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2 14:252,637

  笠非得知星宝被罚的更重了,寻思着去静思阁看看,发现小五和星宝两个难兄难弟都在抄写经文也未打扰,就是不明白小五怎么也被罚了,摇摇头刚想离开就碰到来送经文的长尧。长尧随口解释了一番,笠非竟别有深意的又看了看小五才一副知道了很多的样子悄悄离去。不知不觉已至黄昏了,小五手酸的不行,抬头转着脖子休息片刻,看到偷懒睡着的星宝不自觉的笑了,那双明澈深邃的眼眸净是温柔。此时寒冬天凉着呢,怕她受凉也不忍心叫醒她,就轻轻的去自己房内拿披风了,快速取来时就看到半路杀出的笠非。笠非看到星宝睡着了,小五也不在,就在半路等着。此时看着小五手里的披风,更是确定了什么,不怀好意的笑问“我说小五,你这又是为她犯错,又是陪她抄写经文,还送披风,前段时间还冒着雨求药回来,你这是……?”小五不太明白笠非的意思皱着眉等笠非继续说些什么“小五,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星宝了吧。”小五没想到笠非这般八婆“嗯,对啊,怎么,你有意见?”笠非像得知大新闻一样,星宝喜欢长尧一微谁不知晓,小五又何必浪费这颗真心呢?“你认真的?”笠非拉住小五披风确认道,小五见他这吃惊认真的模样就笑了“当然不是了,我对她就是朋友的情分,这大半年了你不知道我对朋友一向如此嘛?小五双手环胸的开着玩笑,哪日你受伤了,我也冒着天雷烈火的去给你求药,如何?”笠非见他这副不正经的样子还是半信半疑“当真?小五见笠非还不信便说“木星宝是什么人啊,她那整日凶巴巴的样子你不是没见过,我哪敢喜欢她啊,我要娶了她不得整天给她收拾惹祸的烂摊子?小五将披风往身上一搭又说,唉,能让她露出小女儿情态的也就长尧了。笠非听完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小五见笠非这么在意星宝的事觉得应该趁机探究一下“我是没什么非分之想,不过某人今日问我这般话,又是何意啊?难不成是喜欢谁,来上我这讨颗定心丸?”笠非一听怎么扯自己身上了,慌慌的解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好奇嘛,还……还还有,我跟你想法一样的,对她情谊也一样的。小五饶有兴趣的看着笠非慌乱解释觉得甚是有趣又听笠非讲着星宝的黑历史。而此时星宝被冻醒了,起身未见小五,就想着去拿件披风暖一下。“小五你不知道,我那天见她徒手杀鸡,手起刀落的手法,那诡异残暴的笑容,啧啧。。就算我对她有什么心思,也如同那只鸡一般被宰杀了”笠非想起当日就又是一个寒颤。(鸡:我做错什么了,你的心思明明被某人拐走了,扯我作甚……)小五听完大笑,他没觉得星宝哪里粗鲁,倒觉得笠非像个娇滴滴的小娘子。“背后讲人家女孩子的坏话,你也不怕失了男子风度啊……”笠非一听坏了,不敢跑,也不能反驳,只好转身讪讪的赔笑着。小五也是一惊心想我说的她应该没听到吧于是试探着说“好了星宝,咱们不与他计较,说着就把披风穿在星宝身上,笠非只能用被卖了眼神的看着小五:明明你说的不比我少。“小宝我们还是快去抄经文吧。”星宝也知道经文是大事,也不闹笠非了,于是小五和星宝又回去抄经文了,笠非看着两人背影觉得甚是般配啊,怎么星宝非要喜欢长尧这么个不懂风情的人呢。突然又想起什么,将扇子敲打在手上“又忘了说……”

  笠非终于找到机会将茗赤的事全部告诉了星宝,星宝心猿意马的看着制丹经书“嗯,他给我丹药的事我知道,师父也替我还了这人情,说是怕我见他走不动路,缠上人家,我没懂什么意思,只晓得这事师父处理妥当了。不过你说他这般热情好客,我还真想见见他呢。”自从那次后,笠非一直没好意思传信给茗赤,所以直接就应下了星宝的请求。当日三人就相见了,因星宝还不会御剑,就约在了一微道堂山下附近的一园子,星宝正与笠非说笑中就看到一仙气缭绕的男子缓缓走来。木星宝当真如师父所说的没走动路,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她一直觉得长尧是最好看的男子,此刻却在仙气笼罩下觉得长尧逊色了几分。“简直就是祸国殃民的小白脸啊。。“茗赤对这些都已习惯,他连魔族首领都迷的晕头转向,更何况是个未涉世的小姑娘呢。不过听到星宝的赞叹还是很开心,毕竟他是个如此自恋喜欢别人夸他的仙人,笑指着星宝说“笠非,这就是你送我的见面礼?”笠非虽是第二次见还是难以控制着惊喜“啊。。不,不是,她是星宝,是我很好的朋友,也是一微的弟子,也是您用丹药救过的人,此番正好带她来拜见感谢。”茗赤一想这人生可真有意思,救了伤人的人,又救了被伤的,如今这被伤的还是朋友的好朋友……茗赤正理着思绪就听“咦,什么见面礼啊”星宝只顾看确未听懂两人的话。“哝,他手上的扇子是我给他的见面礼,他说下次见面还我一个,我见他两手空空,身边就一个你,我还以为要把你当成礼送给我的呢,哈哈哈”茗赤走到星宝身边说笑着。“喔~原来这日日不离手的扇子是你送的,那你我也是初次相见,你也得送我个见面礼,让我感受一下仙人的出手风度。”真是什么样的师父,什么样的徒弟,木星宝别的没学会,就学会了禾呈的厚脸皮。笠非当真是不想认识她,而茗赤觉得很有意思,正好送个东西来解释一下救了尤戈的事。再说尤戈自从那次后,竟茶不思饭不想的一直记着茗赤,却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整日在殿内着急上火。“啊?你竟然救了那个魔族首领,你你你,你怎么不分好坏啊”星宝一听气得一下就坐起来指着茗赤叫道。笠非见状觉得星宝有失礼仪,他还想在茗赤面前好好表现呢(咦?表现什么)便赶紧圆场“好了,星宝,那尤戈伤了你不假,要是真想取你性命你就不会在这跳墙了。茗赤也是误打误撞的,那时候也不识得你。”星宝冷静一下心想也是,便又诚恳恭敬的跟茗赤道歉,茗赤见这一静一动不消停的星宝觉得好玩极了,想着这朋友 ,交了! 茗赤将自己那条长鞭送给了星宝,当是见面礼,反正他身家阔绰,谁人来求香问丹可不是白拿的,也想着日后若是尤戈再去挑事,能识得这救过他的鞭子,安分些。“哇,这鞭子银光闪闪的真好看,成仙的人都这般大方嘛?”星宝拿着鞭子爱不释手,笠非白了她一眼像是吃醋般的嘲讽一句“好不好看的不重要,关键你会使嘛?”星宝胸有成竹“你总是信不过我,这还不简单,看我的”茗赤和笠非都坐下来打算认真的看星宝大展身手,结果“哎呀,快救我……”星宝才甩了两下就差点把自己勒死。茗赤和笠非见状笑个不停,“别笑。。了,快把你这鞭子收回去……”星宝看俩人笑着也没人帮她,困难呼吸着求救。茗赤伸手将鞭子召了回来“这鞭子我用过好几次,也沾了些我的仙气,你第一次用,它应该有些不习惯,下次应该就不会了,不过我还是要嘲笑你,像个猪头,哈哈哈”星宝还以为茗赤和笠非一样是个知人意的暖心人呢,没曾想茗赤这性子在后来每次见星宝时,两人都要互怼半天说不出句好话,又打又闹的。

继续阅读:第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