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紫芈
樱晓2018-08-20 13:142,820

  贺兰清晓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幸亏山谷下面是一片细软的草地,要不然从那么高的山上摔下来肯定粉身碎骨。她赶紧坐起来查看,除了右脚有点扭到和手臂上的擦伤,似乎没什么大碍,看来经过生死的人,都比较命硬!

  “喂喂喂…赵—奕—之!我在这里呐…你听见了吗?”她奋力地对着山头大喊,除了声音在山边回荡,没有任何的反应,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山崖上面却依旧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下麻烦大了,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乌雲遮住了所有的月光,朦胧之中依稀地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树叶唆唆作响,斑驳的树荫下显得冰冷幽暗,夜风就像一只饥饿的猎鹰,在她身边不停的徘徊着寻找食物,树林中隐约听到有猫头鹰呜呜低鸣。远处偶尔传来几声毛骨悚然的野兽叫声,全身的寒毛不由地竖了起来。

  好饿,快饿晕了!实在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了。摔不死,难道她会饿死在这里?天啊,她不要当饿死鬼,听说饿死鬼长得很丑!

  就在她陷入极度绝望之时,忽然闻到了一股烤肉的香味。看来这附近一定有人家,原本缺氧的脑瓜顿时灵光起来,忙站起来顺沿着香味飘来的方向走去。

  她百分百确定香味是从这里飘出来的,贺兰清晓四处打量这个山洞,山洞不算很深,但里面很宽敞,透过火光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一切。洞内幽然,微弱的火光在洞内闪烁,她慢慢地向内走去,隐约听到柴薪燃烧发出的劈里啪啦的声音。

  入眼处是一堆正在燃烧的柴薪,正烤着的鸡肉发出滋滋作响的声音和阵阵肉香味儿。而一旁的稻草堆似乎还躺着个满身血迹斑斑的女子。

  细看之下,贺兰清晓忍不住惊呼起来,那昏迷不醒女子不正是掉下悬崖的霜雪吗?

  “霜雪,你还好吧!”她跑了过去,紧紧抓住了霜雪的手。

  “小…小姐……” 突然间,霜雪全身抽搐反手抓住了贺兰清晓的手腕大喊起来。

  “霜雪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啊?”贺兰清晓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地任由她抓住自己的手。

  霜雪强忍住身上的痛楚,豆大的汗水像雨水般往下流淌,脉象紊乱,血液流动的方向十分奇怪,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意识模糊昏倒在她身上。

  “怎么会这样?刚刚还好好的呀,让我来看看!”不知何时身边多了个身穿鹅黄襦裙的女子,她一手推开了贺兰清晓,上前扶起霜雪。

  黄衣女子拉出的霜雪的左手,以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按住霜雪的手腕上的脉搏,稍顷,再换他的右手。眉头忍不住舒了又皱,发现她的脉象时而上沉时而下伏,且心阳肺阴两经俱损。明显是中毒迹象,她实在太大意了,怎么当时没有看出来?稍有不慎,便会提早送她一命归西。她从怀里拿出玉瓶倒出一颗药丸,捏住霜雪的下颚将药丸放了进去。

  “霜雪她没事吧?”贺兰清晓站在一旁忧心忡忡地问。

  “当然有事!她中的可是紫芈檀花的毒,而我所调制的凝香丸只能暂时延缓她体内的毒扩散,却不能解毒。”那是个与贺兰清晓年纪相仿的少女,五官算不上很美,可却气质非凡。

  黄衣女子用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身上装满草药的袋子放了下,前几天上山采药的时候恰巧救了身受重伤的霜雪,原本以为她只是不小心从山上掉下来,没想到居然还中了剧毒。

  “姑娘,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求求你一定要救救霜雪!”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眼眶又红了,看着气若如丝的霜雪心痛不已。

  “这不是一般的毒,是珏雪峰上极寒极阴的紫芈檀花花液所提炼而成的。据说此毒是西越唐家独门秘方,而解药也只有他们才有。中毒者若没解药,一旦发作,必死无疑。” 黄衣女子无奈摇了摇头,医者父母心,她之所以学医术就是想帮助更多受病苦折磨的人。

  “西越唐家?不会是那个十五年前因通敌叛国之罪,被满门抄斩的唐家!”

  “正是。”她点了点头。

  “难道除了西越唐家,就没有其他人可解此毒了吗?我相信你还有办法的,对不对?”她早就该猜到,下毒者必定也是解毒者。可天下之大,她就不相信没有其它解决方法。

  “我没法子。”黄衣女子一脸不忍地望着贺兰清晓,真的不愿打击她。

  “那霜雪不就……”怎么可以,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霜雪死,却束手无策。

  “那也未必,只要能找到雪焱草,也许她还有活命的机会。”

  “真的?那你告诉我,这雪焱草在什么地方?”

  贺兰清晓坐在稻草畔抓住了霜雪冰凉的手,她脸色惨白,双目紧闭,气息已经微弱到几难觉察。她现在只能茫然无助的看着眼前这张只隔不过数十厘米的苍白面容。

  “医书中记载雪焱草极其珍贵,十年才开花一次,可不是随便就能找得到,我也未曾见过。不过,前段时间,我和师傅去了趟东靖国,无意间从国师荀墨口中得知,他似乎有一株稀世罕见,可以起死回生的雪焱草。”

  “东靖国…国师荀墨……” 她轻轻重复了那几个字,原本无奈和失落的心情,瞬间又有了一丝希望。

  月色被层层的乌雲遮住,山谷里的夜晚有着另一番的美,宁静、隐秘,透着一种迷芒杳然。这里没有太多的污染,所有花草的香气也比相府里面的来得更浓郁。贺兰清晓站在山洞口,浓烈花香缥缈在身边,原来鲜艳的颜色,在朦胧夜里,只能看见花形难见其色,就像人心一样。山谷天气多变,说下雨就下雨,突然天空下起一场磅礴大雨,这场大雨,来势突然,但也很快收小渐缓,雨洗去浓郁的花香所带来的郁闷,空气弥漫着湿意,微沁心的凉,让人感到格外的清爽。

  因为宁静,那缓缓而来的轻盈脚步也显得格外清晰,一步一步,不徐不疾的走到她身旁,站定,与她一样的抬头望着天空中飘落细雨。

  “这山谷里面的天气真的很怪异!刚刚还漫天繁星,这下子就下雨了?”

  “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先吃点东西吧!” 她将烤好的鸡肉取下来,再用刀子一块块地切下来,递给贺兰清晓。

  “谢谢!”

  “其实…你也不必太担心,她服下了我的凝香丸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幸亏她中此毒不深,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问题!”

  “谢谢你”

  “不用谢,其实…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对了,你真打算明天一早带上她去东靖国找荀墨吗?不过,想见荀墨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可不像我那么好心,什么人都会救,救不救还得看他的心情!”黄衣女子转头望了一眼昏睡之中霜雪。

  “霜雪对我很重要,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此去东靖国路途遥远,你把这个带上吧。” 她从怀里拿出一个白玉瓶子递给了贺兰清晓“这是我调制的凝香丸,虽不能解紫芈檀花毒,万一她毒性发作也可以暂时保命。”

  “谢谢你!” 除了说“谢谢”她实在找不到还有什么话可以代替心中那份感激。

  “你我在此相遇也算缘分嘛。来,这个给你!”黄衣女子如花笑靥,将手上的鸡腿在她面前晃了一下。

  “真好吃!” 贺兰清晓接过鸡腿,咬了一口,肉质鲜嫩,满口余香。

  “当然了,这可是本姑娘亲手烤的的呀。”晶莹透亮宛如星子的眼眸闪动着。

  “对了,我叫贺兰清晓,你呢?”贺兰清晓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叫水若!” 她笑盈盈地说道。

  此时的水若,像极了那夜色中被雨水洗刷过后的百合花,美丽得有种超然的感觉,仿若凌波,美得清丽,美得脱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