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移魂
樱晓2018-08-24 12:413,189

  呼吸难耐,好像有种在水里快要窒息的感觉,折腾得秋诗舞心慌不已,身体宛如在水中浮浮沉沉的反复,意识渐明的慢慢睁开了眼。感觉到自己浑身湿透,好像刚被人在水里捞上来似的。猛得吸进一口空气,随即剧烈地咳嗽起来。

  “老爷,三小姐!终于醒了。”耳边响起个女孩子的声音。

  闻言,身边立刻有好几个人聚到她身边。朦胧中秋诗舞看到一个身穿直裾深衣,长着一把大胡子的男子朝她走来,一把将她扶起,一脸紧张的巡视着她。

  “清晓,好好地在荷花池散步,怎么会那么不小心掉了下去呢?差点吓坏爹爹了。”

  荷花池,爹爹…等等,到底发生什么事?她明明为了救那个冲红灯的小孩子被车撞了,还记得那时候还疼死了,血流满一地,难道她真的死了?但是为什么还会感觉到抱住她的人身上带着的温暖气息?

  “你是谁啊?”秋诗舞一脸疑惑地瞅着那个大胡子中年男子。

  “我是你爹爹啊,怎么会这样的?好好的连爹爹都忘了!”

  “三小姐大概在水里伤了身子,相爷还是快点命人请御医过来看看吧。”不知道在哪里闪过一个红色的人影,从轮廓上看还是个绝色美人,可是她那张浓妆艳抹的粉脸,还有身上浓郁的香气直教她厌恶。

  她只感觉整个人浑浑噩噩,神志不清,只听见周围的人一直在喊她三小姐,接着她的意识就陷入了黑暗中,什么也不知道了。

  “清晓,你怎么了,快…快去找申大夫!”

  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只知道她晕倒之后就一直处在高烧之中,睡了又醒,醒了又昏睡过去,也不知道这样难受的折腾了多久。

  秋诗舞迷濛着眼挣扎起身,只觉得喉火烧的干痛,想起身找点水喝。才走几步,被什么东西磕碰到小腿生痛,也将她昏沉沉的脑子痛醒了几分。呼着气的呲牙裂嘴,秋诗舞努力辨认眼前阻挡了她脚步的物体,眼前是一张长腿钿花方桌,造型简洁,古色古香,桌上摆放着一套白瓷青花的茶具,桌旁围着几张圆形镂架鼓凳。秋诗舞一下怔在了当场,她呆呆的看着那张桌子片刻才慢慢转眼看向四周,吊角的架子床、翘头沿的小案、包铜的闷户橱和四角高束腰的面盆架,屋内的一切物件摆设都是秋诗舞不曾见过的,这不是在古装电视剧里面的才有的场景。

  她下意识的伸出自己的双手,这是一双秀气但略显粗糙的手,十指纤长,指尖纤细,却在指腹和指头上留有长期劳作后的薄茧。这不是自己的手!自己那双手,虽然也带有自幼习琵琶留下的薄茧,但也绝对要比这双手要白皙纤美上许多,更没有那么粗糙。

  秋诗舞意识到了什么,几乎发疯般的扑到几台前,一把抓过上面摆放的铜镜,从那模糊昏黄的镜面上,隐约可见镜中是一张陌生的脸,一张年轻青涩的脸,没有任何修饰过的。一双清澈的大眼,苍白的嘴唇,瘦小的脸蛋,大概因为营养不良或别的什么原因,皮肤苍白而暗淡,姿色平平,勉强算是秀气清纯,与她原来的那张充满朝气,活泼可爱的俏颜,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是怎么回事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她救了那个闯红灯的小女孩,一场车祸可以让一个人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吗?可以让人连身体和甚至时空都调换了?她实在一点都接受不了。

  摇摇头,无助地放下铜镜,一步步慢慢挪到窗前,推开那扇纸糊的格子窗,温暖的风吹拂在脸上。

  眼前的一切让她下意识抓紧了窗框,眸子在放大扩张。

  窗外绿意迥然,一片碧水,水面上是簇拥着的一池荷花,在风中波浪般起伏摇摆,杨柳轻垂,穿插其间九折曲桥,亭台楼阁,亘长花廊,掩映在浓密树木中,一派古代富贾人家的府邸园林的风景。

  梦游般走回桌边坐下,如木偶般动作僵硬的拿起茶具倒了杯茶,缓缓喝下几口,苦涩的茶味在口中漫延。

  “……好疼!”她狠狠地掐了脸蛋一下,即使不愿去承认,脸上的疼痛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见鬼了,她是永远都回不去了吗?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这样可笑又荒谬的事情居然发生在她身上?她只是一片好心,见到被车撞的小孩子能不去救吗?可是也不至于把她的整个人生抹杀换掉啊?身体开始哆嗦起来,秋诗舞这时才开始恐惧的慌乱,她不敢想像父母和奶奶见到她那具冰冷的身体的时候会如何的伤心欲绝。

  天啊,太可笑了。她,秋诗舞只是做了回好心人,竟借尸还魂,附身在这个古代少女的身体里,真是荒谬到了极点!

  门“ 吱”的一声打开,秋诗舞吓得如惊弓之鸟般的从凳子上弹起,手中的茶杯差点掉到地上。

  门边站着个妇人,她那身华丽的红色对襟长袖衫裙,雲鬓高耸插满了金花银钗,她一下子就认出来人就是那天在荷花池边见过的那个红衣女人。逆光的身影颇为袅袅婷婷。

  “哼,你终于醒过来了,你可真是命大,掉下荷花池也死不了?” 那女人不齿的讥诮道,声音原本挺悦耳的,但是与她横眉冷眼,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加在一起就真是破坏得七零八落。

  秋诗舞怔在当场,错身移魂已经够让她震惊的了,现在此人还来意不善,口气恶劣,真是让她无言已对,只能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那女人走近她,秋诗舞看清她的模样,绝色美人!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她了,虽然她并不年轻,大概也有三十好几了吧。但是保养得极好的皮肤上没有看到一丝的皱纹,依旧是细腻如水般柔嫩。

  她微微一皱眉,正想那女人到底是谁,还没等她明白过来,那女人已经狠狠一记耳光扇在她脸上,脸上火辣辣的疼,秋诗舞捂脸错愕的看向妇人。

  “你……”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如此狠的打了,因为不了解现在自己的身份和所处环境,她明智的选择了沉默,如果是原来的秋诗舞肯定立刻就甩回去了。而且看这女人的架势,相信她在这里的地位应该不低,还是不要反抗为妙。

  女人冷笑道:“这是教训你敢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再有下一次,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莫及!”话音刚落,她又抬手用力扇了秋诗舞一耳光。

  “果然贱人的女儿也一样犯贱,一场失足掉落莲花池的把戏就想讨相爷怜悯?我告诉你,这次的太子选妃你最好不要打什么主意,要不然,你的下场就不止掉下莲花池了。”红衣女人恶毒的咒骂,一副咬牙切齿的快要将她吞到肚子的模样。

  秋诗舞双眼泛泪,捂住红肿的脸颊,虽然这副躯体不是她的,但是被无缘无故的甩了两记耳光,这种敢怒不敢言实在让她忍受不了。见她楞在那,妇人又一把攥过她,举起手又想甩下去。

  秋诗舞慌忙闭上双眼,但那女人的手并没有落下来,在半空被人截住了。秋诗舞窥瞅,那男子一身缥色深衣,腰束钩玉带,佩挂玛瑙环佩,挺身而立的身影挺拔俊逸,宽肩伟岸,颇显身形潇洒倜傥。

  “够了,她好歹也是相府千金,你这样做,是出了口怨气,但是如果让哪个婢女瞧见了,传到爹的耳朵里,那就不好了。” 声音温润而富有磁性。

  “哼,她根本不是相爷的亲生女儿。“相府千金”哼,她凭什么跟我宝贝女儿一样拥有尊贵的身份?”红衣女人依旧毒骂道。

  “……”

  “不过…看在大少爷您的面子上,今天就暂且放过她。提醒你一句,尊卑有序,毋相僭越!”那女人一甩长袖,替女儿出了气,露出一副自鸣得意表情跨出了门槛。

  秋诗舞冷眼看着那女人扭捏作态的身影,厌恶的表情在她脸上蔓延开去,咬牙紧握双拳。

  攸地,缥衣男子扫眼看来,秋诗舞冷眼静看的表情躲闪不及的落入他的眼中,他眼底分分闪过缕疑惑,再想仔细探究时,那霎时无意捕捉到的清冷目光已经不见,只见她转脸向一旁轻轻擦着泛红眼眶,难窥端倪。

  心中微惑,是错觉吗?刚才那怨恨的眼神,是那个记忆中娇弱,甚至不敢有所反抗的贺兰清晓该有的吗?记忆中,这个长年都不会踏出蔓清阁的孤僻丫头,每次看见他都是眼神躲闪胆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怯懦的眼神一直都令他莫名的厌恶。

  感觉到缥衣男子猜疑的视线,秋诗舞望向他。当看清他的脸时,呼吸变得急速起来。翩翩美男子,约莫二十七八,一身文雅和刚劲奇妙融合的风姿,足以引得见他之人侧目,这男子,真是出众。

  “谢谢。”

  “你不必谢我,只是爹让我过来看看你而已。”他的语调平静,似乎在跟个陌生人在说话,眼睛神色意味不明的从她的脸上掠过,漫不经心的转身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