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磨人的小妖精
桑小小2018-08-12 16:062,303

  车碾吱扭吱扭压在石板路上,街边的百姓从没见过如此豪华的车碾,低声讨论。

  车内的顾锦瑟手支着头,半眯着眼睛,沉思。

  馄饨?香菜?

  难道这主人不吃馄饨还是不吃香菜,还是……

  没有记忆这点,让顾锦瑟如履薄冰。

  今日的试探,说明顾和已经怀疑她的身份,更有可能起了杀意。

  还好自己有防备,要不然,今日恐怕都回不来。

  怎么办?这个便宜爹爹看来一点都不简单。

  顾锦瑟的蹙眉。

  喜巧倒了杯茶,递给对方,试探的问题:“娘娘,您怎么啦?要不要奴婢帮您按一下?”

  顾锦瑟抬眸,叹了口气,坐直了身子:“无碍,这次对亏了你。”

  “娘娘,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喜巧不敢居功。

  若不是娘娘早有吩咐,她也想不到九千岁会为难娘娘,至于其中的原因,她现在还不清楚。

  “胡总管那东西送过去了吗?”

  “娘娘,您放心,奴婢把那锭银子给他了,他知道该怎么做。”

  顾锦瑟满意的点了点头,抿了口茶。若不是想起成亲夜的那件事,她还不会猜到顾和的动机。

  既然顾和早有杀意,一次不成,还有两次。

  为了以防万一,顾锦瑟提前让喜巧在外面守着,看到自己的手势,便去请胡全过来,找各种理由回宫。

  本能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原则,顾锦瑟让喜巧拿了一锭银子给胡全。

  对方是聪明人,这宫里除了皇上不能得罪,第二位就是皇后娘娘,就算没有银子,他也会照办。

  现有又有银子赚,自然是立马答应。

  不过顾锦瑟也做了完全准备,她不能确定胡全是不是皇上的人,所以才会有呕吐这一出。

  好在胡全赶来的及时,加上大夫的诊断,顾和想要在做什么也无济于事。

  一路上,顾锦瑟想了很多,最后的决定是,此人危险,远离。

  “娘娘,到了。”

  顾锦瑟听到胡全的声音,嗯了一声,喜巧快速撩开门帘,下车,欲要搀扶,却见娘娘的手,顿了一下,目子看向一侧。

  胡全机灵的上前:“娘娘,您慢点。”说完,小心搀扶。

  喜巧退后一步,和两人拉开距离。

  “胡公公,伺候皇上多久了?”顾锦瑟声音平和,像是拉家常。

  胡全笑了笑:“奴才九岁就跟在皇上身边,这么算起来,也十五年了。”

  “哦,看来皇上很信任你。”要不然也不会把他升为大总管。

  “娘娘,谬赞,皇上也就是用奴才顺手,懒的换而已。比奴才有本事,有能力的大有人在。”

  胡全说的谦卑,可眼底的喜色却跃然脸上。

  顾锦瑟不点破:“胡总管恪守本分,知道少说多做的道理,别说皇上喜欢,本宫看了也喜欢。”

  “谢娘娘赞赏。”胡全闻言,忙点了点头,刚才没喜悦收敛于眼底。什么叫娘娘也喜欢?

  伺候皇上一个人,已经要了他半条命,若是在伺候一个娘娘,岂不是死无全尸。

  胡全脊背万端的渗出汗,他明白,自己现在知道娘娘堤防九千岁这个秘密,日后恐怕……

  哎。

  见对方明了,顾锦瑟便不再多言。

  到了凤倾宫大门口,胡全便退下,回去给皇上复命。

  顾锦瑟也累了,便打发喜巧下去休息,她换了身衣服,躺在美人榻上闭目养神。

  怎样才能知道这身体以前发生的事情,就算不能全知道,最起码也要晓得八成,要不然哪日真的踩了雷,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真是个头痛的问题。

  现在身边一个信任的人都没有,更是举步维艰。

  顾锦瑟揉了揉眉心。

  手触碰到额头,却感觉到有人先一步。

  顾锦瑟没有睁开眼睛,对方按摩的手法很舒服,手指很软很有力。想着应该是喜巧那丫头,也就她最贴心。

  顾锦瑟闭目她今日真的累了,自从穿越过来,便再也没有睡过安稳觉。

  对方身上的味道,让顾锦瑟感觉到安心,她靠近,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她梦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同事,还有自己以前的男朋友,大家都笑呵呵的看着她。

  可她伸手去拥抱,却抱了个空,瞬间一个个都消失不见。

  她急的大声呼喊,却没有一个人回来。

  “不要走,不要走……”

  顾锦瑟低声的喃呢,紧紧的抱着身边的人。

  君丞止皱眉,本来只是想询问今日回门如何,却见其眉头紧皱的躺在榻上,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居然有些心疼,鬼使神差的帮其按摩。

  哪曾想,顾锦瑟一改往日疏离的态度,紧紧的抱住君丞止的腰,嘴里还喃呢着。

  她蜷缩在君丞止的身边,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没有安全感,急需要主人的安抚。

  君丞止身体紧绷,伸出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而后,慢慢的落在对方的青丝上,柔声说道:“我不走。”

  一下,一下的安抚,顾锦瑟在君丞止身边满意的蹭了蹭,匀称的呼吸,从鼻翼中传出来。

  君丞止莞尔,仔细端详着身边的人。

  肤白如玉,宛若出生的婴儿,睫毛微翘,犹如蝴蝶翩翩起舞,禁闭唇畔软糯粉嫩,让人忍不住靠近。

  君丞止忽然感觉一股暖流,流遍全身,酥酥麻麻,既舒服又难受。他眉眼带火,紧紧的攥着拳头。

  特别是身边之人靠近的时候,这种感觉更甚。

  有一种魔力,一直吸引这他,让他欲罢不能。

  没了对方的安抚,顾锦瑟蹙眉,身子柔软的缠在君丞止胳膊。

  这无疑加了一把火,君丞止额头冒出冷汗,耳垂却通红。

  “真是磨人的妖精。”君丞止苦笑一声,轻轻抱起顾锦瑟,直奔内室的床。

  唯恐吵醒对方,君丞止放的小心翼翼。

  睡梦中的顾锦瑟感觉不到那熟悉的温度,委屈的伸长胳膊紧紧的抱住对面的人,往怀里一带。

  嗡……

  君丞止猝不及防,直接俯身下去,两人紧紧的黏在一起。

  特别是自己的唇碰到对方的柔软时,他整个脑袋一片空白,浑身的血液沸腾。

  对方还不知死活的动了动。

  却不住对方下体已经高楼拔起。

  “顾锦瑟,你说朕该拿你怎么办?”君丞止拉开一点距离,揉搓着对方的下巴,眸底闪过一丝精光。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