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3 10:452,780

  事情解决了,长尧和星宝打算今日就离开叶府,可叶夫人说天色已晚,想让他们多住一日。星宝见叶夫人憔悴不堪,甚是难过,就同意了。正在房中收拾东西的星宝听着外面下雨了,开心的不行,她特别喜欢淋着小雨,踩水玩乐,立刻夺门而出像个疯子一般踩着水,走来走去的,又张开双臂拥抱着雨,任雨肆意落在她脸上。此时长尧也赶出来淋雨,没想到,两人还有这共同的特殊喜好,都互相一惊,随后就都在雨中走着跑着,全身都湿着也不在意,只觉得自由极了“没想到你也喜欢下雨天,为什么喜欢淋雨啊?长尧抹了一把脸笑问着,星宝大声回着“因为我觉得下雨了,人都在躲雨,它应该很难过吧”“这算什么理由啊”“反正就是喜欢,正如我喜欢你一样,没有道理”长尧顾不上脸红就被星宝抱住了,长尧只轻笑扯开她“好了,再淋就要风寒了”拉着她就回屋了。叶夫人听着两人嬉戏打闹心里更扭曲了。刚到廊内,叶夫人就过来一脸和善的说“你们两个孩子,真是,下雨了玩心还这般重,快换件衣服别风寒了”说着哆哆嗦嗦的递给他们衣服。两人还甚是感动,星宝无戒心的呵呵接过衣服,没想到这叶夫人心怀叵测衣服下的手早已握着一匕首,狠狠的要向星宝刺去嘴里囔囔着是他们害了自己的儿子。星宝吓了一跳,幸好长尧眼疾手快拽过她,这叶夫人也毫无经验,星宝只是手臂划了一刀,被长尧推开的叶夫人见行刺未成,瘫在地上哭爹喊娘叫儿子,叶清听状,险些咽了气,一桩桩的家丑让他在两个年轻人面前无地自容,更是无脸再见禾呈老友。也无力去责罚叶夫人,只叫丫鬟将她带回房间冷静悔过。

  “疼嘛?”星宝实在的点头“嗯,疼,不过无大碍,谢谢。”长尧不抬头只细心包扎“你我同门,这般就见外了”“嘻嘻……“见星宝傻笑,长尧也笑着。“你应该多笑笑,特别好看,真的”“在你眼里我哪里不好看?”长尧也不知怎的就说出这句话来了,眼神无处安放的躲避着。星宝只认真的答道“都好看呀,嘻嘻,对了,一直都想问你为何晚上总是叫阿炘陪你一处?”长尧思想着“阿炘道法悟性高,和他一处静心,受益良多”逃避一下刚才的尴尬,竟也逗她一番“你是如何得知的?”星宝想着真会挖坑自己跳,厚脸皮撒谎也未遂“额。。我猜的,不,不是,长乐说的,额。好吧,我跟踪过”“跟 踪 过?”见长尧眼神犀利捱不住只好低头“好吧,我承认,我每日都跟着,不过我没打扰过你的对吧”长尧点头嗯的一声,某人又上脸“我以后也不会打扰的,也让我多感受一下道法自然的觉悟。”长尧想着一微又不是他的,他能如何,也是喝了口水默认。

  次日,二人告别了叶清就启程回了一微,一刻未耽误将此事原本告诉了禾呈,禾呈虽感念人生,也很满意两人此次的历练,一番夸奖就让退下了。见二人退出堂内,小五等人连忙上去询问“此次还算顺利,有没有受伤?或者受人欺负?”星宝瞬间觉得暖暖的“哎呀,没事,谁能伤得了我啊”说着就挥手叉腰,忘了手臂上的伤,嘶的一声叫了出来。长尧连扶住责怪道“笨死了,就不能小心些嘛?”然后拉着星宝就走了。星宝一脸娇羞又回头大叫着“等我回来同你们说啊!”长乐觉得哥哥反常极了,三人意味深长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长尧走了一会觉得刚才有些失礼的将她拉走,突然停住,星宝生生撞在他坚实的后背,于是转身摸摸头“抱歉,我刚才思量着一路赶回来,你也该换药了”星宝对这点小伤毫不在意“哎呀,没事”“女孩子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你去亭间等我一下,我同师父讨些好的伤药”长尧也不晓得怎么就开始关心她了,快步又回找禾呈,星宝心里感动的不行,头晕转向的去亭间坐着。长尧看三个人还在此处“抱歉,刚才我担心她的伤势,没打招呼就走了,不过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的”说着去了堂内,此时三人觉得要有大事发生,星宝要苦尽甘来了,互相调笑几句就散开了。

  又至夜晚,星宝与长乐挤在一处讲了许多,长乐说长尧动心了,星宝竟然不信,长乐翻身说道“我哥这个人啊,若是对你没心思的话,你死了都不一定掉一滴泪,如今竟为你的小伤担心,还说不是。”星宝还是不敢信,如今只想多陪他身边,感受和他一同呼吸过的地方,只觉得岁月静好,忘了非分之想。“不过我哥这个人霸道的多,你呀还是小心的好”“好啦,我知道了,快至二更了,我得走了”星宝起身收拾一番走了,长乐想着可真是痴心一片,转身就打算睡了。星宝兴致冲冲的来到老地方,发现阿炘没来,长尧一人在那抬头望天思考着什么,似带着一抹绝尘隔世的孤寂,单是这背影也让星宝痴迷,听见脚步声,长尧轻轻转身温润一笑“来了?””阿炘今日可是迟了,呵呵”长尧背手走近她“阿炘今日不来了,你陪我走走可好?”星宝脑子懵懵的呆呆点头似没魂的跟着。两个人一路未语,只静静走着,在今日这朦胧的月色下,不知要走向哪里,一个走进天堂,一个走入地狱。

  尤戈几乎整日乐不思蜀的跟在茗赤身旁,两人正在一园子里说笑,笠非就好巧不巧的来了。要说怎么这么巧,那就要问某人如何向他说的了“笠非啊,你为何无事就摆弄这些棋子?”“当然是喜欢了,还有一句话叫擅弈者善谋”“谋谁,小白脸嘛?诶对了,那日在叶府,小白脸身边跟着一个俊俏无比的人,你猜是谁?”笠非对茗赤的事向来放在心上问“谁?”星宝看热闹不嫌事多“是那个伤了我的魔族首领尤戈,我看两人关系可并不简单……”不等说完,笠非就坐不住了,将棋盘一推,就来了,他知道茗赤一定在奎苑。奎苑是他们三人常聚的地方,假山荷塘四季多有变化,各种花香甜蜜诱人,楼台歌榭,他们爱听的小曲戏班子随时候着,可谓是景色怡人,诗情画意,算是他们的秘密基地。此刻笠非看着一个外人,还是魔族人在他们的秘密基地上与茗赤谈笑风生,真真是委屈巴巴的。茗赤一看笠非来了,又惊又喜的拉过他“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跟我说”“提前说了,你不也得带着大首领嘛”可谓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两人谁也不正眼瞧谁,笠非想着得拿出捉jian的气势,结果再开口就怂呆了“你们聊得这般愉快,我。。我是打扰了?”茗赤是个没心没肺的,将他扯过来按在石凳上“说什么呢,大家都是朋友”笠非一脸傲娇“你和魔族人这般亲密的做朋友?就算好看,也不必常与一处吧”尤戈早就不耐烦了,从他一进来就是各种委屈挑衅,此刻又拿出魔族说话,自然就不愿意了,他才不认为魔族身份给他丢脸,何况大小是个首领呢,拍石桌站起“你这个小道士,魔族人如何?看不惯你灭了老子啊”笠非个呆子竟要传话给星宝叫人了,茗赤觉得都是朋友,以后免不了常打照面,到了两杯茶端至二位面前“我说,既然都是我的朋友,就都大度一些有何妨,尤戈是魔族人不假,却未做过泯灭天地的坏事,都放下成见如何?”笠非只觉得不受宠了“你怎么帮他说话来偏见我呢?”尤戈一丝得意“明明就是你来到挑事情,咄咄逼人不放手。”茗赤听两人不依不饶甚是头疼“罢了,咱们还是各自回家吧”说完就趁机溜了,如果他要知道是某人多嘴,两人估计又是一番腥风血雨了。笠非和尤戈见人走了,都觉得是对方的错,互相瞪着眼气冲冲的也都离开奎苑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