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中秋
樱晓2018-08-11 19:383,064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位美丽倾城的女子奔月了,于是中秋的月光自此变得格外迷人,人们亦自此遗忘了其他的月光。

  既然她从不觉得中秋的月光比平时漂亮,为何此刻会有失落的感觉?大概是“每逢佳节倍思亲” 越是在这种人月两团圆的时候就越觉得难过。

  “唉!” 贺兰清晓缓缓地叹了口气。

  正为她绾发的霜雪奇怪地问道:“小姐为什么要叹气啊?今天是中秋佳节,大伙都很开心耶!”

  “没什么,只是不想去今晚的宴会而已。”

  今晚相府在院中梨花林的荫蔽处大摆宴席,吟诗赏月!这古人还真是有雅兴,听说还有贵客光临,贺兰楚非常重视,特地给她送来不少的绫罗绸缎,金簪珠翠,无论如何也要她出席。又要看见那对蛇蝎母女,头就要发麻了。

  “小姐今晚想要穿什么?霜雪给你准备!”

  “就那件紫色的好拉。”贺兰霜雪指指那堆衣物说道。

  “小姐还真喜欢紫色啊。”她在衣物中找到贺兰霜雪说的那套紫色雪纺高儒。

  “那当然了,因为紫色是本小姐的LUCKY COLOR啊!”

  “拉卡什么?”霜雪一脸疑惑地盯着她。

  “就是幸运颜色啊,只要我身上有这样的颜色,出去就一定会走好运!”贺兰清晓对着霜雪伸出了胜利手势。

  一切装扮妥当,素色雲烟短襦衫,逶迤拖地束腰粉紫轻纱高儒裙,手挽粉色薄雾纱长披帛。雲髻峨峨,仅用一支修饰简单的白玉簪将如水乌发轻轻挽起,几缕发丝散落在白皙纤美的项脖上,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是一个气质清丽婉约又带点娇气的女子。

  “小姐今天真的好漂亮哦!”霜雪又赞又叹。

  “再漂亮也不想去!”贺兰清晓扯住长裙走了几步,将身上披着的长披帛扔在桌子上,一脸苦情。突然间她双眼放光:“不如我们逃出去,我想外面一定会比这里好玩多了。”

  霜雪一听吓得慌忙摆手:“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的,如果让相爷知道小姐私自到外面去,一定会打死霜雪的!”

  “别那么紧张,我不过是说说而已。”说真的,她确实很想出去看看。来这里好几个月了,除了相府,其他地方都没去过。

  这时门外走来一名小童,贺兰清晓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贺兰轩身边的侍童木原。

  木原欠了欠身给贺兰清晓行了个礼:“相爷命小人唤三小姐到梨花亭赏月。”

  “知道了,我们一会儿就过去。”贺兰清晓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

  “是,三小姐,木原先下去了。”木原应声转身就出去了。

  “好,下去吧。”贺兰清晓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小姐,你的披帛。”霜雪递上绣着梨花的粉色的披帛。

  贺兰清晓苦着脸接过披帛,极度不愿地起身,慢腾腾地向前挪去。

  花廊上都挂满了各式的花灯,映衬着两岸的的湖水闪闪生辉。移步廊下,但见暮色下鸳鸯双栖,风吹雲动,月色溶溶,月光下花儿轻摇,婆娑起影,似是顾影自怜。

  芳涟院

  贺兰月坐在铜镜跟前,侍女们正給她梳妆打扮,搭配各种精美的首饰,李秋萍拿出一支瑶金琉璃簪插在她的云鬓上,微笑着看着镜子中美艳绝伦的女儿。

  “小姐,可以了。”贴身侍女紫凝为她系好袖衫上的带子。

  贺兰月站起来转了一圈,整个人如牡丹花绽放一般,娇滴滴的一笑问道:“娘,如何?”

  “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美,我的月儿,你实在是太美了。”

  “那我跟贺兰清晓比,谁更美?”她轻轻撩拨一缕发丝。

  “那个粗鄙的丫头,怎能与你相提并论?姿色平平,学识浅陋。轮身段容貌,轮琴棋书画,她哪样比得过你。你如天上璀璨明月,她,不过是地上蒲苇杂草罢了。”

  只要有宴会,李秋萍都会为女儿盛装打扮一番,倾城国色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久而久之,京城官宦圈子里都知道,丞相府中有这么一位花颜月貌,才情横溢的绝代佳人,这个女儿,是她花了一辈子心血培养出来的,虽不是嫡女,但也绝无人可比,为的是有朝一日能顺利嫁入皇家。

  “走吧,今晚太子殿下到府上来,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好好表现。”李秋萍抬手为她敛去了粘在发丝上的脂粉。

  “嗯,女儿明白。”贺兰月点了点头。

  在侍女们的陪伴下,贺兰月如众星供月一般迈着细碎的莲步向梨花亭的方向走去,她美眸闪烁,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狠辣的表情,今晚她要让贺兰清晓再也不敢再跨出蔓清阁一步。

  小径深处响起若有若无细碎的脚步声,中间夹杂着环佩相击的“叮珰”声,须臾,只见紫裙飞扬,绡纱挽风,绰约的曼妙身影似乎是从思凡下界的仙子。

  “爹爹!” 清澈如水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因一路走来的娇喘。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贺兰轩放下手中的玉杯,眼眸里有一丝惊艳闪过稍纵即逝。

  “清晓,快到爹爹身边来。”贺兰楚见她的到来,向她招了招手,看上去十分高兴。向身边的仆人叮嘱了几句,仆人就在他身边的雕花矮桌上放上点心果品以及茶水等东西。

  贺兰清晓莞尔一笑向贺兰楚缓缓走去,乖乖地坐在了贺兰轩的身边的位置上。刚坐下一阵香风飘来,琼佩相击的“叮珰”作响,微微还听见因急奔而带来的娇喘。

  秀艳过施粉,多媚生轻笑。斗色鲜衣薄。看来这对母女为了这场赏月宴,下了不少苦心。尤其是那位贺兰月,珠光钗影伴花髻,加上一身粉色交领水袖儒裙,更显得她肤光胜雪,本来就天生丽质,经过打扮后更显艳丽无比。

  “爹爹,恕女儿来迟了。”贺兰月姿态优雅的回了个福礼娇声道。

  “好好好,我家月儿真是越来越美了。”贺兰楚笑道,看来他今晚的心情真的不错。

  “大哥。”贺兰月见贺兰轩也在,转身冲他甜甜地叫了一声。

  余光瞟到坐在一旁的贺兰清晓,目光如刀的狠厉望着那张令她反感的脸。传闻贺兰三小姐自从落水后,整个人变了,不仅性格就连容貌也变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看着那张越发美丽的清丽容颜更让她厌恶,嗜血般的浅笑从她嘴边漫延开去,今晚绝对让她没有脸再踏出蔓清阁。

  “原来三妹妹也在啊。”

  “月姐姐,今晚可真漂亮,连月宫里的仙子恐怕都要逊色三分呢。”对上贺兰月的视线,立刻便冲她露出了个无比灿烂的微笑,心想,这个贺兰月打扮得花枝招展,不知道是想勾引谁。

  “三妹妹过奖了。”贺兰月在贺兰清晓对面坐下,恨恨地盯着她,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恐怕她早死过N次了。

  “各位久等了,抱歉抱歉!”琅琅的笑声引得在场的人都纷纷站了起来,贺兰楚忙从上位走下,恭恭敬敬在那男子面前屈身下跪。

  “太子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丞相不必拘礼!”那名男子慌忙将欲下跪的贺兰楚扶起。

  见鬼了,怎么会是他?!

  当看清那人的模样,贺兰清晓一脸的尴尬,举起手遮住了半边脸,慌忙躲在众人之后。那人正是前几天在荷塘边上玩水时遇见的那位年轻男子。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难怪今晚这相府上上下下都如此的小心谨慎,尤其是那贺兰月,恐怕也是为了他才如此花心思打扮吧。

  的确,如果让太子殿下看对眼,当上太子妃,那未来不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么。这对母女的如意算盘还打得不错呢。

  “小姐,今夜的贵客原来是太子殿下,看来小姐说的一点都不假。”霜雪凑到她身旁小声说道。

  “什么呀?”

  “紫色阿,天大的好运呐!”

  “我看不是什么好运降临,是霉运当头吧。”贺兰清晓心底不禁大笑三声。

  “子彦兄,好久不见了。”慕容瑜拱手作辑。子彦是贺兰轩的字。

  “怎么会呢,你我可是天天在朝堂上相见啊!我还怕太子殿下生厌呢。”

  贺兰清晓低着头撇了撇嘴角,这贺兰轩的笑话好冷啊。

  “太子殿下!”婉如鹂啼的声音里隐着几分哀怨痴缠。

  “贺兰二小姐,好久不见。”脸上笑容中的悠然隐去,换上一副谦谦君子的客套表情,对着迎面而来的贺兰月微微躬身算见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