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劫
云幽2019-02-18 20:462,358

  瑶檀紧追着金吒来到凡界,在落地后,金吒站定不动了,接着便转过身,瑶檀愣是没反应过,直冲冲便扑倒了金吒,双唇相撞的那一刻,两人大惊,瞪大双眼盯着对方。瑶檀反应过来,立刻爬了起来,捂住了嘴。金吒正准备起身,却没想到竟摔着了腰,疼的他直接躺了下去,然后深呼吸才站了起来。

  “仙子,你……没事吧。”金吒顿了顿看着瑶檀道。瑶檀并未答话,而是慢慢放下手,深呼吸,接着便后退了几步,突然抬手出剑指着金吒,面无表情道:“阁主,刚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还有,莲子拿来。”

  金吒看了看瑶檀,又看了看指着自己的剑,扯起嘴角,抬眼看着瑶檀微笑。弄得瑶檀疑惑不已,不禁歪了下头。

  “檀儿,莲子我是还不了你了,唯有这一条命,我可以还给你。”说着金吒抬手攥紧剑身,直直的刺进自己的胸口,瑶檀大惊,立刻松了手,剑也随之消失。金吒撑不住顺势倒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金吒!”瑶檀连忙跑过去扶起金吒,用力摇着:“金吒,你醒醒,你这是何必呢?莲子我不要还不行吗?你为什么非要用命还呢?你知道我要的是莲子,,不是你的命啊!”瑶檀失控哭喊着,突如其来的大雨倾盆冲刷着二人。二人不知道的是,背后一只猫咪正直勾勾的看着二人,竟也是噙含着泪水,随着雨滴滴落。神奇的是突然一把大伞挡住了雨水。接着便响起了千落的声音。

  “帝君,您怎么在这里,害得奴婢好找,你没有淋坏吧?”千落蹲在猫面前道。猫咪摇了摇头,转而幻化成人形站了起来。

  “千落,你这一来都把气氛破坏了。”苏夭夭气呼呼的指着千落,转而放下手看了看一脸懵逼的瑶檀:“嘻嘻,仙女姐姐,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跟我们走,我们能救他。”瑶檀点点头,便随苏夭夭千落来到妖界。

  “这里是?”看着与天界颜色不同,构造却不尽相同地界,瑶檀终是开口了。

  “妖界啊,你,感觉不到这周围都是妖气吗?”千落转头看向瑶檀,疑惑不已。

  “妖界吗?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呢?”瑶檀自言自语道。

  “你们两快一点,多拖一时,救他的几率就少一分!”苏夭夭回头催促道。

  妖界烈殿,医官正检查着金吒的伤势,三人则在一旁交谈着。

  “为什么?我竟毫无察觉这里的妖气,而且来到这里,连仙术都似乎被封印了?”

  “这不可能,你是仙,我妖界岂能限制仙?最起码修为就远远不够啊。”千落疑惑道。

  “怕不是我妖界限制了你,而是……”苏夭夭转而看向了金吒的方向。

  “那他……原来是他。”瑶檀突然恍然大悟。

  “什么啊?”

  “情劫,竟是他。”听罢,苏夭夭,千落识趣的点了点头。

  “启禀帝君,阁主损失了三块儿仙骨,我妖界怕是救不了了。”

  “为什么?”

  “这能救他的只有我妖界的血藤,可是这血藤咱们妖界已经不存在了。”

  “好好的,怎么就不存在了?”苏夭夭一脸懵逼的看着医官。医官无奈看了看苏夭夭,眼神瞟向了千落。

  “帝君,一千年前,您亲自将血藤当做信物送给了青丘帝君。”

  “白琰?我给他干嘛?还是信物啊?那是他给我什么东西了吗?”

  “这……说来话长,不过那段记忆您选择忘记是对的。”

  “忘记,怪不得刚刚看到那一幕我会哭,原来是忘了什么呀。”

  “帝君?您……”

  “千落,你先带医官下去吧。”

  “是!”千落便带着医官离开,苏夭夭转而看着瑶檀开始打量她。

  “帝君,我……”瑶檀被苏夭夭看着老尴尬了。

  “叫我夭夭,你得换个身份了。”

  “啊?”

  “不然等他醒过来,你们要怎么面对对方啊?”

  “对哦,夭夭,那我该怎么办啊?”

  “嘻嘻,瞧我的!”苏夭夭施法将瑶檀的仙气遮去,换上了一身粉袍,流苏扎起的发髻,不奢华却显贵气。

  “夭夭,谢谢你!”

  “不客气啦,记住你现在叫苏小檀,是我苏夭夭的姐姐,我长姐苏汐音的妹妹。”

  “好,记住了。”

  “我先走啦,需要什么尽管告诉千落。”苏夭夭便转身离去,看着苏夭夭离去后,瑶檀一步一步走向金吒床边,光线透过纱帘,打在他脸上映出清晰的轮廓,瑶檀站定在他床边看着他昏睡的脸颊,不禁抬手抚了上去。

  “金阁主,你即是我的情劫,又奈何我们不可能,等回天界,便一杯忘情水了事吧。”瑶檀自言自语着,并不知金吒虽然昏迷,可神识却是清醒的。听了这话,不禁纠上心头,昏了过去。

  青丘狐狸洞,白洛爬在庞龙龙床前睡得香甜,阳光打在她脸上,暖暖的便唤醒了她,睁眼的那一刻却看到庞龙龙伸在空中将要抚上她脸颊的手。见到白洛睁开眼睛,庞龙龙连忙缩回了手。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你知道吗,你都昏迷了三天三夜了。要知道这要放你们人间,可是整整三个月呢!”白洛凑近庞龙龙盯着他的眼睛道。庞龙龙愣是没有反应过来潜意识的摇摇头,却没想到白洛凑的更近了。

  “咳咳!”芍药轻咳几声,两人便不好意思的拉开了距离。

  “芍药姑姑,你这是?”

  “庞公子的药,该喝药了。”

  “哦,好,给我吧。”白洛伸出手,正准备接过芍药手中的药,却没有想到庞龙龙竟先她一步,跳下床,抢过了药。

  “原来,上神,竟然这么讨厌我,这么想让我生不如死,置我于死地。”

  “龙龙,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庞龙龙看了看白洛,并没有在意白洛焦急的脸色,转而看向芍药:“这药,我不喝,怎么雷没把我劈死,还想用药毒死我吗?”说罢,便将碗摔到二人面前,洒出的汤药溅在了二人雪白的衣袍上。庞龙龙便转身要离开。

  “龙龙!”白洛连忙拉住庞龙龙的衣袖“你,有没有那么一点,喜欢过我?”

  “从未!”庞龙龙顿了顿忍住心中的哽咽道,转而甩开白洛,径直大步离开。留下暗自神伤的白洛。

  “上神,这……”

  “芍药,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对吗?”

  “嗯。”

  “芍药,不要告诉哥哥,我要去人界几天。”说着便跑了出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君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