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婚内强?
桑小小2018-08-21 05:552,254

  顾锦瑟回到宫里,把自己买的小玩意,拿给喜巧:“喜欢吗?”

  喜巧身上的伤已经无大碍,好在她身子壮,在样两日便无大碍,顾锦瑟仔细检查过,没有伤到筋骨,只是皮外伤。

  宫里有的是名贵的药材,所以才两日喜巧便可以下床走动。

  “娘娘,您正当我是小孩子啊。”喜巧嘴上抱怨,可脸上布满的笑容,手里拿着木偶,来回动。

  顾锦瑟白了对方一眼,道:“你也才十一,在我们那你还上学呢。”她径自扫了对方一眼。

  真不明白,古代的人怎么结婚这么早,而且,一个比一个长得矮小。

  若不是知道喜巧的年纪,顾锦瑟还以为对方七八岁。

  又瘦又小,真不明白,喜巧的父母怎么舍得这么小便让孩子出来做事。

  喜巧看着顾锦瑟打量自己,目光古怪,疑惑的问道:“娘娘,怎么啦?”

  “没什么。”顾锦瑟收回目光,端起身边的茶水抿了一口,又说道:“这是祛疤膏,抹上了,过几日一点都看不出来,滑溜溜的。”

  “娘娘,这使不得,这可是皇上给您的,奴婢怎么可以用。”喜巧看着递过来的白色瓷瓶,推脱道。

  她早就知道,个宫都有上好的烫伤药,祛疤膏,可那都是娘娘们用的,他们做奴婢的,能活命便是天大的福分,怎么还奢望别的。

  在说了,眼前这瓶,可是皇上亲自哪来给皇后娘娘的,可是宫里顶好的东西,她只是个奴婢,怎么配用这么好的东西。

  若是皇上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喜巧再次拒绝。

  “怕什么,皇上已经把东西给了本宫,本宫怎么处置,那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顾锦瑟最见不得这样,明明是喜巧替她受过,怎么到最后成了恩赐。

  难道古代的人命如此不值钱嘛。

  “处置什么?说来,朕听听。”只听到一声悦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喜巧忙下床跪下,这个声音她在熟悉不过:“奴婢参见皇上。”

  “起来吧,你身上有伤,免了。”君丞止摆了摆手,眼眸看着顾锦瑟,宠溺的问道:“锦儿想处置什么?说来听听。”

  顾锦瑟道:“不就是你赐给我的白玉膏嘛,我想赐给喜巧,人家也是女孩子,身上那么多伤,以后她的相公看了,嫌弃怎么办?”

  “哈哈。”君丞止爽朗的一笑,手抚摸着顾锦瑟垂下的青丝,柔软,缠绵,让他舍不得放手:“锦儿说的是,倒是朕粗心了,还好有你在。”

  君丞止转头看先身侧的人,道:“喜巧你这次护驾有功,这瓶白玉膏赐予你,在赏赐你白银五百两,放你几天假,好好休息。”

  喜巧眼眶微红,跪下谢恩:“谢皇上赏赐,谢娘娘恩典。”

  君丞止找顾锦瑟还有事,两人坐了一会便走了。

  她握着白玉膏,耳根微红。

  别人不知道,她却知晓,这白玉膏,可是皇上明日专门研制,宫里没几瓶。赏赐丽妃摔倒,磕破了膝盖,撒娇向皇上讨要,皇上都不曾赏赐。

  没想到,自己居然如此幸运。

  不。

  喜巧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上面绣着一双鸳鸯,她轻轻的抚摸,然后把白玉膏放进荷包里。

  她舍不得用。

  可先到刚才皇后娘娘的话,日后若她的相公嫌隙怎么办?

  喜巧又拿了出来,轻轻的涂抹在伤口处。酥酥麻麻的感觉流遍全身。

  她带着微笑,满意的躺下。

  “你找我有事?”顾锦瑟边走边问道。

  若没有急事,也不至于找到喜巧的房里。

  君丞止点了点对方的额头,顾锦瑟甩开对方的手,再三重申道:“君丞止,你不要动手动脚,我的头发都被你弄乱了。”

  “你是朕的皇后,朕为什么不能碰你。”君丞止有些郁闷,后宫多少妃子掏空心思想要博他一笑,他连个眼神都不曾给。

  自从顾锦瑟进宫后,一次次拒绝自己。

  刚开始还可以说对方以退为进,可随着日子的消退,他渐渐看明白,顾锦瑟是真的不喜欢自己碰他。

  根本不是什么欲拒还迎,也不是装腔作势。

  这个事实,让君丞止很受伤。

  “是你的皇后又怎么啦,难道就不能拒绝吗?”顾锦瑟倔强的反驳,差点把婚内强奸说出来。

  好在她反应快,没有暴露。到时候君丞止在问,什么事婚内强奸,她怎么解释。

  见对方不说话,顾锦瑟只感觉周边的空心冷的嫉妒,她缩了缩脖子,很想辩解,可为时已晚。

  “那个,皇上,我还有事,您慢慢走,我先回宫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在待下去,她不是冻死,就是尴尬死。

  “顾锦瑟,你给朕站住。”

  顾锦瑟刚小跑几步,便听到身后之人大吼一声,加下的步子加快,她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被抓住。

  可她忘了,这可是皇宫,对方可是皇上啊。

  啊……

  顾锦瑟和对面之人撞在一起,感觉一块硬硬的东西,直接砸到自己头上,她痛的擦牙咧嘴,倒吸一口冷气。

  “皇后娘娘没事吧。”对面之人言语如四月春风,轻轻柔柔略过心尖,在暴躁的情绪,都会被瞬间安抚。

  只是所有人,不包括顾锦瑟。

  顾锦瑟一边揉着头,一边看着眼前的男子,器宇轩昂,光洁饱满的额头露在外面,英气十足的剑眉斜飞入鬓,棱角分明的脸庞上藏着一双宛若黑鹰般的瞳仁,不笑时冷傲孤清,微笑时淡雅如雾。

  若是君丞止算是美男中的翘楚,眼前之人便是一直抗衡的君子。

  君丞止的美霸道,冷傲,而眼前之人,美的清廉。

  “主子,您没事吧。快让我看看。”身边一位略带阴柔的男子,紧张的拉着对方看。

  “没事,倒是皇后娘娘。”男子细长深邃的双眸看向顾锦瑟,轻柔的问道:“娘娘,您没事吧。”

  顾锦瑟看的有些痴,手一直捂住头,看着对方。

  “让你不要跑。”君丞止追上对方,见顾锦瑟捂着头,担忧的问道:“疼不疼。”

  顾锦瑟回神,乖巧的摇了摇头。

  “臣顾秋寒,拜见皇上,拜见皇后娘娘。刚才都是臣鲁莽,冲撞了凤驾。”

  顾锦瑟闻言,眼眸一怔。

继续阅读:第七十四章 保命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