上眉梢,接过月季,略一嗅。逍遥趁机靠近,望她额上深深一吻。月姬瞬间陶醉。龙香动容,不觉泪湿。眨眼间,逍遥、月姬凌乱作花,飘零而去。

  湖周鸦雀无声。

  龙香定神,又起手,再唤出一小团火。火瞬间又变作花,花色雪中带赤,乃是一枝牡丹花。龙香轻轻一闻,牡丹蓦然凌乱成片,纷飞而去。转眼,花片再次凝聚位人,只见有俩,乃一对母女,生的无不娇艳。谁,便是牡丹、馥儿。牡丹粉裙落落,清丽脱俗;馥儿一身绿衣,灵秀俏雅。龙香细看她们。忽有东西破水而出,展翅飞起,通身乌黑,一只八哥鸟!馥儿伸手唤它。八哥近前,立在其上。看,牡丹略弯腰一吻八哥。八哥欢快而起,绕母女不住摆翅旋飞,忽然身泛金光,一落下转眼化为人。但见一个英俊男子,身披铠甲,威风凛凛,器宇轩昂。何人?凌云神将。神将轻搂牡丹肩,牡丹依偎过去,羡煞旁人。馥儿欢快抱父亲,一家三口其乐融融。龙香感动,眸子潸然。眨眼,一家子纷飞作花,落入湖面。

  龙香伤感。

  湖周游客目呆呆。

  沉默片刻,手再起。

  一瞬间,哗!眼前有间木屋出水,屋前空地处,只见坐有三个少年、一个少女,无不眼熟。分别谁?夜璋、龙珀、青璃、豚修,四人挨着坐一块,赤脚戏水,眉开眼笑。龙香欢喜,心一动,又起手作法。小屋两侧,蓦然翻出两叶小舟,舟上各有两人。左侧舟上一长须老者、一黑白服少年,便是海神老龟与虎鲸;右侧舟上一白衣大汉、一黑装少年,便是魟爷与胆君。众人彼此见了,互相寒暄招呼。

  龙香心一动,又起手。

  哗!湖面,瞬间又有东西出水,但见一叶花舟,舟上灯红,坐有俩女子。便是一个小桃,一个凤霞。小桃依旧独坐舟头,手持油伞,脚戏水中,望大家招手。凤霞低眉于舟中,凝神抚筝,与大家助兴。但听得筝音清雅悦耳,动人心弦。众人尽皆迷醉。龙香在旁却无人理之。何其欢快一幕,令人向往……龙香泪不止,手一扬,转瞬间一切纷乱作水,洒入湖中。

  湖面重归安寂。

  四周无声。

  沉吟片刻,龙香再起手。哗!又见有东西出水,乃是一间古代房屋,白墙绿瓦。看,屋顶坐有一男一女,互相依偎,凝望远方,时光静美。何人?夜雨与凤凰。哗!屋子近处,有块岩石露出水面,石上站一个红衣忍者,包头裹脸,只露眉目间一抹清扬。忍者冰冷静守主人。这时,水下跃上来一青年男子,高髻俊脸,宽服木屐,乃是小次郎。鸳鸯回眸视他。小次郎羞人答答,递出一朵樱花。鸳鸯不语,伸手接了。

  龙香忽一吹。

  看,鸳鸯头巾瞬间掉落,露出一张清秀脸孔,眉目如画。小次郎见时痴醉。鸳鸯靠近欲投他怀。小次郎喜出望外,当下拥之入怀,泪如雨下。离他们不远,哗!又有一岩石出水,石上立有两人,一少女、一狐狸少年,便是地莲与山娃。地莲见眼前此状,恨得咬牙切齿直跺脚。这时,山娃递出一件宝物。何物?好大一颗夜明珠,荧光微亮。地莲看时两眼发直,一下抢过手,仔细瞧,早忘了小次郎。山娃一笑。

  一切又何其美好。

  龙香早已热泪盈眶,凝视他们片刻,蓦的收法,一切再次纷乱作水。

  龙香心一动,念起谁,便召来一大片林子。桃花盛开,正当暮春三月。桃林下,只见三个大汉握手欢笑,谁?一个关羽,一个龙仁,一个虎义。关羽悲喜交集,落泪喊:“大哥!三弟!”“二哥!”“二弟!”龙仁、虎义亦泪流满面。龙香为其高兴泪流,迟疑片刻,手一扬,所有瞬间又都作水。

  湖周安寂。

  哗!龙香再起手,看,有两个女子立出水面,身上皆着白衣裳,各有姿色。她们何人?一个乃九尾狐白素素,一个乃雪貂冰儿。哗!忽有东西跳出水面,四脚在地,形貌威武,乃是一头玉麒麟。麒麟一晃变作个少年,头生角,眉目俊俏,何人?便是麟儿。麟儿近前去见素素、冰儿,好似一家人,有说有笑。龙香心一动,再作法。哗!对面不远处,但见有人现出水面,一对男女,额上有角,容貌标致。男的一身白衣,形貌潇洒,乃东海三太子龙瑛;女的一身棕色服,容貌淑丽,乃麋鹿仙子鹿莹莹。二人乃麟儿亲生父母。素素见了指手与麟儿。麟儿凝视前方父母,一步步走近他们,热泪盈眶,忽然跪倒在地。父母将他扶起,一家人终于团聚!

  龙香感动泪落,手收起。

  哗!有岩石出水,石上立一个紫衣男子,生的面如冠玉,手持箫而作。谁?便是望月。箫声悠远动人,虚无缥缈。哗!近处,两侧各有岩石、林木出水。左侧岩石,上方坐一黄衣少女,旁有一头白枭,便是宝儿与枭翁。右侧岩石,上方盘坐两位尊者,一是白狮法照大师,一是大猩猩金刚,二人闭目参禅。哗!又有物出水展翅飞起,鸣一声清越动人,只见一头青鸾,通身泛光,何其华美。青鸾飞向望月。望月心如止水,兀自鸣箫。青鸾落石上化作一女子,青衣俏容,便是青青。青青凝视望月,轻步上前,靠近他,从后出手将望月抱住。望月忽止箫,任由之,忽然放手握青青手。宝儿忍不住喝彩。对面,法照大师与金刚俱道:“阿弥陀佛。”龙香欢喜,不由泪出。迟疑片刻,将他们收走。

  一切又化为乌有。

  哗!看,又一间屋子出水,屋顶挨坐三个女子,中间的紫衣玉面,怀抱琵琶者,乃是凤姬。两边的一个是青青,一个是凤凰。姐妹三人团聚何其欢喜。凤姬玉手一动,忽拨起手中琵琶,琵琶声起。两个姐姐凝神而听。哗!第二间屋子出水,屋顶坐两个鹫人,一个乃鹫泰,一个乃鹫毫,二人痴望三个凤凰,沉醉其中。龙香见此情景,感动片刻,又将他们收走。

  自始至终,湖周游客纹丝不动,呆看湖中少女变法。

  啪!一条白龙出水,落下变作一少年,白衣翩翩,容貌俊秀。何人?九太子龙珀。龙香静看他,泪水潸然不止。龙珀近前来出手为她拭泪。龙香心一动,起手欲碰之。谁料只一碰,龙珀瞬间便纷乱作水,洒入湖面。龙香悲伤。湖面清静了。四周游客无数,睁目视她。

  却说龙香合上眸子,平静片刻,双手再起。哗!又是何东西出水来。湖四周游客定神。但见得一座宫殿,仙气萦绕,何其雄伟壮观。宫殿外有亭台,有竹木,有山石、有流水。什么地方?太虚殿。八卦池边,龙香静望流水,神色黯然,若有所思。远远看去,红衣少女,如梦如幻,凄美动人。游客痴了。往事上心头,龙香落寞,眸子略略沾湿。忽一晃,她莫名褪去少女身,化作小女孩。小女孩谁?模样乖巧,便是小荨。

  小荨惊醒。

  蓦然间四周亮起,太虚殿、西湖及周遭一切,尽都不见踪影了。小荨大吃一惊。有个地方取而代之,是何地方?一个广场。广场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目之所及,但见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应有尽有。似曾相识。“太虚城,东大广场!”小荨瞬间想起,不觉呆若木鸡。往来之人容貌怎样?有人有灵,有古有今,彼此和睦相处,融融然仿若一家。小荨感动,喜悦油然而生。

  “小荨。”忽有人唤之,声十分耳熟。小荨回头一看,瞬间怔了。唤者谁?不远处,公主何。看,公主何旁还站三个人,乃鹤姑、猿慧与智兔。“婆婆!”小荨喊,蓦然间眸子湿透。

  (剧终)

  题外话:何处现实何处梦,或许现实即是梦,梦即是现实。或许有一日,待小荨百年之后,她忽从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伏坐在八卦池边,原来小荨的一生,不过是小龙香所做的一个梦。浮生若梦,无论未来如何,不若珍惜当下,与亲人、朋友相处的每一刻。

  (本书历时将近十年,其中辛酸作者自知,首发于爱奇艺文学,望诸位善待之,感激不尽。)

  推荐大家一首曲子《世界的约定》,这是哈尔的移动城堡片尾曲,很喜欢这首曲子,情调与本文结尾相似,心中充满希望时又相当迷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