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提亲
樱晓2018-09-16 22:402,595

  闲来无事,贺兰清晓在一堆五颜六色的纸张里挑了张红色的,拿起剪刀正打算剪点什么,忽然听到门外传来打锣般的吵闹声。

  “二小姐,等等,小姐她正在休息!”是霜雪的声音。

  “滚开!”贺兰月一把推开霜雪。

  自上次的赏月宴就没见过她了,疑惑地将剪纸放下。话音刚落,就看见贺兰月就毫不客气地绕过屏风走了进来。

  今日的贺兰月一身樱粉色绸裙,衬得她的肤色赛雪,更加姿容出众。可是,目光如刀般狠厉地瞪着她,一副娇容在此时此刻的愤怒下,变得更加的不堪入目。

  “月姐姐!” 看着她怒气冲冲的样子,来着不善!

  “贱人!”悲愤交加,她再也无法忍受,抬手将放在桌面上的清茶举起往她脸上泼去。

  “你…干什么!”被泼得一身茶水,贺兰清晓满脸愕然的看着一脸怒容的贺兰月,哪里又惹到她了?

  “人前装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背地里却不知廉耻地去勾引太子殿下。像你这种身份低贱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太子殿下?”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让她厌恶到极点的人。不过是个身份卑贱的丫头!她才是贺兰家的小姐,轮美貌,轮才学,她都在贺兰清晓之上,凭什么太子殿下看上的不是自己,而是她!

  什么?贺兰清晓满脑子一堆问号,这贺兰月真是奇怪,为了这莫名其妙的事来她这里乱叫,真是好笑。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哪只眼看到我勾引太子殿下?”贺兰清晓一脸茫然地望着霜雪,贺兰月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听不懂。

  “小姐,听说太子殿下私底下向相爷提亲,说喜欢小姐呢……”她一脸惶恐的模样瞟了贺兰月一眼,凑到贺兰清晓跟前,轻声说道。

  “你说谁提的亲?谁喜欢我?”贺兰清晓这下笑不出来。

  “是…是太子殿下!”霜雪瞧了贺兰月一眼,小心翼翼地说回答道。

  什么?!太--子--殿--下?

  贺兰清晓瞪大双眼,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她没有听错吧?搞什么飞机啊,这慕容瑜没事凑什么热闹啊!一个贺兰月,一个贺兰轩,已经够烦了,现在还加个慕容瑜。

  “这小子在搞什么飞机阿,没事找事,活不耐烦了?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他!”心里一阵怒气上涌,贺兰清晓恶狠狠地将手中的彩纸揉成一团猛地站起来意欲离开。

  “贺兰清晓,你别走,我话还没说完呢。”贺兰月一手抓住她的手腕。

  “放手,本姑娘现在没空跟你在这里嚼舌根。”她一手将她推开。

  贺兰月没想到贺兰清晓居然敢推她,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幸亏身边的婢女将她扶住。

  “你…你这贱人敢推我!来人,给我抓住她……”

  “是,二小姐。”

  眼看两名婢女冲到她面前,贺兰清晓见势不妙,一手拉着霜雪就往外跑。

  “小姐,你要上哪里去呀?”

  “跟我走就是了……”根本不理会贺兰月在她身后怒骂,现在她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去杀了慕容瑜!

  驱车一到慕容瑜宫外的别院,贺兰清晓就跳下车,一把推开阻挡的仆人,径直冲了进去。

  “慕容瑜,你给我滚出来!”她推开追上来的仆人,将一间间厢房推开,在回廊四处大声叫喊。

  走廊的尽头一身华服打扮慕容瑜倚在廊柱边上优雅地摇着扇子,见她凶神恶杀地瞪着他,便缓步走上前,用折扇轻轻划过她的脸,笑道:“想我了?不过就算再怎么想我,也不能这样没礼貌的大喊大叫噢。”

  贺兰清晓愤怒地一手拍掉他的折扇,怒吼道:“慕容瑜,你日子过得太无聊,是吗?”

  “确实有些无聊。”

  “你们这些富二代官二代的劣根性,还真不分时代,无聊至极都喜欢拿别人寻开心。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向我爹提亲!”这小子态度真是想让人揍他一顿。

  “唉!”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折扇继续说:“父皇要为我物色太子妃,我可不想与一个素未平生的女人共度一生,而你,应该也不愿意随随便便就嫁给一个自己的不喜欢的男人吧,既然你我都熟悉,当我的太子妃不是很好吗?”

  “谁跟你很熟啊?我二姐也跟你很熟啊,你干嘛不娶她!”她都快气昏了,他这样做不是陷害她吗?刚刚才让那个泼妇贺兰月泼了一身水,这个该死的慕容瑜还在这里胡说八道。

  他俯下头望着她,用充满蛊惑的声音说道:“可我喜欢的人是你啊!”

  “你爱找谁就找谁去,本姑娘可没时间陪你这种无聊人玩儿。劝你最好打消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要不然本姑娘打得你满地找牙!”她抡起拳头在他眼前晃了两下。

  “打是情骂是爱,若这是三小姐表达感情的方式,本殿下明白。”

  “霜雪,你看,他是有病吧?”她转头望了霜雪一眼。

  霜雪听到贺兰清晓喊她名字,猛地抬起头,自打踏入太子别院,她就杵在角落里,努力假装自己不存在,今日她家小姐公然顶撞太子殿下,那可是杀头的大罪阿。

  “你叫霜雪?”他眼光掠过贺兰清晓望向霜雪。

  “是”恭恭敬敬朝着慕容瑜福身行礼。

  “这是本太子未来的太子妃,以后你可要更细心照料,如果遇上什么困难可随时来找本殿下。”

  他这话一说出口,在场的人顿时懵了,袁易和霜雪齐刷刷地望向贺兰清晓。

  “你别妄想,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急怒攻心,她想都不想就扬起手,想打掉他那张俊脸上的笑容。

  “若让天下人都知道,你我情投意合,到时候你还不是一样得嫁我?”手才挥出去,就被他轻易地抓住。

  “他们不会相信的。”

  “不,他们会信的。”他轻笑,俊美的脸上带上说不出的邪恶。

  她徒然明白,他是太子,说什么都会让人信服,他是故意让她知道提亲的事,也料到今日她会跑到他府上,若让他故意传出去,添盐加醋,让人知晓,肯定会让不明真相的人误认为他们早已私定终身。而且,他那丞相爹爹早就有意要送她进宫,呵呵,她还能跑得掉吗?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有病,我懒得跟你说。”她抽出被他抓住的手,转身拉着已经吓傻了的霜雪离开。

  见到这眼前的一幕,站在慕容瑜身旁的贴身护卫忍不住轻笑出声,这小女子确实胆大得很,他跟随殿下身边多年,从未见过有人敢公然顶撞威胁殿下,她是第一个。

  “袁易!”慕容瑜有些不悦地转身盯着他。

  “属下失礼,请殿下赎罪。”袁易慌忙跪下。

  “起来吧,今天这事,不许透露半句,知道吗?”今日这事情如果让下人知道,传出去,他堂堂太子殿下的脸还往哪里搁。

  “属下明白,只是…袁易实在不明白,为何殿下会意属贺兰三小姐?听说她并不是贺兰楚的亲生女儿,只是义女罢了。轮出身、才学、美貌,她可是远远不及贺兰二小姐啊。”

  “这你就不懂了,比起空有皮囊的世家小姐,聪慧又不拘一格的女子不是更有趣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